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人民”为名的法西斯

1933年2月27日,对于德国境内的每个失业工人来说,照样是从忧郁的早晨开始的。自1929年秋天以来,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席卷了整个德国。到1933年,失业率已高达30%~40%。 繁荣的产业工人街镇,在短短三年间沦为荒凉的贫民窟,自杀者不断出现,流浪汉充斥街头。
一切都陷入了停滞。资产阶级紧紧地捂住自己的钱袋子,生怕自己倒下后被其他资本分而食之,眼睁睁地看着市场日趋萧条;极度的恐慌、无助像瘟疫一样在中下层民众中蔓延,除了祈福于上帝,他们别无办法。整个德国都在呼唤一种力量,将他们从崩溃的边缘拯救。
纳粹党就在这个时候粉墨登场。
(一)“国家”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假面具,资产阶级的救世主
纳粹全称为“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虽然冠以“工人”之名,却不满足于仅仅“代表”工人的利益。党章中清楚地写着“建立并维持一个健全的中产阶级”,为德意志民族服务的口号喊得震天响。 它的纲领向德国民众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纳粹党并不属于某个特定的阶级,而是全体德意志人的代表,代表着最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
它似乎也做到了这一点:强行发行国债为市场注入资金,用 基础建设与军工拉动投资与就业;危机的寒冬逐渐过去,成千上万失业者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免费发给穷人的土豆与电影票,彰显着政府精准扶贫的决心。资产阶级固然因企业被收归国有而心怀不满,但他们清楚地知道,倘若沿用魏玛共和国时期古典自由主义的放任政策,等待他们的无非两个结果:一是经济的全面崩盘,资本主义秩序的坍塌;二是左翼政治力量的崛起。
纳粹通过对经济形势的强势逆转成为了德国的救世主,而它所奉行的 “国家社会主义”——以雇佣劳动和市场经济为基础、国家强力宏观调控的制度——迅速成为了主流宣传中的神话,具有着其他资本主义制度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然而,历史已经证明,纳粹党的德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法西斯主义。
(二)民族主义的谎言和共同富裕的幻梦
历代剥削阶级都致力于塑造一种虚假的意识形态,作为经济剥夺与暴力镇压之外的第三种手段,牢牢地控制住被剥削者的头脑,使他们受压迫而不自知、心甘情愿地做奴隶。独裁政府,尤为如此。
纳粹巧妙地抓住了德国民众的痛点。它利用德国与英法两国历史上的诸多恩怨,利用“凡尔赛和约”给德国民众带来的毁灭性打击,以及由此产生的恐惧、敌意与民族自尊心,煽动民族仇恨——贫穷不是源于资本主义的雇佣奴隶制,而是由于异族对德意志人生存空间的挤压。 纳粹为德国民众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只要建设一个强大的德国、实现民族复兴,“共同富裕”便水到渠成。
法西斯就这样打造出了一套精妙的话术: 构建虚幻的“民族共同体”,把少数统治阶级的利益包装成全民利益;所谓“共同富裕”的口号,实则是用发展生产力来掩盖剥削和压迫——用生产力这把唯一的尺子,来计算社会的发展水平、人民的“幸福指数”,刻意掩饰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极权国家对劳动人民的支配、驱使、奴化、压榨。
在这个话语体系下,反对元首和党,就是在向整个民族宣战。
整个德国陷入了极端的狂热:德意志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全体国民的终极理想,而以希特勒为核心的纳粹党则是他们的掌舵者和领路人。处于疯狂中的德国民众大概不会料到,自己未来会冻死在东欧平原的冰天雪地、葬身于大西洋底; 和平时期做韭菜,战争年代做炮灰,天真地做着强国梦,最终却成为垄断资本的祭品。
(三)“杀死那个共产党人”:法西斯极权的必经之路
然而谎言编造得再精妙,也终有被现实戳破的一天。尽管国民经济从崩溃边缘攀升至世界第二,但工人生存条件的改善速度却远远落后于国有资本的积累速度;大量发行国债引发的通货膨胀,让底层民众日益感受到生存的压力;靠军工和基建支撑的繁荣,又能持续多久?
何况还有善于煽动的共产党。纳粹高喊“共同富裕”,共产党强调剥削与阶级斗争;纳粹极力兜售“德意志民族伟大复兴”,共产党却宣称“工人阶级没有祖国”;纳粹信奉“坚定不移跟党走”,共产党则坚信劳动人民的力量。 纳粹那带定语的“社会主义”与共产党宣传的社会主义,构成了对抗性的矛盾。由于工人阶级在旧制度中受到的压迫最为深重,因而消灭了他们的政治代表——共产主义者,就是消灭了最为坚定的反法西斯堡垒。
于是一纸禁令封停了共产党的机关报,法西斯借着自编自导自演的国会纵火案对左翼展开了残酷的镇压。纵火案发生两小时后,希特勒便 “公开定性”:“这是共产党的暴动,目的是举行起义,颠覆政权!”
