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改组后的北大马会的几点质疑

改组后的北大马会(以下简称“改组马会”)研究的哲学是否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于改组马会举办的首场“求真明理”读书会,为何邀请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无关的人员、“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哲学史、儒学、道家与道教,近年来主要着力于宋明哲学及魏晋哲学的研究”[1]的北大哲学系教授杨立华作为此次读书会指导老师?众所周知,北大哲学系教授杨立华的研究成果甚至从未提及到马克思主义哲学。

孙熙国教授是改组马会的指导老师。习近平主席指出:“马克思主义博大精深,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为人类求解放。”改组马会在“pku 马会”公众号中,发布了《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首场“求真明理”读书会举行》,且在文末总结了名师语录,其中孙熙国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是一门为人类求解放的科学,这里的‘人类’,就是人民,是社会主义的建设者、支持者和拥护者。”孙熙国教授将前半句中的“人类”定义为“就是人民,是社会主义的建设者、支持者和拥护者”,这个论断从何而来?有何依据?孙熙国教授的论断是否为对习主席重要讲话的曲解?

同样根据上一段中提到的名师语录,孙熙国教授认为,“没有人性的人不可谓之‘人’,没有党性的党员不可谓之‘党员’。”首先,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毛泽东在批驳资产阶级人性论时说:“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是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不知孙熙国教授为何要脱离阶级和社会关系谈人性;其次,众所周知,中国公民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对其本人是有严格要求的,其本人只有符合了党的要求、通过了党的长期考察、完成了严密的入党程序才能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为什么孙熙国教授坚持认为存在没有党性的党员?孙熙国教授是不是对中国共产党存在一些偏见或误解?还是说孙熙国教授根本不理解何为党性、何为共性?

孙熙国教授在他曾经发表的研究成果中写道“恩格斯在 1847 年 10 月—11 月间完成的《共产主义原理》中,开宗明义地对他和马克思创立的思想作了明确的界定: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实际是一个东西。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研究如何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学问。让无产阶级摆脱奴役和压迫,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这一学说的全部使命。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无产阶级,实际上是劳动阶级、人民群众的代名词。因此,这一使命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让劳动者、让人民群众过上好日子。”

“立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内容,是我们正确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关键。由此可以认为,要不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就是要不要实现劳动者的解放,要不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2]

且不论孙熙国教授是否正确理解了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孙熙国教授在改组马会举办的首场“求真明理”读书会中谈到“马克思主义就是研究如何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请问孙熙国教授,当今中国占有生产资料、使用雇佣劳动、榨取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人是否属于您定义之下的老百姓?是否属于您认为的“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无产阶级”?

改组马会在“pku 马会”公众号中,发布了会长马宁所著《北大马会致邱占萱等同学的一封信》,提到了“我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主张是非常明确的,为何还需要马宁同学的个人主观理解?造成此问题的原因,是马宁同学尚不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征,还是说仅仅是个简单的提法错误?

同样根据上一段中提到的《北大马会致邱占萱等同学的一封信》,“列宁同志对青年明确指出,如果‘不掌握人类积累起来的知识就能成为共产主义者,那你们就犯了极大的错误’。如果以为不必领会产生共产主义学说的全部知识,只要领会共产主义的口号,领会共产主义科学的结论就已经够了,这也是错误的。”不知撰写此文的马宁同学是否认同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文中提出的论断:“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测验是否真正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

 

参考资料:

杨立华.用儒家精神 建立幸福品格[J].醒狮国学,2012,(第 6 期).

孙熙国.马克思主义究竟能够带给我们什么?[J].红旗文稿,2016,(第 4 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