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勤:不是所有加班都有加班费的

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干不下来一天17个小时的工作,因为太累了;

也肯定抹不下来脸面天天在食堂找陌生的同学借饭卡,因为太丢人了。

我总觉得,加班是不能少加班费的,吃饭是不能没有肉的,睡觉是不能没有床的。

可是,校园里的保洁大哥大姐们,他们每天就忍受着这些劳累、丢人,所有的“不能”在他们的生活里都变成了“能”。

我发现,社团之所以要关心工农,不是因为一句口号,因为上面所说的一切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实。

为此,我们专门去找了后勤,反映情况,据理力争,想为大哥大姐们争取到基本的保障要求。

可是,后勤的反应却再度超过了我所有的以为和认知……


:“为什么学校不给外包保洁办饭卡呢?”
后勤谢刚老师(不以为然):“学校资源不够用,所以没法给他们饭卡”
后勤张红老师:“不是我们自己要取消的,是同学们自己说,就是这些人让食堂变挤了,向我们举报,我们才没给办饭卡的”
(学校保洁现在都是有饭卡的,前几年外包保洁也有饭卡,甚至校外很多短期培训的人员也都有,为什么偏偏现在就说长期在校内工作的外包保洁占用资源呢???而且外包保洁加起来不过几十人,也远远不足以增加多少拥挤)

微信图片_20181220110945

:“那关于加班费呢,教学楼保洁每天工作时间延长到晚上十一点,怎么也没有发加班费呢”
谢刚老师:“怎么可能不发,我们肯定发了的”
张红老师:“不是所有的加班都有加班费的”
:“我知道的情况是,平时和周末的加班都没有给加班费”
张红老师:“反正我说发了加班费”
(???自相矛盾,公然违法)

微信图片_20181220110959

:“那我们刚刚说的他们违法的情况呢,您对这些情况都不承认吗?”
张红老师(振振有词):“对!”“你要告去告那个公司去,别来找我们后勤!”

这,就是后勤老师们给我们的调查结果。
此时,我想到谢刚老师说过的一句话,“我们和员工都是一家人,我把他们当兄弟姐妹看待的”,再看看张红老师温暖的办公室里面包机、电磁炉、咖啡机,一应俱有,内心五味杂陈。


好多同学可能都不知道,咱们学校的保洁是分校内和外包的,外包的保洁都没有饭卡。

没有饭卡,是什么概念呢?
意味着,你需要在食堂一二楼,四处寻找可以借卡的同学,小心翼翼地询问,很多时候是不理,或者带着怀疑的眼神,似乎在说,“你这个骗子,不要来骗钱!”然后快速走开;怎么办呢?保卫处说,为了消防安全,不能在宿舍做饭,那就去三楼吃吧;然后呢,平时在一二楼吃饭一顿只吃一两个素菜,花两三块钱的你,想到三楼一顿就花掉你一天多的饭钱,拽一拽瘪瘪的钱包,想想一个月2500块钱的工资,望而却步。

这是北语外包保洁工友们每天都在面临的难题。
然而这不是他们的唯一一个难题。

同学们应该知道,现在各个教学楼开放时间都延长到了晚上十一点,保洁工友们相当于每天比之前多干一个小时左右,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要给加班费的迹象。

而且不给加班费其实早就成了常态。
教学楼保洁工友一天的生活,从五点多起床开始,先收拾厕所,七点打上班卡,到八点多还赶不上吃早饭。学生们上课了,那就开始打扫楼道,扫落叶,墙壁。晚上五点打下班卡,但是还是没法休息的,得一直干到晚上学生下课,又接着把教室黑板一块块擦干净,等到活干完就差不多晚上十点了。

从早上五点多,到晚上十点多,本来早已超负荷。如今又要到十一点,还剩多少休息时间呢?有一位保洁大姐说“常常是刚睡下,结果又有人要开门,晚上又睡不着,白天五点就得起,白天直犯困啊。”而这些保洁工友,大多年龄在五十左右,缺乏睡眠带来得危害更为明显,强撑着疼痛,干完一天的活,第二天又继续这无休止的循环。双休,是不可能的;单休,多数楼层也没有;而且单休的那一天也没有人来代班,堆积的活还是要自己干,还不如不休息
然而,一直以来,没有一分钱的加班费
“他们之前说的好好的每天只干八个小时就是这么来的!打卡是按照八个小时打的,实际上我们干的十六个小时都有了!”一个大姐无奈而生气地向我说道。

认识的很多工友,都是觉得在大学里面干活条件一定还不错,欣欣然地从老家扛着铺盖,带着行李,就来了。可是来了之后发现连饭也吃不上,基本的工资也根本毫无保障。但是苦水只能咽到自己心里,上了四十岁的话,能找到的大多是这样的活,而且来都来了,只能凑合干着。这也是现在很多年纪大了的工友的困境,他们只能找到保洁、环卫之类年轻人不愿意干、也更累的工作,他们也是最容易被刨去各种保障的一个群体。

微信图片_20181220110953

学校的建筑工友

第三个更大的难题摆在了眼前。

保洁的亿展公司和忠诚实信公司,根本没有和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唯一的一次,居然是让他们签自愿放弃社保以及空白的解除劳动合同书,上面写着“工资已结清,补偿已到位”,但是没有日期,更没有公司的任何签字或盖章,只有工友们被迫按下的红色手印。

在学校教室里,老师们还在教我们要遵纪守法,要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而教室门外,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法律早已被践踏,真是讽刺又心寒。这时回想起这个公司接连几次,都拖欠工友们几个月工资的情况,想到空白合同上工友们扎眼的红色手印,不由地担心起来,如果公司就是不给工资,直接走人呢,那工友们上哪里讨公道啊。现在工友们没有饭卡、不给加班费的情况也不能任由它发展下去呀。于是,我们找到了后勤领导,希望后勤能够对外包保洁违法用工情况予以严肃处理,改善工友们的待遇。结果,得到的却是领导们的敷衍推脱。后勤的老师们不仅对员工没有饭卡吃饭的情况视而不见;对于本应按法律付给的加班费,居然说“有的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对于校内违法用工情况,后勤不仅没有加以约束,反而纵容包庇。

想起工友们在食堂因为被拒绝借卡窘迫涨红的脸,想起工友们在寒冬冻得开了几个大口子的手指,想起大姐因为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而布满血丝的眼睛,话到嘴边,哽咽,无法继续开口。

但是,我不能沉默,因为我无法对这些勤劳可爱的劳动者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视而不见。我也不相信,他们就该在黑暗逼仄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谢刚老师说,张红老师也是从基层上来的,我们想她总该是能体会基层员工的辛苦不易的,但是张红老师不仅对此熟视无睹,反而百般推诿敷衍,不想解决问题。反正对他们来说,问题不解决,苦的只是保洁大哥大姐们。

但是后勤真的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纵容公然违法吗?

我们不愿意相信,也不会接受。

我们会继续关注和推动后勤妥善解决此事,希望后勤的领导们能够实事求是,知错就改,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百般推诿不解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