一评认罪视频:演技拙劣无能,可笑自导自演

  近来,网络上流传关于顾佳悦、沈梦雨、岳昕、郑永明等四人的认罪视频内容。一时间,对于声援团的未来悲观、甚至对声援团产生怀疑的论调开始出现。但是更多的人则是想到狱中同志受了不少苦,痛斥黑恶势力的罪行。

  这个视频并不是虚假的,而是的的确确存在的。前一段时间,北大等高校有一些同学被警方频繁地约谈,除了一些常见的询问内容外,都不同程度地被告知岳昕、顾佳悦等同志已经认罪,且已经拍摄了认罪自述视频,有一些同学也已经看过了这段视频。

  这整段视频中,最直观的就是顾佳悦、沈梦雨的形象——脸色苍白、眼上带着一道道黑圈,眼光呆滞、口齿不清,在自述说出自己的认罪声明时如同背稿子一般,还经常停顿,频繁地眨眼,似乎记不起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好像需要努力地回忆。

  据四位同志所述,他们之所以做出“违法”行为,是因为被激进组织洗脑所致——这个组织既有沈梦雨在中山大学遇到的工人团体,又包括岳昕等人在北京、南京各地见到的学生社团;而洗脑方式则极为别致:学习各个社会问题的矛盾、尤其是关于工人等生活情况,进入工厂打工实践、加深对剥削的痛恨,对比学习中国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路程、否定改革开放。

  在四位同志被“洗脑成功”之后,他们就参与了这个激进组织为他们指派的任务。譬如顾佳悦在网上开办了博客论坛,报导国内发生的工人维权事件;沈梦雨进到工厂里,和工人同吃同喝;岳昕则是“带头示范”,组建声援团。总之,这些同志为了工人们生活权益提高的一切努力都变成了某个组织对他们的要求、驱使。

  最后,四人还对自己的行为和思想进行了表态,说自己认识到了自己的违法本质,自己的思想是极端的、错误的,现在社会的进步正在解决各种矛盾,自己却被幕后黑手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而利用,妄图颠覆政权,破坏国家安定,自己难逃法律制裁等等。

  且不论四位同志所说是否是自己的真心话,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这四位同志所说的话的逻辑和目的。因为事实无论是真是假,说出来总要达到一定的目标。而这个目标,正是广东警方放出视频所希望达到的效果。同一个事实,按照不同的目的去说,说法就不同,逻辑也就不同。

  四人的陈述中共同的特点,即自己先是接触了某个“组织”,而后在“组织”中被洗脑,最后被指派去从事颠覆政权、危害社会的任务,就是认罪视频所想要传达的逻辑,也就是广东警方希望人们看到后接受的逻辑。这个逻辑有两个致命的漏洞。第一,一切活动的开展都是有一个幕后的“组织”在策划的,这个“组织”不仅能洗脑,还能自导自演出佳士工人维权这样的事件,可谓神通广大;第二,通篇个人认罪陈述完全回避对这些同志思想的剖析,完全是在重复“社会在进步”“一切能够得到解决”“相信党和政府”等等广东警方惯用的打着党和政府旗号实则扛着红旗反红旗的空话套话。为什么说这两点是致命的漏洞呢?因为这反映出广东警方整个的定性思路:首先是存在一个神通广大的组织,也许这个组织跟境外势力有勾结,或者就是境外势力,这个组织打着服务工农、维护劳工权益的旗号来到社会上寻找代理人当它的炮灰,给这些炮灰洗脑,灌输给他们“马列毛主义”,跟他们说现在社会很黑暗,劳动人民在受苦受难,而统治者不顾群众死活,不可能通过改良来使人民获得解放,只有推翻政权。于是,后面就自导自演了佳士事件,把这些“炮灰”顶了上去,扰乱社会秩序,破坏中国国际形象,以便最终实现自己的野心。

  这样的定性除了让大家微微一笑,有什么意思呢?我们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和行为,也从来不承认任何荒谬的污蔑和诽谤。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改革开放中由于部分地方官商勾结形成黑恶势力,残酷危害到群众的利益,吮吸人民的血汗,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例如,从宏观上看,从2010年至2018年,每年的《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劳动合同率均为30%左右,缴纳社保的更是很多工人没有办法获得权益保障。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逐渐下行,实体经济利润降低,全国基本工资最高的深圳也已经三到四年没有涨工资了。相反地,房价、物价等等各项生活必须开支却越来越高。这样的整体社会经济状况不仅不能让普通劳动者感到“社会在进步”,反而感到巨大的生活压力。从微观上来说,劳资矛盾、地方政府与群众在教育医疗等民生方面的矛盾、地方为征收财政收入利用土地流转造成的征地矛盾、地方政府维护特权用官僚主义打击人民的矛盾等等,也都在各地有此起彼伏的反映。在整体的社会矛盾下,2017年至2018年,小的如携程幼儿园案、雷洋案、于欢案,大的如塔吊司机卡车司机行业罢工、长春长生生物公司假疫苗案、湖南耒阳教育案、江苏金湖过期疫苗案,一次次引起社会舆论关注,一次次突破人们对于社会不公的底线的认识,一次次被警力强压下去却又一次次爆发。

  社会矛盾的严重性引起了青年学子的思考。为什么社会会这样?为什么工农群众的合法权利总是得不到维护?维护权利是靠等待还是靠自己争取?自己是选择做一个向上爬的利己主义者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劳动者?不少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都会产生思想上的交锋。为了寻求答案,为了寻找为什么国家的主人权利如此丧失的原因,这些青年开始学习马列毛思想,为工友办活动,打工实践了解社会,改造自己的阶级立场,帮助学校工友维权,使自己的思想逐渐觉悟起来。然而,到了广东警方口中,“学习马列毛、打工实践、为工人服务、改造阶级立场”都成了“洗脑”,言外之意,就是“你们本来是精英分子,不往上面爬非要跟打工的混一块,你们是什么居心?”那么,试问广东警方又站在什么阶级的立场上?

