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暴力在罢工中的作用

工人朋友们好!最近经济的大环境着实是不好,工资也不给涨,住房公积金也交不够,连工厂搬迁都不把赔偿金给全了!俗话说的“胳膊拧不过大腿”,要是我们哪天倒大霉,自己一个人有苦都没处说!怎么办呢?我看工人还是要靠自家人一起干,虽然我们没权没势,但是我们人多啊,要是给老板来一个全厂罢工,我就不信他们能淡定!

但是,罢过工的工人朋友们都知道,也不是我们一时兴起,罢工就能够成功的。政府每次都要和老板勾结起来打压我们、破坏罢工。他们的优势在于劳动局、工会、社区这些机构都是跟他们站在一边的,这些人一出面就是要工人“依法维权”,实际上又不帮着我们说话,简直就是笑面虎。

警察也是跟他们站在一起的,说是维稳、实际上是威慑,一个个拿着盾牌全副武装往厂门前一站,没见过这阵仗的心里都要“咯噔”一下。他们还鸡贼得很,明面上放出谎言来欺骗工人,说自己“满怀诚意”,可以做出让步,实际上这是在麻痹工人,让工人放松警惕,为他们分化工人、瓦解我们的团结争取时间。

所以工人兄弟们,我们不仅要敢于罢工,还要不断学习方法、掌握经验、团结一致,识破老板和政府的伎俩。

罢工是个舞台,工人和资本家双方相互使出看家的本领和绝活,就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利益。罢工又是我们工人阶级的学校。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工人阶级都能吸收其中的有益经验,为下一次更大的斗争积蓄力量。

在罢工中我们都知道,要是老板拿我们没办法了,他们肯定就要打出一张底牌——就是暴力。

在每次挑起暴力冲突前,这些资产阶级也要不断地进行试探。比如先派出警察,找一些貌似“合理”的借口“传讯”罢工中的一些工人或领袖。这个时候,其实是他们施展暴力以前的一种小规模试探,试探工人斗争中的漏洞和斗争的决心。这时候,如果工人们不能及时地组织起反击,大家的士气就会被瓦解一半。
如果我们抵挡住了这种刺探,他们还有可能进行小规模的挑衅,故意挑起双方的冲突,如果他们在挑衅的过程中,工人不是一拥而上,而是四散躲避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判断,使用更大的暴力不存在什么风险。到最后,防暴队出动,冲散罢工队伍,占领阵地,制服那些跳得比较高的工人,最后再用盾牌驱散周围的人,那他们罪恶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面对这种资方老板和警察勾结在一起的施暴,工人有获胜的可能吗?当然有!不要觉得他们的防爆盾和警棍很厉害,他们再厉害,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吗?能把我们全都开除了吗?有没有可能获胜,要看我们能不能真的团结、敢不敢秀出肌肉!如果我们就因为害怕就不斗了,妥协了,那都不用防暴队动手,我们自己就“凉了”!

韩国2万名建筑工人罢工要求涨工资

我们要明白,老板就是资本家,就是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那是势不两立的,如果没有把资本家打疼,他们是不会仁慈地给我们施舍什么东西的!

我们这就来看几个案例。看看资产阶级他们是怎么动粗的,工人阶级又是怎么把他们打败的/肌肉/肌肉。

1)2010年本田罢工

2010年5月17日,由于管理严苛、工资低、实习生待遇差别大等问题,佛山狮山镇本田零配件厂爆发了长达19天的大罢工,工人们的主要诉求是加薪800元。

罢工持续到5月31日,现场工人们始终和平抗议,可狮山镇总工会却终于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此前,他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假装调停、让学校领导对实习生施压、配合资方分化瓦解工人等,但都没有奏效。于是,他们开始琢磨新的招数。

31日下午,罢工现场突然冒出100多名头戴黄帽、胸佩 “狮山总工会”工卡的人员,冲上前来威胁工人们:“你们是不是要闹事?现在要么马上复工,要么马上滚蛋!”

工人们纷纷上前,据理力争,怒言相向,但回答工人们的竟是镇总工会暴徒们的拳脚,40多名罢工工人遭殴打,3名工人面流鲜血,受伤者包括一名女性。

在暴徒们施暴时,有七八辆满载防暴警察的警车开来,但坐在车上身着黑色警服和头盔的防暴警察们只是从旁静观工人们挨打,没有任何制止暴力的举措,似乎他们与暴徒早有默契。

最后,行凶者回到镇总工会的面包车内,扬长而去。

镇总工会的施暴行为彻底的激怒了工人。事后据工人回忆,之前政府的介入本给工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工人们非常压抑,甚至觉得罢工要失败了。然而,工会人员的暴力行为重新点燃了工人的情绪,坚定了工人的团结。

6月1日,罢工工人在谈判桌前激愤地质问本田资方工会代表,如何解释昨天的打人事件,对方缄默不语。会议不欢而散。随后,近300名南海本田员工再次开始在厂区集结游行,并勇敢地走到工厂正门附近,接受各界媒体采访。罢工工人由此开始占据了主动。

分析:本田工人们可以说是经受住了资方、工会的各种软硬考验,没有被软化分解,更没有因为暴徒的暴力手段就被吓倒。

31日的暴力事件,对本田的工人兄弟们来说是极大地考验。“狮山总工会”派出的一百多名人员,只不过是一个试探气球。如果工人们没有做出激烈的反抗,没有把打人者围住。那么,下一步那七八辆车的防暴队就会直接开进来了,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一个个给抓走了。如果在那之后工人们因为害怕就此散去,而不是群情激奋地抗议暴力行为,那么罢工运动就不会迎来新的转机,势必遭到暴徒们更疯狂的报复,罢工将会遭遇彻底失败。

由此也可见,资方和一切妄图镇压工人运动的势力都忌惮和害怕着人民群众的力量,他们想用一切能见光的或者不能见光的手段,打散工人罢工的队伍,打垮工人的斗志。使用暴力,也是这样的目的。工人兄弟们只要看清了他们的意图,不中圈套,让他们的计谋彻底见鬼去,他们无计可施,卑鄙的手段都不奏效时,只能妥协了。罢工的胜利也就要来了!

