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还是“半外围”?——论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根本分歧(中)

转载

三、“半外围”论的谬误

我们认为,把中国的社会性质定性为“半外围”国家是不正确的。

第一,“半外围”根本就不是一个准确、完整反映社会性质的科学概念。所谓“半外围”,完全是“世界体系论”的术语,是仅仅反映一个国家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地位,而主要的是其在资本主义不平等的世界交换体系中的地位。“半外围”根本不能反映在这个国家是哪一种生产关系占据统治地位,哪一个阶级是主要统治阶级,哪一个阶级是主要的被统治阶级——而马列毛主义认为,要判断一个国家的社会性质,只能是根据这个国家的生产关系及阶级关系,而不是其在世界市场中的交换关系。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不平等的交换关系, 只是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国家各自内部的生产关系所造成的结果,而不是决定其社会性质的原因。

第二,“半外围”论混淆了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根本区别。在帝国主义时代,整个世界究竟是划分为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还是划分为”中心”、“半外围”、“外围”?这是马列毛主义和“世界体系论”的一个根本分歧。

我们认为,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划分是根本的,反映了帝国主义时代的一大基本矛盾。而“中心”、“半外围”、“外围”的划分则混淆了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根本区别。

按照马列毛主义的观点,一个国家只要发展到了垄断资本主义,只要本国垄断资本进行了重大的资本输出、对世界市场进行了争夺,这个国家就是帝国主义国家,就是压迫民族而不是被压迫民族。

马列毛主义的帝国主义论从来不否认帝国主义内部也有强弱之分。相对弱小的帝国主义国家也有可能对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特别是掌握世界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存在一定依附性,但这种依附性并不否定其本身的帝国主义性质。因为弱小的帝国主义国家也进行资本输出,也争夺世界市场,也压迫剥削被压迫民族人民——在根本上是压迫民族而不是被压迫民族。弱小帝国主义国家对强大帝国主义国家的依附,并不是被压迫民族和压迫民族的关系, 而是帝国主义之间又勾结又争夺的关系。他们之间是黑社会小头目和黑社会老大的关系—

—他们根本上都是黑社会——而不是普通群众和黑社会的关系。

比如在列宁写作帝国主义论的时代,沙俄的实力就明显落后于西欧、北美帝国主义国家, 其对英法金融资本存在较大的依附性,但列宁就从来把沙俄定性为帝国主义国家。二战前的日本,一战战败后的德国,以及德日在二战战败后,也都曾经实力弱小、对欧美垄断资本存在一定依附性,但都不影响其帝国主义的根本性质。

“半外围”论实际上就是否定了弱小帝国主义国家属于压迫民族的本质,从而也就事实上取消了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根本区别,这在理论上是极端错误的,在实践上也是极为有害的。

第三,“半外围”论否定了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性否定了帝国主义争霸的必然性。事实上,正是因为相对弱小帝国主义国家的存在,正是因为相对弱小帝国主义国家对强大帝国主义国家存在一定依附性,才使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规律成为必然,才导致帝国主义之间因为实力对比变化而必然重新分割势力范围、殊死争夺世界霸权。

列宁说:“在帝国主义时代,某些工业部门,某些资产阶级阶层,某些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但是这种发展不仅一般的更不平衡了,而且这种不平衡还特别表现在某些资本最雄厚的国家(英国)的腐朽上。”这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就是在说,帝国主义时代,占有世界霸权的最强大帝国主义国家更加腐朽,而相对弱小的帝国主义国家却可能实现实力的跨越式上升。而正是弱小帝国主义国家的实力上升,正是因为弱小帝国主义国家在本国垄断资本发展的推动下必然要求摆脱对强大帝国主义国家的依附,要求重新划分势力范围,要求夺取世界霸权,才导致了帝国主义之间的殊死争夺,导致了帝国主义战争,导致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正是弱小帝国主义国家在实力上升后,要摆脱对霸主帝国主义国家的依附,要争夺世界霸权而造成的吗?二战后,帝国主义国家在面对社会主义阵营时,曾结成美国为首的同盟。但随着苏联的复辟,产生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之间的争霸,苏修正是相对弱小的帝国主义,因为其实力的一度上升,而对美帝的霸权进行了争夺。而在苏联解体后,,特别是进入 21 世纪以来,帝国主义的最大变化,就是中国实力的上升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相对衰弱,由此,也就必然造成中国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间为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为争夺世界霸权而进行殊死争夺。所谓贸易战,正是这种争夺的一种表现。如果认同“半外围论”,那么中国作为“半外围”国家,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不是一直稳定地为中心国家提供“贡赋”吗?那美帝本来就能稳定地攫取中国的超额剩余价值,又何必兴师动众地搞什么贸易战?贸易战难道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发神经吗?贸易战, 恰恰说明中国的实力上升,说明中国威胁到了美帝的霸主地位,说明中帝和美帝之间的斗争是帝国主义之间的争夺。“半外围论”正导致对当前帝国主义列强之间最大的矛盾视而不见, 从而也就看不到中美争霸可能造成的帝国主义全面危机,看不到由此造成的无产阶级革命 的巨大机会

