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试评“造反有理”》

《试评“造反有理”》(以下简称《试评》)一文并非改组后的北大马会或北大官方的发文,然而《试评》通过逻辑谬误来反对北大马会,通过个人的主观偏见歪曲马克思主义理论,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因此特撰本文以驳之,且本文并不代表北大马会的观点。

《试评》首先承认了北大马会引用的“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

‘造反有理。’……就干社会主义。”这段话:“不错,这是句确实是毛泽东同志在民主革命时期所言”,而后《试评》并未直接表明是否认同此句话,而是笔锋一转:“而其真正‘发扬光大’要归功于文革红卫兵。”并用了大段文字描述“红卫兵的造反口号”,最后论断“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宛如当年的红小将再世”且此论断并没有经过论证。由此可见,《试评》通过“造反有理”的出身——即所谓其真正“发扬光大”归功于红卫兵——来判断它的好坏,试图逃避正面的讨论,却转而讨论事物的出处,犯了“基因谬误”的逻辑谬误。这种做法和“人身攻击”逻辑谬误类似,都是想试图通过已有的负面印象来从侧面攻击对方,却不正面的回应对方的论述。或者,《试评》通过把“造反有理”是文革时期红卫兵的口号作为论据,来论证认同“造反有理”的北大马会“所作所为宛如当年的红小将再世”,那么《试评》显然犯了“错误归因”的逻辑谬误。

《试评》基于对北大马会的论断“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宛如当年的红小将再世”,进一步引出了对北大马会的论断“……你们还想打碎世界的痴心妄想……”,显然更进一步地荒谬。

《试评》写道,“随着社会变迁和利益群体的多元化,社会主要矛盾早就已经发生了变化,阶级斗争作为一种手段已经不再适用”不知《试评》考察的是哪国的社会变迁和“多元化利益群体”。当今中国存在占有生产资料、使用雇佣劳动、榨取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人,即私营老板、私人股东等,而如今城镇就业超过 80%是私营企业(此数据取自冉万祥答记者问,2017年 10 月 21 日),可见资产阶级不仅存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也同样普遍,阶级斗争也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一直自发地进行着。

对于《试评》后半部分大量篇幅的文字,基本上为作者对北大马会毫无根据的臆测和空谈谩骂,如:“‘马小将’要的是阶级斗争,试图重拾运动风潮,在虚无的‘均富论’中,重建被证明已经彻底失败的‘地上天国’”北大马会从未提出“均富论”,北大马会一直声明坚持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是科学的、明确的,其最终目标共产主义也并非“均富论”,共产主义是非常明确的概念,共产主义的根本性质和要求是生产资料公有制。

《试评》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存在歪曲的嫌疑。“你们还是‘政治经济学’专家吧。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本身是建立在高度的生产力基础上。”按照行文逻辑,《试评》似乎认为政治经济学只适用于建立在高度生产力基础上的共产主义,而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剖析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剥削的秘密,揭露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阶级对立和斗争的经济根源。如果这不是《试评》作者的本意,那么本文提出这点,也有助于防止其他网友对《试评》的曲解。

最后以一句话结尾,不知《试评》作者是否认同、是否敢认同,《共产党宣言》所明确指出,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