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全国进步青年书

今天是个具有双重意义的日子:它既是“一二·九“运动八十三周年纪念日,又是”1109事件“发生满一周月的时刻。

八十三年前,日本帝国主义的阴云压顶,结果激起的是进步学生抗日救亡的新浪潮;一个月前,反马势力的近乎疯狂的暴力抓捕,反而涤荡掉当代青年对现实的幻想,更加坚定我们反抗不公与压迫的决心。唯物主义辩证法教育我们,秋叶凋零孕育的是来年的绿意盎然,压迫深重埋下的是反抗的点点星火。

值此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为了凝聚进步青年的斗争意志,探寻新生力量的前进道路,驱散笼罩在一切正义人士心头的阴霾,我们特写下这封告全国进步青年书。

一九三五年是一个动荡的年代,一二·九运动是一场伟大的运动。”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正是在重重阴云下,彼时的青年马克思主义者领导各大高校的进步青年走出校门,以游行示威的方式发出抗日救亡的呼声,如同闪电一般,划破“不抵抗政策”的寂静长夜,翻开民众反抗压迫的新篇章,孕育着七七抗战的到来。

历史长河奔腾不息,新生力量永在奋斗。

过往几年的事实已经表明,仅仅依靠精英阶层的改革无以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更无以回答解放全人类的终极命题。尤其是,包括女权、公益在内的各种群体生存空间日益缩小的现实,警醒着我们以妥协求生存只能是一种幻想。

特权阶级蝇营狗苟,劳苦大众伤痕累累;剧烈分化的生活埋下阶级觉醒的种子,阶级觉醒的力量蕴聚时代变革的巨浪。

于是,在中美贸易争霸的全新历史舞台上,伟大的佳士工人斗争再次举起了工人阶级与左翼青年的斗争旗帜。“1109大抓捕“事件正是在此情形下反动势力的垂死挣扎。

有人说,“1109大抓捕”是对进步力量的严酷打击,是预谋已久的一记重拳。但是请你们睁眼看看吧,这一个月以来全中国的正义力量到底是增强,还是减弱?

事件发生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迅速发文,公开抗议暴力抓捕的恶行,声援团这面象征着左翼斗争方向的旗帜屹立不倒;随即是北京大学的于天夫、冯俊杰同学相继站出,现身说法,揭露校内实施1109抓捕的全过程;此后,包括北大校友、上班族、热心网友在内的各界人士以联名信、诗歌、文章等方式,声援被带走的左翼青年与工人支持者。

在污蔑学生的反动势力当中,北大党委是最勤快的。他们对工人阶级的污蔑不但把北大历史功劳簿给一笔勾销,而且是彻底败坏了校园的风气。

但是他们抹黑的目的达到了吗?没有。为什么?因为走入工人阶级参与阶级斗争,是渴望进步的青年们实现自我解放的唯一出路。有证据吗?北京语言大学2018级的梁美滢同学加入进步青年行列正是最好的例证。

悲观论者之所以悲观,是因为他们只看到滴水的流失,却看不到滴水汇入大海后经历风浪锤炼得到的力量。与其相反,乐观主义者之所以乐观,是因为他们清晰地看到,只要反动势力还不能被彻底打倒,任何斗争的回潮都将是枯寂的,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斗争高潮时的义无返顾,而在于斗争回潮时的从容自若。

我们没有忘记,一二·九当天数十人被捕,游行示威队伍被当局冲散。但是钢铁是炼出来的,在两次游行示威后,彼时的进步青年组成南下扩大宣传团,走入广大工农群众,牢牢扎在一起,由此在实际生活里为七七抗战奠定了基础。

再次回顾一二·九,它留给我们的不只于轰轰烈烈的爱国浪潮,更在于青年学子不再”迷信着当国者的‘自有办法’“,不再“痴待着‘民族复兴’的‘奇迹’”,而是勇于“暂时丢开书本”,深信“民众的力量是更为伟大”。毛泽东由此评价一二·九说:它准备了抗战的思想,准备了抗战的人心,准备了抗战的干部。

“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但要燃起冲天烈焰,要的只能是无私的进步青年化作的干柴。我们歌颂伟大的佳士斗争,我们呼唤伟大的工人阶级,我们热切盼望着同志们早日重获自由继续践行理想,但是与此同时,我们的斗争仍在继续!

二零一八是伟大的一年,佳士斗争在方方面面都深刻改变着青年的精神面貌。第一、它促使青年学生走出书斋,在实际斗争当中涤荡自我;第二、它使知识分子受到工人阶级大无畏精神的冲刷,再次坚定工人阶级作为领导阶级的认识;第三、它将提供一个全新的历史条件,青年今后将始终在充满斗争的环境当中生存,在新的历史节点下学会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至于“1109大抓捕”事件,不过是给我辈青年带来了新的挑战——仅此而已。

青年们、朋友们,我们今天纪念“1109大抓捕”事件,不是纪念它带来的破坏,也不是暗自庆幸生活无恙,而是沉下心来,接下先辈的火炬,以激励自己再度点亮漫天星空。

斗争的怒潮正在迫使各社会阶层决定他们的态度。随着社会矛盾的日益加重,进步的洪流与反动的逆流的强弱对比正在发生着变化。

“国家者,我们的国家,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做谁做,我们不干谁干?”先辈的嘱托言犹在耳,在这伟大的时代,每个青年人都要仔细地思考自己将何去何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