把资本主义世界划分为“中心”、“半外围”、“外围”的世界体系论,事实上就是否认了帝国主义也存在强弱之分,否认了强弱帝国主义的实力对比会发生变化,从而也就否认了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规律,否认了帝国主义之间争霸的必然性,实际上沦落为一种反动的“超帝国主义论”。为什么世界体系论的创始人和众多追随者会对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丧失信心?正是因为世界体系论是一个形而上学的理论,它把帝国主义对全世界的统治体系看成是稳固不变的。它否认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性,否认帝国主义列强之间必然会因为实力对比的变化而产生殊死争夺。从而也就看不到帝国主义体系在列强争霸中必然产生全面危机,看不到这种全面危机必然导致无产阶级革命。

四、“帝国主义论”不等于“革命渺茫论”

“半外围”论者反对“帝国主义”论者的一个主要论据,就是认为“帝国主义”论会把中国资产阶级的统治看成是强大的、稳固的,把中国工人阶级看成是缺乏革命性的,从而取消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事实上,这只是反映了“半外围”论者的形而上学的偏见:在他们看来帝国主义国家(或者按“世界体系论”的术语:中心国家)必然是强大的、稳固的, 而其工人阶级也必然是被超额利润所收买的、被改良主义所控制的,因此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前景是很渺茫的——“世界体系”论者实际上是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取消论者。他们的这种观点,是对列宁的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理论、帝国主义链条中必然会产生薄弱环节理论的赤裸裸的背叛,表明“半外围”论和马列毛主义的帝国主义科学理论绝无共同之处。

马列毛主义的帝国主义理论,从来认为帝国主义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在帝国主义国家中是存在“链条的薄弱环节”的。特别是没有世界霸权的、相对弱小的帝国主义国家,内外矛盾特别尖锐,最可能成为帝国主义链条中的薄弱环节,从而成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策源地,成为打破帝国主义统治体系的战略突破口。

把中国定性为帝国主义,绝不等同于“革命渺茫论”。恰恰是通过认识到中国的帝国主义性质、认识到中国帝国主义的特殊性,才能科学认识中国作为帝国主义链条薄弱环节的特点,认识到中国将成为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主要策源地的伟大前景。需要指出的是, 在主张“中帝论”的同志中,也有一些人否认中国帝国主义的特殊性,否认中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潜力,否认社会主义革命主要策源地的伟大前景,这些人的观点我们认为也是不正确的

本刊曾经多次讨论过中国帝国主义的特殊性,指出中国帝国主义存在尖锐的内外矛盾, 正是当前帝国主义列强中的薄弱环节。

 

首先中国帝国主义具有极其尖锐的内部矛盾。由于中帝没有老牌帝国主义列强的国际体系霸主地位,没有稳固的势力范围,垄断资本只能主要以剥削国内剩余价值为主,而没有充裕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无产阶级、缓和社会矛盾(尽管中帝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本输出国之一,但人均资本输出水平还是偏低的。按照 2016 年的历史最高水平统计,中帝人均资本输出不到 150 美元,而美日等老牌帝国主义列强普遍在 1000 美元左右)。这就必然使得中帝要努力保持“世界工厂”的地位,要始终维持一支规模最为庞大的、廉价的(也就是受到深重剥削压迫的)无产阶级队伍。从而必然使得阶级分化难以延缓,整个社会日益分化为一小撮权贵富豪(国有及私人垄断资本巨头)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底层无产大众,阶级矛盾极其尖锐化。另一方面中国资产阶级内部也是矛盾重重。由党内资产阶级转化而来的官僚资产阶级,复辟以来一直独霸着政权,不容他人染指。官僚资产阶级运用手中权力大肆敛财,为了“维稳”严厉压制任何其他势力,在行使权力中粗暴、蛮横、霸道,为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不惮于侵害、牺牲包括其他派别资产阶级在内一切社会集团的利益。这就导致了对其的广泛不满,私人资产阶级、中小资产阶级、跨国资本在国内的代理阶层,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均有深刻的矛盾。