短短两个月内,2.5万名异见者被捕入狱,其中1.8万人是共产党员,一部分还是 青年学生。他们在狱中遭到残忍的 刑讯逼供,有的甚至被秘密处决。
共产国际领导者季米特洛夫也在被捕之列。在他失去自由、遭受虐待长达五个月后,纳粹将一份颠倒黑白的起诉书送到他手中,企图让他 公开认罪。而坚定的革命战士不会因污蔑而低头,他在“莱比锡审判”中的慷慨陈词,撕破了法西斯的画皮:
“这是贪婪的豺狼和它啃不动的羊之间的斗争!……历史的车轮在向前,向着无产者世界联盟的方向转动!”
(四)修宪、秘密警察与集中营:通往独裁之路
德共遭到清洗之后,纳粹铲除了最大的障碍,一路高歌猛进:
国会纵火案不久,纳粹党即通过了《魏玛宪法》七十六条——“授权法”,使希特勒掌握了全国党政军全权;
同时,出台特别法律,废除了宪法中关于分权和公民政治自由(言论、出版、机会、通信)的条款;
实行一党专制,取缔一切工会和其它政党;
实行严苛的报刊审查和舆论管控,消灭一切不利于“稳定”的声音;
秘密政治警察充斥社会的各个角落,暗中窥探着人们的一言一行,随时可以对反抗者实行暴力抓捕乃至杀害;
恐怖气氛笼罩下的集中营,埋葬了无数冤魂。
在“独裁元首、独裁政党、独裁理论”的领导下,德意志战车的马达转得飞快——飞快地驶向毁灭的深渊。
共产主义革命家卢森堡曾说:“资本主义之后,不是社会主义,就是野蛮。”德国之后的历史,为这句话添上了精确的注脚。
(五)德国左翼力量的历史教训
谁也不想看到法西斯暴政再次重演,因此我们不得不吸取德国左翼的教训。
希特勒于1933年1月30日当选。德国社会民主党(依靠工会斗争提高工人待遇的泛左翼政党)却由于和德国共产党的历史嫌隙,没有和德共团结起来,立即发动总罢工和武装起义。纳粹抓住两党的软弱,在一个月后的2月27日,就剿灭了德共。
软弱的代价是惨痛的。德共自己没有坚决站起来,豺狼般的法西斯便自然要让你跪下去。
后世人定不能重蹈德共的覆辙,而要学习俄国革命者的精神,抛却一切以妥协求生存幻想,与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法西斯暴徒们做最坚决的斗争。
不要害怕流血牺牲。我们的斗争,是为了下一代人彻底免除世界大战的苦难。这是最壮丽的事业!
附:国会纵火案始末
希特勒内阁于1933年1月30日上台。几天后的2月3日,纳粹党内务部(统辖着全国的政治警察)便颁布禁令,将共产党和社民党的机关报停刊两周。4日,政府又颁布“德国国民保护条例”,禁止人民举行抗议示威。2月22至25日,政治警察和纳粹党卫军查抄共产党总部,宣称共产党要举行武装起义,国家机器随即进入戒备状态。
武装力量准备就绪后,纳粹还需要一根导火索,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抓捕共产党活动家,粉碎正在形成的工人阶级统一战线。为此,纳粹精心制造了“国会纵火案”。
纳粹党物色了范•德•卢贝,一个落魄而对社会不满的荷兰失业工人。一群冲锋队(纳粹党旗下的武装)队员假扮共产党员,欺骗范•德•卢贝,相约在1933年2月27日晚9点去国会大厦放火。十五分钟后,纳粹党内务部部长戈林立即得知火情。二十分钟后,受骗的卢贝被抓捕,口中高喊:“这是信号,这是革命的烽火!”
希特勒在十点二十左右就在宣传部长戈培尔的陪同下抵达现场,并立即展开演说:“共产党的活动家全部要绞死!”十点半(距离案发不到两小时),希特勒立即召开了政府首脑会议,宣称:“这是共产党的暴动”,“在实行戒备的同时,已下令对共产党的主要干部进行预防性拘禁”。
纳粹党卫军随即开始了对共产党人和各种反对者的大抓捕,为期两个月,共有2.5万人被捕,其中1.8万是德国共产党员。被捕者大多被严刑拷打,许多人被杀害。其残酷程度,连当时的政治警察部长都觉得过分。3月9日,三名在德国进行反法西斯活动的保加利亚共产党员被捕,并被诬陷为纵火者,其中包括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
经过法庭斗争及世界各国人民的有力声援,近一年后,三位保加利亚共产党人最终被无罪释放。范•德•卢贝则作为牺牲品被纳粹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