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胜利前进 

近日,对佳士斗争进行定性的风声甚嚣尘上,不少同志因而产生了许多悲观的看法,认为佳士斗争牺牲太大、敌人太强、时机未到,看不清当前的局势和运动的未来。 

但如果我们用唯物辩证法的眼光去分析当前中国的社会性质、社会矛盾、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及其发展趋势,我们就能清晰地看到:帝国主义时期的中国统治阶级是处于怎样的经济、政治和国际危机之下,无产阶级反抗压迫的力量又是怎样地在壮大和显现,越来越多的小资产阶级群众也被抛到了无产阶级的行列中来。反动派的统治根基,在底层群众一浪高过一浪的斗争中,愈发动摇和削弱。 

基于对社会矛盾及其发展趋势的正确把握,我们就能够正确地看待运动中虽大量但不可避免的牺牲,也就不会因此而陷入悲观情绪不能自拔。作为立志于无产阶级解放的左翼实践者,绝不会在面对牺牲时懈怠和退缩,而应充分继承佳士运动的宝贵经验,联合起来、加倍努力,与工人阶级站在一起,欢迎和帮助每一场现实的人民斗争。运动的曙光已经到来,正义的事业必然胜利! 

随着定性风声的迫近,2018年左翼运动中最波澜壮阔的佳士斗争似乎也濒临尾声。不少同志对于这样的结局是存在悲观情绪的,这点从当前盛行的几种议论中便可见一斑:或是牺牲太大,斗争没有意义;或是敌人太强,前途渺茫;或是时机未到,左翼应该潜伏等等。我们能够理解同志们对运动中力量损失的痛惜,但作为立志与全中国无产阶级一起争求解放的左翼实践者,我们必须学会用唯物辩证法的眼光,也就是发展的逻辑,来思考当前及未来的运动。

形势的严峻,敌人的暴虐,的确容易让只观察形式、不观察实质的同志感到迷惑。这通常是因为同志们对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认识不清,看不到左翼运动的力量源泉,看不到力量对比的变化趋势;或仅仅是抽象上明白,具体中迷糊,无端地将一时一地的成败得失扩大起来,仿佛全国的局势都尚属茫茫。 需知,要问运动的未来如何,绝不能只看此时此刻敌我双方力量对比的形势,而要挖掘问题的本质,详细地考察运动中各种矛盾的发展状况,方能确定运动的走向。

当代中国的左翼运动,生长于资本主义复辟后迅速朝着帝国主义方向发展的社会基础之上。倘若同志们能认清这一点,就会明白:

(一)当代中国的左翼运动,根本上是无产阶级领导的阶级解放运动。在资本主义迅猛发展的四十年过后,中国无产阶级的规模和力量,不但较上世纪中国革命时期增长了数十倍,而且在全球范围内也是首屈一指的。另一方面,中国的无产阶级受着资本和专政的联合压迫,其程度之深,实属举世罕见。近十年来的抗争运动中,中国的新工人们愈来愈展现出智慧、团结和坚强的品质;在佳士斗争时期,年轻工人们的抗争更是与马列主义的理论武器紧密结合在一起。这些都昭示了他们肩负起新一轮的中国乃至世界人民解放运动的决心和能力。

(二)城镇化、土地流转和强征还在源源不断地抽干农民的小私有制。它们在引爆农民运动的同时,将越来越多的农民转化为了无产者。在垄断组织的挤压下破产的小资产阶级、日益被消灭的个体商贩、失业的大学生和白领以及无产化的脑力劳动者,也在成批成批地被抛入无产阶级的行列。他们带来了小资产阶级的习气,也带来了必要的知识和教养,他们是无产阶级的同盟军,是将要被团结和改造的力量。

(三)中国的统治阶级,在其帝国主义时期,必将是彻底反动和异常强大的,决不能予以轻视。但细究其根基,它又是极端孤立和动摇的。在国内,垄断的生产方式已经严重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经济上的危机正在引发政治上的动荡:统治阶级内部各派系尚在激烈争斗,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都被挤兑到一旁;全国范围内的工人、学生、农民、市民、老兵、教师、医生、司机、小业主、小投资者、个体商贩…纷纷起来维权;生存、待遇、就业、保障,土地、住房、教育,环境、健康、政策…四处布满干柴。在国外,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早已将世界瓜分殆尽,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新崛起国家,想要进行帝国主义的争霸,实在举步维艰。但滞销堆积的产品和累累的债务又如鞭子一般催促着海外扩张的步伐,尖锐的国际争端和垄断经济的军事化将进一步激化国内矛盾。

(四)当代中国的左翼运动,有着得天独厚的红色基础。这不仅表现在意识形态传播上的空间、斗争中采用的口号、进行政治揭露和教育时的有力和便捷等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依然存在着上一轮社会主义革命留下的物质力量——一批红色群众和团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批物质力量很大程度上封闭而零散地分布在全国的大江南北,既没有统一的认识和道路,又没有统一的力量和行动;它们中的一部分,受着狭隘的保守思想的影响,长期与迅速发展的现实运动隔绝(另一部分则可敬地奋战在区域斗争的最前线)。但是,正如这半年以来的斗争所教育我们的:工人、学生、左派群众和团体等所有维权人士在现实运动中的大联合,是必然要发生并且已经在发生的大势。

