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打小闹的“盗刷饭卡”和大大方方的“保护私有财产”

手机最近被一个人大工友的消息刷屏了,这个工友叫王纪傲。他被人大后勤部通报批评,原因是他给新光平民协会的同学卖饭时少刷了饭卡钱,然后这个事情就在澎湃、新京报各大媒体上面广泛传播开来。王纪傲给这些新光同学少刷钱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很感激这些同学长期以来对工友的无私服务,在跟这些同学成为朋友后,他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谢。

在评论这件事情的言论里,我看到这样的观点——“食堂是你开的吗?凭什么利用职权监守自盗”“用食堂的饭菜表达自己的感谢,真是无本买卖”“监守自盗不是损公济私吗”,等等。我认为这些评论未免有些太过武断,因为这些评论没有考虑到为什么王纪傲工友会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感谢,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受到什么条件的限制而这样做。单方面的谴责往往只能起到宣泄情绪的效果,但仅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恐怕是不够的。

少刷饭卡这种行为,让我想起了工厂里工人磨洋工的行为,这两种行为所反映的心理是很类似的。磨洋工的工人想得很简单,“反正干多干少一个样,都是那么点工资。你努力干活自己累得半死,老板也不会涨工资,看你干得快还更加让你多干活;但干得慢一点自己就可以轻松一点,又不至于完不成工,我何必干那么快呢?”同样地,“反正菜卖了钱又不是自己的,又不会涨工资,而且后勤部门每天进账如流水,还会在乎这一点菜?新光的同学最近为了我们的权益而奔走,导致自己经济困难,我把这些菜送给朋友同学,也不算什么大事,大不了赔偿”。这其实是磨洋工心理的翻版,这样的行为和心理普遍地存在于很多工人身上。它是一种消极的反抗,是在逃避工作中的压力,并用“挖墙脚”的形式来表达自己对非法用工的不满,保护自己的那一点自由空间和选择权。

无独有偶,阳和平老师也曾经以自己为例,讲述过美国工厂中的消极怠工现象。“我在一个车辆厂工作了7,8年。有一次接到一笔订单,要制作上百辆车辆,就像地铁车辆那样。我那时候当电工,专门在车底下装那种很粗的电缆。头十辆车我们按照图纸学着怎么装这个电缆,学会了,从第十辆车开始,就要计时了。专门有一个人拿着个本子和秒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把时间记下来,这是非常‘科学’的呀!跟我一起干活的一个高个子黑人就非常有消极抵抗监工的经验,他对我说,‘平常你熟悉的今天我干,平常我熟悉的今天你干;平常你是左撇子,今天是右撇子,平常你是右撇子,今天是左撇子;平常用气动工具的,今天用手动工具。’”

对于这种思想,我们是不能用简单的“对”或“不对”来下结论的。工人付出了劳动,但是付出的劳动越多,创造的劳动产品越多,他失去的东西就越多。他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涨工资,没有享受到自己创造的产品。这些产品都流入了老板的腰包,而且产品越多腰包就越鼔。总之一句话:工人没有在劳动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的主体性,只有被催着赶着骂着的恶劣感受;劳而不获,因而产生了想要挖一点墙角的愿望,这自然也就很正常了。

我们不妨举个例子来估算一下,看看工友们是不是劳而不获。就拿人大后勤部门来说,面对全校2万余师生,食堂每月的收入能有多少呢?如果每人一天三顿,按一顿饭10元、一半师生在食堂就餐(即一万人)来计算,食堂一天入账便是30万元,一个月便是900万元。而全校后勤餐饮部门不到五百工友,每人月平均工资3000元(实际上是2800左右),一个月总计150万元,这只不过占食堂总收入的六分之一。原料、运输等成本,笔者不甚清楚,但可以从后勤领导给工友开会的说法中得到:“我们本月至少要实现100万的利润”,“这个档口一个月收入必须达到3万”,所以我们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有的窗口还要推销叫卖了。那么,食堂的利润去哪里了呢?显然是流入后勤部门的腰包了。笔者曾了解到某位后勤老师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常去各国旅游,而后勤工友们有哪个能做到呢?(注:食堂的具体账目笔者不了解,但笔者认为上述估算只会是算的太保守了,而不是夸张了。因为食堂还有大量的国家补贴,同时不少窗口被外包出去了,外包给食堂带来的好处见下文。当然,笔者十分欢迎人大后勤集团公布报表)

后勤工人不是什么懒汉,然而他们的工资却是如此之低,甚至还有很多员工没有签劳动合同,没有缴纳社保,这怎能让人没有一丝怨言呢?工人的待遇之差、劳动之辛苦,与后勤部门对大量利润的无偿占有、不劳而获,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对比,无怪乎工友们会用挖墙脚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和不满。

后勤部门认为他们因保护自己的利益而违法用工是理所应当的,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私有财产”。这里有人会问:食堂不是公家的吗,怎么成了私有财产呢?举个例子,各高校食堂日益青睐于将档口承包给私人,人大食堂每年要从这些外包商的私营利润中抽取30%(据某位工友讲到的,这是人大食堂菜贵的重要原因)!食堂如此青睐于私人外包和私营利润,可见它表面上还是公家的,但实质上公私之界限已经模糊了。

与其他私有者相同,这些“私有财产”并不是领导们劳动的结果,只不过是在雇佣劳动制下从工人身上无偿占有来的。挖墙脚的小打小闹便已引起后勤部门的极度愤恨,认为是侵占了自己的私有财产,但是却忘记了自己是在大大方方地占有工人们的血汗,剥削他赖以维生的劳动力和身体健康。而且这些领导还在雇佣劳动制下,把这种强占说成是天经地义的,恐怕脸皮也太厚了吧。庄子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贼喊捉贼却要用“某某损害了单位利益”“损公济私”这样的外貌出现,好像自己是整个单位利益和公德的保护者。这确实可以迷惑一部分人,但殊不知,自己的“私有财产”正是工人的“公共财产”,自己只不过是凭借雇佣劳动制中的资本角色,便把这些劳动产品贴上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标签。

当然,我并不赞同王纪傲工友挖墙脚的做法,更不是为这种做法辩护。原因正如上面所说,这属于工人对老板的消极反抗,并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当工人们意识到是自己创造了整个物质世界,包括老板的私有财产,意识到私有制是他们受剥削的原因,并且知道工人自己的权益只有靠团结起来、自己去争取时,消极反抗就转化为积极反抗了,也就向着私有制的灭亡迈进了一大步。

尽管工友们的消极反抗有值得批评的地方,但那些“大恶伪善”的既得利益者对一个犯了小错误的人采取如此上纲上线的大规模抹黑曝光,则更值得痛恨和鄙视,他只不过想拿本应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劳动成果来跟朋友分享。我所希望的,是我们在看待这件事情时,不为捏造的抹黑所欺骗,能看清对王纪傲工友的处理背后,存在着别有用心和专门针对的成分,并进而戳穿“大盗”的真实面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