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评认罪视频: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和舆论绞杀——细数近年来电视认罪的违法罪行

两度制作认罪视频,并希望声援团和广大热心群众因此作鸟兽散——反动势力的这个算盘打得不好了。在目睹了诸多以认罪视频作结尾的公共事件之后,我们还会对此感到错愕和失望吗?

2011年9月,广东乌坎村民抗议村委会私下变卖集体土地,爆发警民对峙。2016年6月17日,村民自选的村主任林祖恋被警方以“涉嫌受赂”为由带走,五天后,他在电视上公开认罪。

2015年7月9日,全国范围内发生了对维权律师的大抓捕,导火索是在5月的庆安事件中,律师联合声援被枪毙的访民徐纯合。一年后,律师王宇接受凤凰卫视采访并认罪。

2018年10月5日左右,数百名解放军退役老兵从各地集结至山东,要求当局为一起老兵上访被打事件道歉,并改善老兵待遇。12月9日,新闻联播将这起抗议行动定性为“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几名老兵代表在电视上公开认罪、道歉。

2018年末到2019年初,最高院法官王林清拍下多个自述视频,举报在“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事件中存在的“黑幕”。随后,王林清消失了近两个月。2月22日,新华社发布调查结果,王林清在央视认罪:承认卷宗丢失是监守自盗,是想以此“给单位制造点麻烦”。

……

冠冕堂皇的口供印证着执法的威权,但再巧妙的手法都只能让真相欲盖弥彰——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纵观数部认罪视频,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共同点:

1、 认罪视频中的嫌疑人通常会无缘无故消失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家人及亲属遍访无门,有的甚至连家人也跟着消失。

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当被抓捕的律师王宇、任金牛等人失联一年后,公安机关才放出取保候审和判刑的消息。而佳士事件中进行视频认罪的人,都已失联数月乃至半年:亲朋求见不得,律师会面受阻,有的甚至被以假名关在看守所,彻底人间蒸发。

依照法律,37天是最长的拘留期限,37天后,不论嫌疑人是无罪释放、批准逮捕,还是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公安机关都必须作出处理,不得超期拘留。但是不少人的“37天”早已过去,却依旧没有任何音讯。

在被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又经历了什么呢?

2、 当事人消失过程中往往遭受长时间的虐待,刑讯逼供和疲劳审讯时有发生,有的甚至被以家人生命安危相威胁。

一些支持佳士建会的工人被释放后,揭露控诉了看守所对嫌疑人的非法虐待:辱骂、反剪双手、骑在脖子上、揪头发暴打、不允许上厕所、喷辣椒水……五十多人挤在只容纳十几人的通仓里,睡觉只能侧着身,像一条条罐头里的鱼。

肉体的折磨还在其次,人的尊严却也要被剥夺。

狱里的牢头用高清摄像头做眼睛,严密监视着嫌疑人的一举一动,只有在他们喊吃饭了才能吃饭、让去厕所了才能上厕所。牢头们就是规则本身,嫌疑人若违反“规定”,等待着的又是辣椒水和五花八门的体罚。

囚室墙上用点点血红书就的“恨”、“老天爷”等词触目惊心。这黑监狱,不知囚禁了多少含冤的灵魂。

在新疆,因为宗教信仰不同而被强制洗脑的新疆人预计超白万。“新疆再教育营”里,每天都有两个人被无所事事的守卫拉出来毒打,剩下的人听着惨叫惶惶不可终日。吃饭之前他们必须为当局唱赞歌,否则不给吃饭。如果这就是当局的“再教育”,那么他想要教育出来的,不过是被震慑得永远卑躬屈膝、永远四肢发抖的顺民罢了。

根据《王峭岭、李文足、金变玲等:揭露酷刑,人人有责——709家属给反对酷刑的各国领导人的信》,王峭岭和李文足都曾当面与几位被捕后获释的709律师有过交流。几位律师告诉他们:被迫服药、疲劳审讯、殴打、关进水牢、被以至亲的生命威胁,都是在坐牢的前期——六个月的监视居住——常见的刑罚手段。

谭秦东医生因为揭露鸿茅药酒的虚假广告,被跨省抓捕并拘留近百日。5月11号他被传讯十二小时,晚上一回家即出现痛哭、头撞墙、自残等失常行为,不得不转入精神科住院治疗。17号,谭医生写下道歉书,全国为之唏嘘不平。

在极端的痛苦和压力之下,若非意志异常坚定,受虐者很容易被瓦解决心,选择求生。公检法中的黑恶势力就是利用这一点,逐步瓦解人的意志,引着嫌疑人往坑里跳、屈打成招。

3、 嫌疑人的认罪稿子是提前准备好的,大多并非当事人真实态度的表现;认罪视频也未必是他们的自愿行为,而可能是“被认罪”。

709事件中被抓捕的维权律师王宇在被关押300多天后,得知自己唯一的儿子也被抓捕,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她只好被迫按照有关要求和稿件,多次录制“认罪视频”,希望以此获得“宽大处理”,留儿子一条生路。

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就更屈了。2015年4月,她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的,罪名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当局“偷拍”了她并制作了认罪视频,她本人却完全不知情。视频里,她的头被打码,因为“声音和口型对不上”。

4、 视频准备就绪,再由主流媒体配合宣传,引导公众舆论,完成反转,让接下来的定性和定罪顺理成章。

乌坎书记林祖恋被捕后公开认罪,新华社发布首篇报道《乌坎村党总支书记林祖恋涉嫌受贿》。

709律师周世峰在被捕后公开认罪忏悔,新华网发布报道《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峰认罪忏悔》;律师王宇在审判前被取保候审,环球时报发布采访特稿《揭露“锋锐律师事务所”黑幕,对过去行为悔恨不已》。

