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愚民三板斧:迷魂汤、辩护词、文字狱

2019年春晚在一片歌舞升平中落幕了。四个多小时下来,人们仿佛上了一堂政治课。之所以“仿佛”,是因为它还是采用了三种宣传术,以至于不那么赤裸:迷魂汤、辩护词、文字狱。
一、迷魂汤:颠倒现实的小品。
小品等语言类节目由于表达方式直白,往往是春晚传达其宣传意图的重要手段。试举几例,看看春晚如何通过小品来颠倒现实,给观众灌迷魂汤。
小品《站台》讲了一位警察过年值班,在火车站帮助三对夫妻处理登车事务,顺带处理夫妻矛盾的故事。小品中,这位警察俨然成了群众保姆一般的人物,群众连夫妻家务事都要找他主持公道。
舞台上,警察叔叔憨态可掬,不厌其烦地为群众解决问题。我们不否认现实中也有这样的警察在,但能有多少呢?
凡是有过维权经历的人都知道,警察叔叔的照顾那叫一个周到!你举着牌子,警察生怕你站久了脚疼,会主动帮你脸朝下趴倒在地;又担心你走路走累了,二话不说就抓住四肢塞进警车,送去局子里休息。你看,2018年7月,佳士工友被黑厂殴打后,广东警察高效调解群众矛盾的方式,便是把工友们再打一顿,然后抓进局子里。工友们十分愤怒,获释后到局子门口抗议,广东警察用包围、沉默和推诿做了最忠实的观众。到了7月27日和8月24日,他们干脆暴力清场,把工友和学生抓捕起来专门“关照”,有的一关就是半年!
是什么使得本该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在现实中成了施暴者?我想到2月9号的一则头条新闻:《杭州多名公安领导涉黑被捕,包括原市局党委副书记》。以市局党副朱伟静为首的至少十三名杭州市公安领导犯涉黑、受贿罪被处理。资本的魔力与地方警察手中的权力两相勾结,使警察成了老板的守护神,老板成了警察的座上宾。曾经是警民鱼水情,现在是警资饭桌饮。
再来看看其他小品吧。《“儿子”来了》中,欺骗老两口的“假儿子”被专抓诈骗犯的真儿子抓了个现行,但现实中这样的巧合又有多少呢,有多少人被虚假保健品(比如鸿茅药酒和权健)骗得倾家荡产,乃至魂归黄泉呢?再比如,小品《演戏给你看》中,巡视组明察暗访,挖出了腐败的村主任。但现实中仍有许多“乡贤”、村霸、官僚主义者、官商勾结者,他们盘踞于社会的各个位置和领域:佳士工人维权中,黑势力指挥暴力清场;泉港碳九泄漏时,区政府瞒报空气质量;金湖过期疫苗案,小县长镇压维权家长……每年又有多少大官小官因贪腐过盛而落马?活生生的现实情况与春晚舞台所塑造的形象发生了不小的矛盾。那么,又是什么使得春晚的设计者不去如实反映现实,而要创造掩盖现实的文艺作品呢?
如果不掩盖现实,对谁有好处,对谁有坏处?试想,若把尘肺病维权工友被清场的视频放到春晚的舞台上,会有什么效果?尘肺病工友自然是受益的,而他们的维权对象——深圳市政府和造成尘肺病的资本家们——就要不高兴了。如果不掩盖,底层劳动者受剥削受压迫的现实就会暴露无遗,劳动人民就会更加自觉地起来反抗,而这直接威胁了老板、官僚和各路寄生虫的剥削收益。所以,站在官僚和资本的立场上,春晚是必须要去掩盖现实的,是必须要给观众灌迷魂汤的。
二、辩护词:“发展阶段”的辩护逻辑和“不忘初心”的遮羞大旗。
然而,迷魂汤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的。不论我们愿不愿意,社会现实总在那里,那就总有人认得清现实而拒绝服用迷魂汤。这个时候,春晚的设计者们祭出了第二板愚民之斧:既然无法掩盖现实,那就只能为之辩护。于是他们想出了一套辩护词,一套看似自洽的逻辑。
今年春晚分会场的选择很有意思:革命老区江西井冈山、老工业基地吉林长春、改革开放桥头堡广东深圳。它们分别代表了我国自二十世纪初以来的三个时期:革命、建设、改革,充分响应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口号。
这背后的逻辑是:“尽管当前社会有很多不平等的现象,但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的国家,我们的干部队伍是继承了革命遗产、不忘革命初心的队伍,所以我们一定是为人民群众好的,因此,这些不平等就总会被消灭的。只因我们现在仍处在初级的‘发展阶段’,所以不平等还在。这正是我们中国的特色!”
在这套逻辑的指导下,官僚们的嘴边经常挂着下列说法:
厂方违法罚款?不要紧,反正是“发展阶段”吗!
地方政府截访?不要紧,反正是“发展阶段”吗!
房价高看病难上学贵?不要紧,反正是“发展阶段”吗!
低端人口靠出卖尊严和肉体维持生计?先赶出去再说,反正是“发展阶段”吗!
这样的辩护词数不胜数。但只要一想就知道,这套“发展阶段”的逻辑都是些什么混账东西!一切已被侵犯的权利、已经欠下的血债,就这样轻飘飘地被所谓“发展阶段”一笔钩销了:反正老板就是可以违法,政府就是可以截访,地产医疗教育界的资本家就是可以坐食人民血汗,低端人口就是可以被驱逐——因为现在是“中国特色发展阶段”吗!
我们不禁要问:这初心是谁的初心,这发展又是谁的发展?