矛盾—转移矛盾—制造更大的矛盾,这是一切反动派都要走入的死胡同。压迫—斗争—团结起来斗争,这是一切人民群众都要走上的光明大道。的确,疯狂的大抓捕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我们的主观力量,但这只是暂时的,而且削弱中又有增长——看看这半年以来有多少人团结在声援团的旗帜之下,并在集体的感召中前进,便能够知道这一点。究竟是削弱得多,还是增长得多,尚无法有明确的结论。而在经济危机又遇贸易战重创,社会矛盾急剧尖锐化的中国环境里,现时的哪怕一点点的主观力量,也拥有迅猛增长的可能性和必然性。 同样,对于反动派的力量估计,也不能只看其此时此刻的手段有多么强硬,气焰有多么猖獗,而要善于戳破他的纸面儿,去看一看他的根基。一轮又一轮的镇压过后,他的根基是更稳固呢,还是更动摇呢?他是得了民心,还是失了民心呢?他的政治威信是增长了呢,还是削弱了呢?

如果我们认识清楚了上述矛盾的客观情况,就知道当前的运动究竟面临着怎样的一个历史局面,看似凶狠的反动派是处于怎样一种内外交困、疲于奔命的状态。另一方面,我们也就能知道我们运动的力量潜藏于何处,为何必然增长;反压迫的人民浪潮又是怎样不可避免,并且将要迅速到来。

当然,在敌强我弱的阶段,失败总是常有的事,部分的甚至相当大量的牺牲也是无可避免的。 幻想着不要失败、不要牺牲、一蹴而就,是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将暂时的、一个方面的、相对的失败,扩大为永久的、全方位的、绝对的失败,则是犯了形式主义的错误。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优势与劣势,主动与被动,都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战斗的旗帜正是在战斗中飘扬,这是英勇的左翼同志们在为劳动人民而奋战的征途上所负的光荣勋章。

事实上,无论这一场斗争的结果如何,它都标志着中国左派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的舞台。而历史的发展是曲折的,也是连续的。 运动会有高潮和低谷,但它始终是在运动着的,因为矛盾的增长与转化是不会停止的。任何的动摇和懈怠都将是极大的错误。对于先行者最大的慰藉,便是继承斗争的灿烂成果,继续朝着胜利的方向前进。

每一位同志都应当充分动员起来,总结佳士运动的经验教训。为了明确下一阶段的运动方向,起码有如下几个宝贵的成果应当继承:

(一)必须联合起来。散兵游勇,山头割据,这是过去几年里中国左翼规模庞大但力量弱小的原因。我们呼吁所有真诚支持工人事业的同志,为实现左翼力量的凝聚而奔走努力,求大同,存小异,在一定的标准、原则和纪律的基础之上紧密团结,共同学习和工作。一个区域应当有一个区域的联合,不分老、中、青,不分性别和职业;能线下的线下,不能线下的线上,告别散兵游勇的局面,使我们的力量既能各处开花,又能合为一股。

(二)左翼必须和工人阶级与现实斗争相结合。“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靠物质力量来摧毁。”马列主义的理论只有在工人斗争的实践中才能迸发出无穷的力量。在现实运动如此高涨的时期,任何一个真心希望解放早日到来的左派同志都没有理由躲在群众身后,做纸上谈兵的工作,发脱离实际的议论。 无论学生,教师,职员,退休老同志,都应当尽可能地使自己的生活与工人阶级结合,向工人阶级学习,做调查研究的工作,做帮助服务的工作,做启发教育的工作,做关注揭露的工作,做亲自融入他们、并肩作战的工作!对于除工人斗争以外的学生斗争、农民斗争、市民斗争,都不应抱以漠视的态度,而要以极大的热忱,欢迎和帮助每一场现实的人民斗争。

(三)必须重视舆论工作。舆论的严控与封锁(通过线上封杀和线下抓捕恐吓等方式),是左翼思想和现实斗争状况难以传播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背景下,佳士声援团、各左翼网站同志们的杰出工作成果是令人钦佩的。伴随着长期的运动,必将有长期而艰巨的舆论工作:从消息传播到思想启蒙,从政治揭露到理论斗争,从针砭时弊到文艺创作…… 舆论工作既要探索冲破重重封锁的办法,又要有极大的耐心和细致,以及面向不同的群体做教育和团结的努力。在严控的环境里,唯有每一位同志以各种形式(线上的或线下的)自觉地承担宣传员和鼓动员的职责,才能保证舆论工作的顺利进行。

同志们,毛主席曾经教导我们: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 我们正在胜利的大道上前进,必胜的信念来自于对历史客观规律和现实矛盾的深刻把握,更来自于无数受压迫人民筑成的坚强后盾。悲观和颓唐不属于无产阶级,唯有奋斗改变世界才是工人的本色。每一位同志都应加强团结,加紧学习,加倍努力。我们正在最困难的时期做着开创性的工作,翻过小山便是广阔的天地。看呐,运动的未来,就在那已经露出海面的桅杆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