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式执法:派出所还是国统区?

沈梦雨同志被人绑走、失去联系已经三个多月了,然而她站在日弘工厂门口的飒爽英姿深深镌刻在许多人的记忆中。作为中山大学的硕士生,毕业后走上流水线、关注工人的生存现状,已经令人敬佩。作为工人代表为日弘厂的工友发声、声援佳士建会工人的行动,更是诠释了什么叫马克思主义者、什么叫无产阶级战士。我们相信,即便身处监禁之中,梦雨等同志依旧在不屈地和黑恶势力做最坚决的斗争。

smy.jpg

可是就在前几天,为了诬陷沈梦雨同志、抹黑日弘与佳士工人的抗争,黑暗势力的毒手竟伸向了梦雨曾经在日弘工厂的同事李元柱,妄图以非法传唤、疲劳审讯、诱导询问、伪造笔录的方式打击进步的工人和学生。

11月9日晚,六个黑警冲进李元柱的住所,以一张空白的传唤证将其控制并强行带走。之后李元柱遭到了长达24小时的连续疲劳审讯,期间审问他的黑警一直在实施骚扰和恐吓,想要摧垮李元柱的精神、逼他按照“规定好”的口径做笔录。在连续30个小时没能睡觉的情况下,李元柱被迫按照黑警周某的口述写下一封抹黑梦雨、颠倒黑白的“保证书”。

李元柱个人声明.jpeg

在李元柱的个人声明中,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并且将广东黑警的丑陋行径公之于众。谁知,这竟然引来了新一轮的打击报复!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警察时常到日弘厂里骚扰李元柱,导致日弘厂方以“警察经常来工厂,带来不良影响”为由,要与李元柱解除劳动关系。可是在有劳动部门介入协调的三方协商现场,三个黑警竟然冲进会议室,解下李元柱的皮带和鞋带、绑住他的手脚,将其扭送到派出所关押了数个小时。这分明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打击报复行为,其动机就是黑警记恨于李元柱的公开发声,妄图以再一次的暴力恐吓使他屈服!

可是这一次,黑警的卑劣手段没有吓倒李元柱。离开派出所后,他再次发声,揭露了黑警的无耻嘴脸,也让我们认识到,广东警方的派出所,分明沦为了黑警迫害进步工人、抵制马列毛思想、横行霸道鱼肉一方的“国统区”!

李元柱.PNG

黑警在非法审讯过程中那狂妄叫嚣的丑陋嘴脸令人憎恶:“我从警几十年,不是自吹,前后办了800多案子。”“你说你又有多叼?麻痹的你以为你是谁呀,让你干嘛就干嘛!老实一点。”但是我们更要仔细想想,这个“身经百战”的走狗,为什么急吼吼地要李元柱写下抹黑梦雨的“保证书”呢?我们仿佛可以看到,梦雨一定像当时被绑到车上、唾骂那些无耻走狗一般,大声怒斥这些黑警。可以想象,这个周姓黑警审讯沈梦雨时遭受到了怎样的蔑视与不屑,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走开、来逼迫梦雨身边的人去污蔑她!今日黑警迫害群众的猖狂嘴脸,正是他们面对不屈的战士而恼羞成怒、狗急跳墙的表现!

广东警方想要构陷进步工人与学生、构陷佳士工人运动的险恶用心,已经昭然若揭。在“广式执法”的思维方式中,证据可不可靠那不重要,事实存不存在也不重要,只要用暴力执法、非法拘禁、编造笔录等种种方式,就可以无中生有,就可以只手遮天了。

为什么广东警方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抹黑梦雨、抹黑佳士工人运动呢?一方面是他们急于邀功请赏,去当好强权和资本的家奴;另一方面,这根本上是由于广东警方早已站在了人民群众与社会主义的对立面,他们的思想已经和当年国统区为权贵卖命的走狗警察没有什么分别。

看看吧,黑警周某在非法审讯过程中是这样吐露他的心声的:

“现在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后走社会主义道路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历史规律的;正确的道路就是建国后先发展资本主义,你看现在我们生活多好呀!”

在这种反动思想的指导下,广东警方还能干出什么样的好事呢?他们究竟是社会主义国家里“为人民服务”的公安部门,还是国统区反马克思主义迫害人民群众秘密警察呢?!

当广东警方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人民群众的时候,只会带来更强烈的反抗,引得自己更快地灭亡——李元柱的发声反抗,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想污蔑沈梦雨、污蔑声援团、污蔑佳士工人运动的目的绝不会达到,他们想给工人和学生定性判罪的用心绝不会得逞,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好日子终究要被人民埋葬!

附: 1.11月23日李元柱被非法开除后发表声明

2.李元柱声讨广州黑警个人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