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评认罪视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声援团

记得电影《让子弹飞》里曾经有句台词,“杀人?还要诛心?”,意思是说仅仅打击一个人的身体不可怕,将一个人的信念彻底打垮才是最彻底的。于是我们看到,在持续数月的无耻打压和疯狂抓捕无果后,广东警方祭出了认罪视频,试图以沈梦雨、岳昕、顾佳悦、郑永明等几位同志的“悔过自新”击垮我们的信心。

但是我们不得不说广东警方此举是痴心妄想。较之以往几十年里中国大地上的任何团体,声援团自成立之初便展现了完全不一样的面貌,以几个月下来艰苦卓绝的抗争诠释着“打不垮、拖不烂”的真谛。在流言四起的时刻,我们有必要回顾下声援团成立缘由。

1.2018年7月23日,米久平、刘鹏华、余浚聪等七名建会工友发出联名信,抗议黑警的暴力执法和资方的非法开除,随即得到上千名社会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声援团从一开始便深深扎根在广大群众当中;

2.2018年7月28日,吉林通化钢铁厂老工人代表吴敬堂发出“奔赴深圳坪山!为了工人阶级的觉醒,为了毛主席”的号召,这是新老两代工人阶级的历史性交替时刻,当新工人阶级在现实矛盾当中逐步觉醒起来反抗不公,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回避他们的诉求;

3.2018年7月29日,北大同学发起《北大学生就「深圳7•27事件」的声援书》,随后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北政法大学、中山大学等十数所高校学子同样纷纷以文字的形式声援被捕工人兄弟。北京大学的声援书里写到“我们和他们的过去与现在已紧紧相连,未来更是密不可分”,可见学生声援工人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正是因为工学结合的光荣传统与现实展望。

至此我们可以看清楚:声援团的成立不是因为其中少数人别有用心的“组织策划”,更不是因为所谓的“境外势力”在境内煽风点火,而完全是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就要有声援团!

持续半年有余的斗争里,从退伍老兵维权遭到镇压,到坪山沃尔工人被拖欠工资,到广州十三行事件普通工人无辜丧命、再到深圳尘肺病工人苦苦维权未果,声援团全部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为所有被压迫的人们奔走呼号讨公道。马列毛主义的深刻批判、工人阶级的铁骨铮铮和一切劳苦大众对公平正义的热烈向往,共同描绘出声援团坚决反抗压迫的底色。它的出现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更不消说广东警方用下三滥手段炮制的认罪视频了!

他们想说明四位同志的行为是错误的,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些“错误行为”又是什么吧!

顾佳悦与郑永明两位同志,是在2017年年末的读书会事件当中逐渐为人所知,他们早已经在自己的自白书里清晰明了地书写了自己踏上走入工农道路的全过程。顾佳悦“一度非常努力想成为一个好大夫“,但是”许许多多疾病之外的东西,杀人不眨眼“,毕竟“小医医病,中医医人,大医医国“,于是这才开始”学会笑对世俗的偏见和精英的假面“,才看清”马克思主义的道路总会越走越宽的“。而出身于贫寒家庭的郑永明,同样是在毛泽东思想的启发下与服务校园工友的志愿活动当中,逐步意识到”继续帮助和父母一样的工人农民,不就是最好的生活“,才发出“永远是工农的孩子“的震撼宣言——难道接受马克思主义和服务校园工人有错吗?

在网络上,两位同志与各地马列毛主义主义者商讨问题、推动马列毛主义的传播;在线下,他们先是在校园里寻找志同道合者,后来同样亲身参与到上海长宁环卫工维权一线。无论是在线上,抑或是在线下,他们始终勤勤恳恳为工人阶级的解放和马列毛主义的传播而奋斗——难道因为他们配合着进行正义的工作就可以被扣上所谓“非法组织“的帽子吗?

沈梦雨同志则是在中山大学硕士毕业以后,便毅然投身工业区流水线,一干便是两年。在这两年里面,她经历了超长时间的加班,目睹过机器在人身上划下的血痕,眼见着女工友因工作条件不良接连流产,一幕又一幕。残酷的现实要求其甩开自己的小天堂,无条件地干着,因此才发起日弘厂的维权行动——难道因为合理合法的维权行动都有错吗?

至于出生于北京中产家庭的岳昕,由于在2018年北大校园反性骚扰斗争中要求申请信息公开遭至校方报复而闻名。今年夏天赶赴声援团现场后,与梦雨一起承担着声援团的很多琐碎的工作,结果824清场后失联至今,下落和地点均不为人所知——难道因为岳昕参与了声援团活动便可以定义为各种口袋罪的罪证吗?

这些铁一般的事实只能证明声援团的同志一个个都是站在工农立场、反抗压迫不公的好榜样,岂能是扣个帽子说个“有组织有预谋”就能颠倒黑白的吗?

可能广东警方会以为自己“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的策略多么高明,其实是自欺欺人。现实的情况是,青年学生一次次顶住高校官僚对于进步社团的打压、社会广大支持者在日益紧张的抓捕攻势下坚持发声,他们迫不得已才拿出这一认罪视频,其实这些都是一贯的老套路。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是如同传销团队一般,通过“一传十、十传百”的发展“下线”的思路服务于背后的大BOSS,每个人都是被裹挟着到队伍当中来,于是,他们在处理完他们眼里的“头头”以后就可以大放厥词:你们的头头已经认罪了,你们还跟着他干不过是死路一条。可是声援团难道是一群树倒猢狲散的乌合之众吗?

只要认真地想想,就会发现将我们凝聚在一起的不是几个人异于常人的风格魅力,而是共同的理想信念铸就的集体本身!但是我们对劳动人民的热爱与对社会主义的信仰,毫无疑问是他们这些寄生虫所不能够体会的,在他们眼里只有钱、权、色是值得追求的罢!

暴雨再大,挨不过春风浩荡;乌云再厚,抵不住骄阳刺穿。历史的辨证法同样在告诉着我们,声援团的旗帜虽历经坎坷,但终将屹然挺立。百年前的中国,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压迫着广大工农大众,同样青年发出“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的呐喊,从此走上为工农谋解放的出路;百年后的中国,城市的繁华落幕下是几亿工人在流水线上的挣扎,此情此景之下,不得由衷感慨“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善良的人们,所有被压迫着的人们,但愿你们擦亮眼睛,声援团将以行动证明,我们将永远与你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