2)2011年深圳海量罢工

从2011年12月4日开始的整一个月,深圳海量的工人进行了几千工人大罢工,抗议公司被收购后权益无保障。当时工人的主要诉求是获得2N+1的赔偿,最后争取到的是每月900到1200元的加薪和每年按0.3个月基本工资的工龄补贴。虽说小有胜利,但是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与工人们面对各种招数时的应对不足有关。

开始时,海量工人们坚守厂内罢工,和平集会,理性维权,但是12月10日却遭致三百多名机训部队和警察的暴力突袭,打伤数十名工人。工人描述说:“凌晨趁我们人少的时候就来抓人,应该有两三百人吧。他们没有警告,直接冲过来就抓人,警棒都准备好了……现在有个别员工担心来完白的就会来黑的,继续来搞我们守在仓库的兄弟。”这些警察有政府授意,而且一些经理级别的资方干部也跟随着一道打压工人,完全就是官商勾结的恶行。多数工人不肯接受资方方案、继续罢工后,深圳市总工会及官府爪牙又对工人骨干监控、警告和恐吓。始料未及的卑劣打压,使海量罢工在12月23日以后被压垮。

分析:海量工人12月10日被三百多名防暴队突袭时,没有能很强有力地回击回去,造成了工人阵地被突破,队伍被撕开了口子,部分工人复了工。虽然阵地被突破了,但是大部分工人还是了不起的,又坚持了十三天。这些工人的坚持使得罢工没有全面失败,争取到了一半的成果。

3)2016年广州派克罢工

2016年3月3、4日,由于公司搬迁不赔偿,美资企业德尔福派克的2千余名工人进行罢工抗议。

3日,一二百名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出现在厂区门前,员工们阻止警察进入厂区,双方发生冲突,员工拿着手中的矿泉水瓶向防暴队阵地砸过去。最终工人们成功阻止了警察冲入厂区,过程中,10余人被打伤,有的员工头破血流,当场有8人被警察带走。

员工被抓之后,罢工的员工们到公司办公楼将老总拉了出来,要求他出面让警察放人。与老总谈判一个多小时,最终在员工的强烈要求下,老总将被抓员工担保出来。

分析:在与防暴队的冲突中,工人们展现了团结一致的风貌,成功将一两百名手持盾牌的防暴队阵线给冲散,以“矿泉水瓶”充当手榴弹,让防暴队尝到了工人的铁拳是什么滋味。取得了维权的成功。

4)2018年赛格晶端罢工

除开被动应对暴力镇压,主动示威更加令人振奋。

3月26日,赛格晶端厂开始了争取搬迁补偿的罢工。26、27日时管理层带领工人展开罢工,但由于管理层的摇摆性,只想谋求自己的利益,管理层和老板进行的两次谈判都以失败告终。焦急的工人们开始自己想办法。

28日,五六百工人集结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楼下,要求与总经理高桥进行谈判。高桥迟迟不露面拖延起了时间,让副总出面要去大家复工,僵持之下,警察也赶来出面调停。在工人们的坚持下,高桥终于答应了下午与工人代表的谈判。

谈判并不顺利,劳动局站在老板一边,工人代表不占优势,工人的诉求被资方一压再压,从3n+5到2n+1,再降到n+1。看到气氛僵持,这种斡旋过程对工人不利,一部分工人代表立马起身,说不谈了,离开会场。 接着,所有工友冲到二楼,把高桥办公室和谈判的会议室围了个水泄不通,并将那些还在继续谈判的代表罢免了。工人们在办公室外高呼“高桥出来”,让躲在办公室里的总经理胆战心惊,工人们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资方毫无谈判诚意的愤怒,让资方看到了工友要和厂里耗到底的决心。

这个时候,高桥才决定和工人们正式谈判,大家重新做到谈判桌前,会议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工人们争取到了 1.5n+1+10000元的搬迁补偿。

分析:这次可以说是工人暴力力量的一种主动示威。工人们两次的围堵办公室行动,大家团结一致、毫不退缩,展现出的决心与气魄足以让萎缩的资方胆寒。五六百工人团结一致形成的威慑力,不是简单的靠一些防暴队就能冲散的。所以这次工人取得了可喜的成绩/酷。

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我们:只要资产阶级能够依靠暴力将工人的罢工镇压下去,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使用他们的暴力。工人们,绝对不能被资产阶级的帮手——警察的花言巧语所蒙蔽,“只要你们合法维权,我们是不会干涉地,我们只是来维持秩序的。”听信了这些鬼话,工人阶级无疑将自己最强大的武器给废掉了。

看看这几场斗争中工人们对暴力的使用:海量罢工是被动防御,工人们信心不足,中了圈套;本田和派克罢工是被动防御转为主动进攻,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赛格晶端是主动示威,迎来了更大的胜利!

所以说,工人阶级必须在罢工的学校中学习到如何有力地展现自己的肌肉,有效地使用自己的暴力,不要让资产阶级觉得工人都弱不经风!在势不两立的阶级敌人面前,我们丢不起这个脸,否则资产阶级的棍子就会落在我们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