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工人,高校青年学生和你们在一起!——佳士工人声援团抗议深圳市政府暴力对待尘肺工人

2018年11月7日晚上8点半,深圳市璀璨的霓虹从未如此令人作呕。在“庆祝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灯光的照耀之下,三百多名身患尘肺病的工人,在深圳市政府的大门口,遭到数百防暴警察暴力殴打。 刺激性气体从人民警察的手中喷涌而出,工人倒地呕吐,数十名工人被救护车送往急救中心抢救。据现场工人描述“喷的不知道是什么毒气,没有颜色,喷得鼻子难受、气管难受、肺也难受,眼睛睁不开,皮肤变红”。

我们对此深感震惊与愤怒!深圳市政府明知尘肺工人身体虚弱、呼吸困难,却放任防暴警察用辣椒喷雾驱散工人,甚至直接殴打他们。尘肺工人为建设深圳特区失去健康,病魔缠身,本已万分痛苦,却竟然在人民政府的门前还要遭到这样惨无人道的对待! 我们对深圳市政府暴力对待尘肺工人的恶性伤人事件表示强烈谴责,佳士工人声援团将与维权尘肺工人共同战斗,直到维权工人的正义得到声张,权益得到保障!

据统计,目前张家界桑植县有300多工人确诊或疑似尘肺,耒阳有近200人,汨罗有30多人。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像石头一样硬,像焦炭一样黑的人的肺。这些尘肺工人大多在深圳打工,且主要从事的是建筑行业中的风钻工种。你能想象得到吗?那穿山而过的一条条隧道、深圳市那一座座辉煌的高楼大厦,其中的每一块砖瓦,都浸透着尘肺工人的血泪,回荡着尘肺工人嘶哑的呼吸。

然而,这已经是湖南尘肺工人第九次抱病来到深圳维权了。这些工人基本上在2009年之后就停止从事风钻工作。但由于尘肺病漫长的潜伏期,不少工人在2009年就已经检查出有肺部异常,却未被确诊为尘肺。如今,重新被确诊为尘肺的工人再度南下,谁能想到,向深圳市政府申请一张工伤的鉴定,要一个合理的说法,竟然是这样的难!

2018年的维权从1月开始已经快一年,三地尘肺工人多次南下,但至今没有得到深圳市政府任何有诚意的回复,没有任何赔偿方案。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深圳市政府与深圳防暴警察罔顾维权工友罹患尘肺病的情况,给予工人的除了“走法律途径”的推脱,就是暴力。漫长无际的法律程序、毫无意义的等待耗尽了工人的精力。

法律之于尘肺工人到底意味着什么,工人其实非常清楚,对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他们来说,法律就是死路。大多数尘肺工人做了十几年的风钻工,企业从未依照法律和他们签订劳动合同,要他们如何拿出政府认可的证据?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当工人在尘土飞扬的工地流血流汗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深圳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去跟他们讲过法律,更没有帮他们签订一纸劳动合同。现在,他们老了,被职业病折磨得死去活来,命悬一线,深圳市政府却提出要工人按法律程序办事,简直是可笑至极。大多数尘肺工人走法律途径的结果,就是在等来一纸判决以前,首先等来死亡。

2018年7月,曾有学生向深圳市政府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自1992年起,深圳市劳动局对建筑工地风钻工行业劳动合同签订率”、“自1992年起,深圳市劳动局对建筑工地风钻工行业劳动合同签订所做的监督工作内容记录”,得到的回复是“该信息不存在”、该信息“属于需要汇总、加工的信息”。 “信息不存在”,“属于需要汇总、加工的信息”,两句简单的回复便打发了申请信息公开的人。与此同时,劳动部门在监督上的毫无作为也赤裸裸地呈现在了社会大众的面前。劳动法存在已经有二十几年之久,新劳动合同法出台也已经整整十年,深圳市建筑行业的劳动合同签订率却成为一个严防死守的秘密,深圳市的相关政府部门难道不应该承担责任吗?如果一个企业不跟工人签合同、不给工人买社保是该企业的责任,可是深圳所有的爆破公司都没有和工人签订合同,也没有给工人买社保,深圳市政府难辞其咎!

然而,分化、欺骗、吓唬、污蔑、诋毁、殴打和抓捕,却成为了深圳市政府对待尘肺工人一以贯之的态度和手段。

7月16日,100多名湖南尘肺病工人冒着酷暑在深圳开展尘肺病相关的宣传活动,目的是为了加强大众对防治尘肺病的认识,然而仅仅是一次义工式的宣传活动,就被污蔑为境外势力,并遭到了防暴警察的围堵。 9月,工人再次到深圳维权,深圳市政府承诺9月30日给工人“满意”的赔付方案,并在白纸黑字的承诺书上盖了深圳市信访办的公章。然而,工人再一次被愚弄,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赔付方案,满意就更谈不上了。那些在9月份成功提交了尘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人,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在维权的这一年里,有许多维权工人死去,而更多人的身体在进一步恶化,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再来到深圳维权。深圳市政府的领导可以无视呼吸之痛,因为在痛苦中艰难度日的不是他们。但是作为佳士工人声援团的青年学生,我们此时此刻与被暴力殴打的尘肺工人感受着相同的痛苦与愤怒!佳士维权工人,也因为依法组建工会、依法维权、抗议佳士公司的违法行为,被劳动部门与深圳警方联合欺骗,被防暴警察暴力打压,至今仍身陷囹圄。

佳士维权工人与尘肺维权工人的命运与感情是相通的,全国劳动者对公平正义的向往都是一致的!我们反对暴力打压一切依法维权的工人,我们绝不会对陷于危难之中的维权尘肺工人视而不见!

“在导子乡通林村,2011年的腊月一天,尘肺病人王从成无法忍受折磨,先用剪刀刺破自己的喉咙,接着刺伤腹部,又将双手与插线板放入水盆。他死在了自残后的次日。” 这是前沿特区,这是人间地狱。尘肺工人在水深火热中生不如死,王从成式的悲剧不断上演,自残、自杀、跳楼、跪着死去……人间惨剧莫过于此!身患绝症的尘肺工人来日无多,深圳市政府能拖,工人却不能再等。

时至今日,蹲坐市政府门口声嘶力竭的尘肺工人,他们喊出的口号是“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看病!我们要市长出来对话!”工人的要求并不高,深圳市人民政府的冷漠和残暴却令人愤怒。

作为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作为关注工人权益的青年学生,我们要求深圳市政府:

立即对11月7日遭受暴力对待的尘肺工人开展救治,负担其所需医疗费用,并对他们在维权期间的人身安全做出保障。 即日起立即为尘肺工人进行工伤认定,并明确给予工人合理合法的赔偿方案与后期救助方案! 立即为维权尘肺工人提供免费食宿,善待每一个参与维权的尘肺工人!

同时,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正义人士加入我们,一起声援正在深圳展开维权的尘肺工人,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

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