其次,中国帝国主义的继续上升也面临着尖锐的外部矛盾。中帝目前还没有取得帝国主义体系的霸主地位,中帝的对外扩张受到现有帝国主义统治体系的严重制约。而正是由于前述内部矛盾的尖锐性、不可调和性,逼使着中帝不得不走上“星辰大海”的道路,去挑战美帝的霸主地位,力争取美帝而代之,或至少从其领导的统治体系中分割出一大块,从而建立中帝稳固的势力范围,获得充足稳定的超额利润来源,以缓和内部矛盾,保证垄断资本的统治和继续发展。而这就是提出“中国梦”、“一带一路”背后的深层原因。而要挑战现有帝国主义统治体系,那就势必引起现有帝国主义统治体系的既得利益者——老牌帝国主义列强特别是美帝的殊死反对。而中帝的军事实力尚与美帝有较大差距,经济实力与老牌帝国主义列强整体相比也仍处于劣势。老牌帝国主义列强一定会竭尽所能地运用自己的军事和经济优势来遏制中帝(这就是贸易战的背景)。要打破这种遏制,改变力量对比,不经过一场全面的、毁灭性的战争,或者长期、残酷的冷战,是不可能的。而且中帝对世界霸权的争夺,毫无道义优势可言。中帝能为全世界人民提供一个超越现有帝国主义统治体系的更好的世界吗?完全不能。相反,如果中帝夺得世界霸权就必然为全世界人民带来更大灾难。试想,当今居于霸主地位的老牌帝国主义列强总人口加在一起大约只是中帝人口的 60%左右(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加在一起大约 7、8 亿人口),而它们为了攫取超额利润、维持国内的“稳定、富裕、民主”、保证垄断资本的发展,就剥削压迫全世界人民,给全世界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使资本主义陷于严重危机之中。那么大大超过其总人口之和的中帝,如果夺取了世界霸权,就必然更加加重对全世界人民的剥削压迫,造成更深重的灾难、更严重的危机。那时毛主席的伟大预言就要实现:“中国要是成了帝国主义,全世界人民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中帝的争霸之路,必然是失道寡助的。即便夺得了世界霸权,也绝不可能“千秋万代”,反而会大大加速全球资本主义的崩溃。即使夺得了世界霸权, 中帝也很可能成为资本帝国的“末代皇帝”!

上层矛盾重重、下层深受压迫,外部虎狼四顾而又失道寡助,而拼死争夺的,却是一  个“末代皇帝”的“宝座”——这就是中国帝国主义所面临的极其尖锐深刻的内外矛盾,这 就是中国帝国主义的特殊性。因此,中帝就是当代帝国主义各类矛盾的集中点,就是帝国  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在内外矛盾的尖锐性上和作为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的特点上,中 帝与当年的沙俄具有相似性。但与当年沙俄不同的是,中帝已经实现了工业化,作为“世界 工厂”拥有已占人口大多数的、规模空前庞大、且遭受深重压迫和剥削的无产阶级队伍。中 帝也是当前帝国主义霸权体系的主要挑战者,中美争霸是当前帝国主义列强内部的最大矛盾, 将可能引发帝国主义统治体系的全面危机。在这一点上,中帝又具有当年德国帝国主义的特 点。这种“俄德兼备”的特点,再加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下继续革命所留下的丰厚历史遗产,使得中帝成为了当代社会主义革命的最佳策源地。21   世纪的社会主义革命一旦在中帝取得突破口,那么就有足够的生产力基础和更好的阶级基础建立比当年苏联、中国更加成熟完善的社会主义,就能充分发挥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而中帝目前在帝国主义体系中世界工厂的地位,也必然使得社会主义革命对全世界帝国主义产生致命打击,推动全世界人民掀起新的革命高潮,大大加速资本主义末日的到来。

以上,就是马列毛主义的帝国主义论所展望的伟大革命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