更可恶的是,春晚的设计者还要拿“社会主义”这张大旗,为“发展阶段”的流氓逻辑提供“政治正确”的加持:“我们继承的是上两代人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遗产,‘老子英雄儿好汉’,因此,哪怕现在是一个资本与权力至上的发展阶段,社会也总会越来越公平的,不需要老百姓去反抗不公。这一点是你们不能质疑的。”
革命先辈的血,就这样被春晚的设计者拿去,大张旗鼓地用做资本与权力的遮羞布,还不许群众扯下。这真是最大的虚伪!
我们的革命先辈为何而奋斗?是为一个工人农民当家做主,不再受资本家、地主剥削压迫的新社会而奋斗。纪录片《愚公移山:上海电机厂》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工人的地位,那时候的工人是真正的主人翁:工人们组成车间小组,讨论工厂的大小事务,并向全厂公开讨论结果,比如指出厂长和书记的不足之处。工厂领导得知意见后很快便开会讨论并予以回应。社会福利方面,八小时工作制及住房、教育、医疗的保障是天经地义的。工人们还举行运动会,自办文艺汇演,集体学习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农民的地位同样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民族关系也得到了正确的处理,它反映在《翻身农奴把歌唱》这样的文艺作品中。
反观现在呢?社会矛盾正日益深重。佳士工友的遭遇正是中国亿万工人遭遇的缩影: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一个月只有半天休息;好比奴隶,日日被监工呼来喝去,被老板恣意罚款。农民先是回到了分散的小农生产,又在土地兼并的大潮下纷纷沦为无产者或农民工,遭遇强拆强征的农民比比皆是。民族问题方面,“新疆再教育营”这样的集中营竟仍存于世。如今所谓的“朝着新时代迈进”,不过是为以前被打倒,而今又重新复活的地主老财和资本家开路。在无可非议的现实之下,统治者也不得不采取了“‘非’公有制”、“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先富带后富”等说辞,以掩盖私有财产复活的事实。
但是,既然前三十年和后四十年在最基本的生产关系和阶级地位的层面都不一致了,为何又要有“前后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说法呢?这是因为,如果否定了前三十年,就否定了这个政权的历史,否定了当时建立政权的合法性,从而动摇了当前政权的合法性。这就是为什么春晚的设计者要在“发展阶段”的辩护词中加入这块“不忘初心”的遮羞布。
三、文字狱:全网删帖,为迷魂汤和辩护词提供强制力的保证。
很不幸的是,即使春晚祭出了红色的大旗,仍然有很多人不吃这一套,因为它实在是太虚假了,以至于官僚们自己都不信它,纷纷把子女送出国门。于是,从最温和善意的吐槽,到最彻底深入的批判,依然有很多批评春晚的声音存在。这可为难坏了我们的春晚设计者。欺骗和辩护已经无法压制这些批评的声音了,他就不得不求助于更强有力的国家机器。第三板愚民之斧——全网删帖+民族主义——便应运而生。
2月5日晚,央视新闻对外发布消息,今年春晚整体美誉度(网络正向评论比例)达96.98%,成为近年来观众最喜欢的春晚之一。
与此相伴的是对微博、微信等公众平台和自媒体的全面删帖,专门删除对春晚的负面评价。2月6日,网上传出一个“刘谦换壶”的短视频,视频中,刘谦的助手偷偷帮他换壶,但由于电视观众看不到助手,所以播出时产生了魔术的效果。这个视频起初在网上广泛流传,但没过多久,视频本身和质疑刘谦造假的声音就被全网删帖,“刘谦”和“春晚”甚至成了微博敏感词。且不论此视频之真假,仅是这种极度惧怕批评、强力删除质疑言论的行为,便让网友吐槽道:“剩下(没给好评)的3.02%是下个月的名单。”想不到,大清的文字狱竟然在美丽的新时代再次降临了。
如果仅是删帖倒也罢了,更可笑的是,春晚设计者还同时进行着疯狂的自我点赞:不论是节目里的《点赞新时代》、《我们都是追梦人》,还是晚会结束后的一片好评,都标志着一年当中自我吹捧的高潮。消灭差评、创造好评,以此自我吹捧,说明群众满意——404的红色的感叹号让人觉得,那自我点赞的红色大拇指上清楚地写着三个大字:“不要脸”。
我们再略加观察就会发现,2019年的春晚植入了许多赞助商的广告,尤其是百度、拼多多、快手、抖音等。各路大资本紧紧抓住春晚这个大规模宣传的好机会,有的甚至是直接借主持人之口来宣传自己。
资本家们赞助着全国最大的舞台,工农的苦难在这舞台上失语,批评监督的声音被投入文字大狱,我们不禁感叹,这一台春晚,将愚民政策表现的淋漓尽致。
——————
春晚的愚民三板斧依次落下,层层加码。然而,是不是所有人都被它欺骗和压服了呢?不是的。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打翻了颠倒现实的迷魂汤,戳穿了“发展阶段”的辩护词,扯下了“中国红色”的遮羞布,突破了删帖的文字狱,凭着对工农群众的热爱和对马列主义科学规律的认同,与反动、虚伪、腐朽的官僚、资本家,以及他们的打手和御用文人斗争着。面对这些“刺头”,既得利益者们使出了最后一招:暴力抓人,想从肉体上消灭这些觉悟了的工农群众和知识分子。
然而,抓是抓不完的。每多抓一个人,它便自己把遮羞布扯下一分,也让群众对社会的本质多认识一分。我们已经可以从2018年风起云涌的反抗运动中看到端倪了。未来,面对经济下行的客观规律,国内的劳资矛盾必将更加激烈,各国赵家人之间的争端也已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开始打响了第一枪。伴随而来的,必定是愚民术的更加强力和虚伪,以及劳动人民的愈发觉醒和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