面对山东平度的维权老兵,新闻联播、中新社、朝闻天下、《解放军报》更是齐齐出动,以“山东平度犯罪分子打着‘退役军人’名号,肆意打砸暴力袭警”为口径,将老兵描述成面目可憎、唯恐天下不乱的群氓。

法官王林清在央视专访认罪以后,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环球时报、新华网等官媒又一次轰隆隆齐声开动了舆论的机器。

我们的媒体以官方口径为利剑,充当着宣传的喉舌和审判的马前卒;勇猛之余,却总是在谈及人权之时三缄其口。他们所隐瞒的,正是监狱对人的迫害,以及用刑讯逼供等手段逼人驯服的罪恶。

乌坎村民的心中还挂念着“精神领袖”林叔,709律师的家属还在为丈夫们奔走呼号,王林清的自述视频仍赫然挂在网上,甚至卫星图像上所展现的新疆集中营也已明显证据确凿。但这些,似乎也抵不过喉舌们的一句“当事人已认罪,依法依规获刑”。

5、 在成功进行舆论压制后,一切为之辩护的行为成为不可能,嫌疑人被迅速判刑定罪。

乌坎事件5年后,村民自选出的村主任林祖恋被带走。当地官方迅速将事件定性为“外媒”的煽动、策划,并播放认罪视频,声称所有未经申请和批准的采访均为“非法”。群众于是难得真相,“真相”便只能任人涂抹了。

更有甚者,官方还可以撕下舆论的遮羞布,直接剥夺你的合法辩护权利。在佳士事件中被拘捕的几十人至今毫无音讯。他们的律师想要接触委托人,却都被挡在门外,甚至被以吊销执照相威胁,禁止其代理此类案件。有的律师收到了委托人写下的“解除委托和拒绝会见”的声明,但声明的可信性无法确认,更不合常理:一个人怎么会在困难时期拒绝伸向他的援手呢?无法接触律师,失去申辩权利,那就离冤狱不远了。

那么,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具有中国特色的“视频认罪”到底合不合法?

首先,未审先判是它最大的问题,违反了刑法中规定的“无罪推定”原则。“认罪视频”巧妙地利用第一印象效应误导公众——当事人已经公开忏悔、认罪了,罪名怎么会是假的呢?公安机关的处理怎么会是不公正的呢?可我们恰恰忘了,一个嫌疑人是否有罪,理应由法院终审判决,而不是听嫌疑人一面之辞。反动势力依靠对舆论机器的掌控,罔顾事实,借嫌疑人亲口悔过而提前“公开定罪”,这是赤裸裸地僭越法院、非法取得定罪权的行为。

其次,用非法手段如刑讯逼供让当事人拍视频,是侵犯嫌疑人的人权,践踏法制。为什么不尽快送嫌疑人上法庭庭审,反而要关他几个月,“接受公安机关教育”?对比谭医生关进所里前后的照片我们能猜到一二。在完全与外界失联的情况下,绝大多数“视频认罪者”是没有能力使自己免于肉体和精神的折磨的。

这样看来,“视频认罪”显然是披着“法治”的外衣的违法产物。那么为什么当局会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呢?

只要分析一下谁是认罪视频背后的获利者,便知道法律到底是站在谁那边了。

709事件前,维权律师在东南部活跃着,为争取劳工权益、呼吁人权保障而奔走,特别是帮助了很多访民维护自己的权利。大抓捕和随后的认罪视频对维权律师群体是一个莫大的打击。律师们被压倒之后,他们所维护的群体的利益难道还能完好吗,那些侵犯工人权益的资本家和官僚又岂不快哉?

佳士事件中,工人要组建自己的工会,捍卫自己合法的政治经济权利。可面对白纸黑字写着的劳动法,我们的官员和警察竟然半个字也不识,反而把一大批支持佳士工人的学生和社会人士关禁起来,现在还做了第二个认罪视频:一个非法组织策划了整场“工闹”,组织者已经认罪了,其他人尽快伏诛吧。

从先前的暴力抓捕、全网删贴,到现在的认罪视频,在官方的指挥棒下,各方专政力量合力压制工人,俨然形成了一个闭环。法律在此时已经不再是维护人民权益的律令,而是变成了某些人手里可随意揉捏的泥团,塑成他们想要的“金元宝”,用来继续维持对工人的剥削。 我们已经看明白了,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的,总会有人比你我更平等。

所以我们也不必再问,为什么维权群体的诉求总是无人倾听,还要被“电视认罪”抹去争取权利的正当性。当那些维权群体被“公开审判”和电视认罪的时候,法律已成为赤裸裸的统治工具,压迫着被统治阶级,把他们牢牢掌控在统治者手中。

但是,被压迫阶级就只有永世不得翻身的命运吗?写到这里,不禁想套用一段有名的话:

当他们打压乌坎农民时,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乌坎农民;
当他们迫害人权律师时,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维权律师;
当他们驱散尘肺病人时,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尘肺病人;
当他们打击退伍老兵时,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退伍老兵;
当他们抓捕建会工人时,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建会工人;

当有一天,我也被资本和权力联合绞杀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再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工人、律师、农民、老兵……广大的维权群体如果孤守一隅,是断然没有抗击强权和资本的力量的。只有团结与联合,才能带来希望。

昔日同行者痛苦的“认罪”,只会让坚定者更加坚定。哪怕打压接着打压,声援团都不仅不会放弃斗争,还要与全天下的受压迫人民联合起来。我们永远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