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对非法处分的集体申诉书

北京大学申诉委员会:

我们是来自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学生。在过去的一个多星期里,我们接二连三地收到了各自所属院系的老师发送的“拟”处分通知。

有的人是因为向同学们发放关于北大校园工人生存情况调研报告的小册子;有人是因为在校长办公楼前递交请愿书得到副校长支持;有人是因为在地下车库的一角和工友跳舞、下棋举行娱乐活动;也有人是因为抗议马院团委毫无道理强制改组北大马会并踢出全部成员。如此等等,不一而同。

受到拟处理处分的同学及拟处理处分理由如下:

1.汤杰:警告(含)以上处分

2.王瀚枢: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12•19办公楼举牌、12•28)

3.薛子威: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12•19办公楼举牌)

4.沈雨轩:警告(含)及以上,扰乱校园秩序(12•19办公楼举牌)

5.李子怡: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地下车库活动)

6.孙嘉言: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地下车库活动)

7.邱占萱: 记过(处分已下发,确定执行),扰乱校园秩序(12•19办公楼举牌)

8.杜明浩: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地下车库活动)

9.张子尉:警告(含)以上处分,发放宣传册

10.张小玉: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

11.张子依: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12•19办公楼举牌、12•28)

  1. 伍旭:警告(含)以上处分,扰乱校园秩序(12•19办公楼举牌、地下排剧、发放宣传册)

这些处分的理由不尽相同,时间跨度也极大。从十月份就有的地下车库跳舞活动,一直到12月28日的抗议马会被强制改组,从期中拖到了期末。这些事情早不提晚不提,恰恰赶到一起来提。对每个人的处分早不发晚不发,偏偏赶到一起来发,而且是在复习繁忙的期末季、考试季。无论是谁都看得出各院老师们的真正用意:对真正关心工友们的马会学生进行处分和警告。这其中是否有痒牙之恨和挟私之仇,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希望这些处分的做出至少是有规定依据的,而不是因为我们曾揭露学校内发生的种种黑料而导致的。因为如果是前者,我们是可以摆事实讲道理的,而如果是后者,那只能说明这样的处分打击确实出于一些领导的利益和私心,对他们讲道理他们也只是装聋作哑,毫无诚意。

回到我们所做的事情上面来。如果不是老师们假装忘记了自己所做出的承诺,把人格尊严与良心统统放在了一旁,那不难回想起:这些问题是马会同学们早早就希望解决并诉之于学校,得到校领导称赞、承诺解决的了!但是,现在却因为做过这些事,我们受到了处分。这是什么道理?

早在半年多以前,马会就感到在车库跳舞对工友们并不十分友好,因此向各后勤部门寻求支持,餐饮中心等承诺从本学期开始提供固定且适宜的活动场所以供工友们和学生一同娱乐。王仰麟副校长还作为亲眼见证,保证了此事必将实现。可是到了今天,这些承诺都没有得到实现。但是工友们有什么错,要导致一个学期不能活动呢?为了让大哥大姐们能找到一点乐趣,我们在学校失守诺言的情况下还是坚持开展了活动。这也能够成为扰乱车库秩序的证据吗?

再说向同学们发放宣传册,普及我校工友的生存状况,这有什么错呢?错的是一些用工单位,竟然让北大校园里还有三分之二的工人们没有劳动合同没有社保,就连加班费都要想办法逃脱劳动法的规定。我们就是希望让同学们知道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难道就因为涉及了北大的“黑料”,就要受到处分吗?难道学校自己的问题不去改正还要用处分来让关心学校用工状况、关心学校形象声誉的同学闭嘴吗?

而12•28那一次请愿抗议,也是在这些背景下,马会同学们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种不合理行为所致的。我们希望的所有正常沟通途径都被堵死了,保卫部、马院团委的老师只会重复一句话:“该说的你们可以看公告”,而在道理上无法不答应我们的陈宝剑副校长,随后更是让我们联系不上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难道具有百年民主进步传统的北大居然要钳人之口,用官僚威风来对学生的正当沟通请求管、卡、压,最后甚至暴力出手,斯文扫地吗?

就连这一次的处分通知也是一样的官僚作风口吻。每一个同学都见到过这样的话:“xxx老师将在xxx时间约谈你,如果不到场表明你自动默认所有处分,你可以选择在xxx日期之前前往xxx提请申诉。”这是多么挑战人们的常识呢?不到场,就自动承认所有处分,缺席惩办法的方法是多么地为一些领导所喜欢啊。

最后,所谓申诉,更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和笑话。一位同学对老师们的说辞信以为真,以为这些老师们会与她摆事实讲道理,可她一过去就被要求不知终点地等待,最后只得愤然离去。这些老师们假惺惺地声明一个申诉的途径,想要装得和蔼一点,可内地里早就下定决心要把马会的同学们一个个处分好,怎么会讲自己不占的道理呢?这样的申诉还会有谁信呢?人而无信,不知其可,真不知道这些老师还能凭借什么来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处分发出的同时,伴随着的是对马会同学们的全力抹黑、对为工人阶级说话的马克思主义的抹黑。一些来自团委和学工的人士,纷纷指责马会违反校规校纪,扰乱秩序,大有造成对我们万夫所指压力的态势,迫使我们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放弃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我们终于明白,不讲道理地给我们扣上罪名、处分,只是校方对我们马克思主义学会打击地第一环节,后续还有着许多可耻的计划。后面是否可能出现无缘无故挂科、低分的情况呢?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学术警告多了一样是退学的理由。

学校领导们从来只认为这样可以消灭问题,但却不会知道——只要学校里还存在着大多数的工人得不到法律的保护的状况,只要一些人还可以在大学校园里肆意妄为为非作歹,就会有同学对此目不忍视,就会有人出来揭露它的丑陋嘴脸。一味地打压要求解决问题的同学,却从来不改正自己的错误,这是最不明智的行为。难道人们的嘴能堵得住么?校内的嘴尚且如此,更何况社会上的呢?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古人尚且如此,相信深通君子之道的学校领导不会不知道只有行动才能改正错误,才能更赢得尊敬吧?

为此我们郑重提出集体申诉:

 

要求撤销对马会同学们的不合理处分决议。

 

 

我们希望学校领导们可以正视问题、承认错误,努力改善工人生活和工作保障,弥补自己之前及现在因无法律意识而对工人和学生采取的暴虐行为,而不是一条道走到黑、坚决打压学习实践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们。不然,北大将声誉无存,历史蒙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