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评胡锡进:特色资本豢养的“乏”赖皮狗

每当有敏感瞩目的事件发生,胡锡进和他手下的《环球时报》必定会跳出来,狂吠几声。

在此次JS工人维权事件中,胡锡进紧跟主子新华社的脚步,深夜一点发表署名文章。

作为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完全配得上不辞劳苦,忠心耿耿的赞美。

在14年的一次采访中亦可见一斑。

“白天我有日常职务,晚上六七点才开始动笔,一直到12点,我每天两篇文章。如果晚上有事,那就提前写,我刚才在飞机上才写完一篇。” “有三四年了吧。写文章很累,有时到了晚上真不想写,但我又不停告诉自己‘得写、得写’,基本没断一天。我当了9年总编辑,只请过一天假,因为那天我得动手术。”

为了更及时地让更多网友听到自己(代表其反动主子)的声音,胡锡进开通了微博,尽管每条微博都会招致大量的指责和谩骂,但是只要主子有令,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怕是也愿意。

胡之所以这样,其常常自我吹嘘是因为离不开其在南斯拉夫11年的军旅生活。胡自己说过,“当兵的人会有保卫这个国家的责任感,今天舆论比较混乱,中国各种力量跟西方相比,舆论力量是最弱的一环。有时候会自觉不自觉产生一点舆论上保卫国家的念头。”

由此可见,称其为“特色资本豢养的看家犬”,实在是一点不为过。

特色资本,是打着特色旗号的资本家既得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特色资本控制着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强大的舆论武器。环球时报作为人民日报主办与出版的报刊,在近几年中,也越来越成为特色资本最重要的喉舌之一。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特色资本豢养的看家犬”,专门靠替主子吠叫,守护主子的利益安全,来给自己谋一个“好狗”该有的地位。

狗因为主子的不同,特征也各有不同。“特色资本豢养的看家犬”的特征则极为明显。在胡锡进的吠叫声中,狗骚味中,摇尾巴的动作中,跳起来的姿态中,没有一处不是散发着浓浓的“民族”主义臭气。

难怪早在四年前,华尔街日报用“人民日报集团旗下的民族主义小报”寥寥十几字,对环球时报做出了精准简练的定位和评价。

胡所鼓吹的“民族”主义,到底是什么货色呢?

不过是打着爱国主义旗号的阴谋论逻辑罢了!是将当下的世界描绘成一片处处是暗礁险滩的凶恶海洋,而将中国描绘成这片惊涛骇浪中的一艘孤舟,四周到处潜伏着时刻想要扼杀我们美好前程的“境外势力”。国内民众任何关于中国现状的批评性言论乃至于推动正义的行动,都被视为是一种充满恶毒用心的颠覆之举,都会以“境外势力”之名遭到“公开合法”的打压。

胡放在嘴边的民族、国家,倒不如说是有某些既得利益集团的民族、国家,而不是占中国绝大多数的工农阶级的民族、国家。因为胡的主子们就是靠着这样的制度掩护,来吸食人民的血汗的。而胡,爱国爱民族是假,既得利益集团最坚实的拥趸是真,既得利益集团最忠诚的狗是真。

于是,在胡的逻辑里,JS工人维权事件也可以硬生生地扣上境外势力这个屎盆子,其性质也是“试图把西方体制中的一个元素强行植入到中国体制中来”,是“被西方势力带了节奏”。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胡还要自诩为“复杂中国的报道者”。这实在是污蔑“报道”一词,他可不具有报道者所应有的操守!胡倒是经常写评论文章,折衷主义是胡的精神支柱,贯穿于他的所有思考,形成了他独特的论述特点。执其两端,左右逢源,两边都对,但都不全面。所以胡的文章,哪怕140字的微博,都不可能少了“但是”。几个“但是”下来,就会发现,其实说了一推废话,最后还都导向坚决维护既得利益集团,反正就是跟着主子走,不会有错的。所以胡也不堪“评论者”的称号,没有评论者会如他这样没有原则,没有立场,如他这样拿一套狗屁不通逻辑写文章,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所以还得在“看家犬”前加上定语“乏”,来表明胡的评论文之穷。

胡的这些破烂货早就被很多网友识破了,但是胡的心理素质能力确实很强的,他还是要继续贩卖兜售他那一套“爱国主义”的破烂玩意儿,甚至还腆着厚脸皮开通推特,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难怪网上说环球胡锡进是骂不倒,打不死,锤不扁的“小强”。

如此庸俗的人却还要故作清高。“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我不奢望自己的羽毛完好无损。”这就是胡锡进的口头禅。人不做死就不会死,环球胡锡进就是典型的贱人,不但常常被人骂,惹人骂,而且还主动要去招人骂,仿佛要是没有人来骂他,他胡锡进就没有“存在感”了。在这个特色舆论场上,胡锡进就像一条疯狗,时刻充斥一双血红的眼睛,怒目着这个世界……“我已是舆论场的场中之人,有谁进这个场子是为了‘低调’而来吗?如果为了低调,我会选择另一个职业。”看来,胡还是一条癞皮狗,已经不要任何脸面了。然而,狗叫多了就不值钱了,不然胡总编怎么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总编呢?

这就是环球胡锡进的高调——一条忠实的特色资本的“乏”癞皮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