  思想上的觉悟,带来的必然是行动上的进一步实践。因此,左翼青年没有满足于学校的天地,因为社会是一个更大的学校。无论是四位同志在网络上宣传马列毛,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老兵呼吁呐喊,为佳士维权工人呐喊,还是支持长宁环卫工友维权,揭露韩城地方黑恶势力强征土地、破坏环境,都是饱含着对社会主义,对工农群众,对马列毛主义的热爱和信仰,希望能为推动社会进步、维护工农权益尽到自己的责任的行为。难道这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破坏社会稳定”?那这样的“稳定”是谁需要呢?当然不会是群众需要,因为维权群众恰恰是被维稳的对象。这样的稳定只能是像广东警方这样的黑恶势力需要,因为黑恶势力是要遮盖自己的嘴脸的,是害怕人们把它镇压人民、吸人民血汗的罪行揭露出来的。

  但是,这些事实广东警方是不能说的,他们必须找一个莫须有的理由来否定这四位同志的初心。于是,最开始搬出了“境外势力”,现在又搬出了“激进工人团体”“激进学生社团”等等“组织”,力图说明青年学生和觉悟工人的思想不是社会矛盾的产物,而是被人灌输洗脑的产物,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广东警方自觉地忽视左翼青年的成长历程,自觉地将社会矛盾教育对左翼青年的影响歪曲为“洗脑”,这跟鲁迅先生在《记念刘和珍君》里面所说的“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有什么区别呢?

  在广东警方看来,只要有了“组织操控”这个罪名,首先就可以回避掉社会矛盾之严重这个事实,就可以避而不谈“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一马克思主义原理,从而就可以否认青年学子服务社会、服务工农、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初心,说他们的思想是被灌输的,不是由于对社会矛盾的思考得到的,最后就可以否认觉悟工人维护自己当家做主的合法权益的斗争的正义性,以及学生支持工人维权的合理性。只要把一切都说成是“组织操控”的,就可以把维权活动随意定性为“颠覆国家政权、破坏社会稳定”“反对党反对政府”,这就是为什么视频中对于四位同志的思想内容剖析语焉不详的原因,就是为什么通篇在讲自己如何接受指派从事某种任务,却把这些“任务”实则是宣传马列毛、支持维权群众的本质抹杀的原因。这个所谓的“组织”存在吗?广东警方没有证据。之前把打工者中心的工作人员付常国抓捕进去,说付常国是幕后指使者,后来又把青鹰公益机构的贺鹏超抓进去,放出话来说贺鹏超是幕后指使者。广东警方自导自演的拙劣演技可见一般,凡是头脑清醒的人都能看得出,从来就没有什么“幕后组织”“幕后指使者”,完全是广东警方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言。要圆自己编出来的谎,凡是服务工农、帮助工农维权的人都有可能被广东警方当成是“幕后组织”“幕后指使者”。

  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广东警方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的画皮已经被完全撕碎,反人民的本性暴露无遗,于是他们妄图使用这个视频来对坚持斗争的人们进行分化和震慑,自以为有了这个视频,我们就会相信他的鬼话,相信四位同志背叛了工农群众,怀疑自己的初心,恐惧于所谓法律的制裁,从而如鸟兽散。如此,广东警方就可以肆意妄为,对狱中的同志定性定罪,给予判处。这就是广东警方的目的。这样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的,因为我们的分析表明广东警方发布的认罪视频是漏洞百出的,认罪逻辑是谬误连篇的。无能为力的广东警方再一次给我们上演了一场拙劣的表演,这样的自导自演只能暴露广东警方的愚蠢和狗急跳墙的心理。

  毛主席说,“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力量也攻不破的。”广东警方从最开始的自高自大,自以为抓捕了佳士维权工友、新华社发文定性就可以顺利维稳,到中间11•9时偷偷摸摸抓捕声援团同志的恐惧和恼羞成怒,再到如今空费千般力却仍然注定失败,于是推出认罪视频的狗急跳墙心理,这样的心理变化反映的是广东警方的绝望和悲哀。正义力量不可战胜,丑陋面目日益揭露,维稳定罪遥遥无期,自己被人民的汪洋大海完全包围——还有什么能救自己?

  声援团代表所有支持正义的人们正告广东警方:不要再用什么认罪视频来掩饰自己的罪恶,不要再幻想着人民会因为一个视频而放弃斗争。你们的唯一出路,是立即释放被捕同志,向党和政府,向全国人民如实坦白你们的罪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