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日 – 高温费发了没?

南大后勤工人给后勤领导们的一封陈情书

“我们一个月就苦个两三千块钱,夏天南京太阳那么毒,真的是晒死了!我们在室外干活,连个草帽都不给买!就发了个橘子粉泡水喝,别的啥都没有!”

“我就搞不懂了,南大这样的单位,怎么连国家规定给工人的钱都要扣?我们都是没有文化的人,去找谁说理去?你去要这个钱,还不得把你开除了?”

今年5月,江苏人社厅新规把高温补贴从每个月200块上涨到每个月300块。按照规定连发四个月,工人们能够获得的补贴便从800块上涨为1200块

但是到了10月份,南大的后勤工人们却发现,到手的补贴要么依旧只有800块,涨都不涨;要么才刚刚从400块涨到800块;更有甚者,在南大工作了三年,都没收到一笔高温补贴。

2018年江苏省人社厅《关于做好高温津贴支付有关工作的通知》

南大后勤某部门的高温补贴发放情况

关于这个问题,小百合校长信箱曾先后出现过两个相关帖,帖子针对膳食中心给予工人的补贴提出了质疑。但是这两个帖子,却连同膳食中心的一帖回复都在一夜之间被清除了。

膳食中心在小百合BBS上对同学的回复

曾有一个同学在帖子下回复,“学校在后勤方面应该不是一个好学校。”

一个工人权益的问题,我们不需要上升到学校的好坏层面来考虑。但是不得不说,后勤部门这种“我删我自己”的做法,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掩耳盗铃得太明显。

为什么要删帖?

恐怕是膳食中心摆出来的道理实在太站不住脚,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2018年6月到9月期间,南京市共出现【高温预警天气】28天。其余时间,中心充分考虑到员工的工作情况……等多种手段降低各个餐厅内部温度。”

连续三天的高温天气才能被算作高温预警。但是按照规定,明明是“高温天气”就需要给工人发放补贴,为什么到了膳食中心这里就必须要“高温预警天气”了呢?膳食中心如此偷换概念,暗自提高量化标准,无非是想让高温的天数显得不那么多,天气显得不那么热,以此为自己接下来承认给工人发放了不足额补贴提供台阶下。

而南京2018年6月到9月的高温天气到底是怎样的?

据查,6月到9月室外天气温度高于35度的天数为30天,高于33度的天数为53天,四个月中每个月都符合给予高温补贴的条件。

“膳食中心通过空调与电风扇等多种手段降低各个食堂内部温度;6月到9月期间向各个食堂配发各种防暑降温的药品,并为食堂员工准备冷饮水。”

该发放的物资肯定是要发放下去的,毕竟如果工人在工作期间中暑是属于工伤的,这本就是用人单位的责任。但是几瓶冰露可以美称为“防暑降温的冷饮水”,却不能成为克扣高温费的借口和理由。

据一些参观过洗碗间的同学表示,洗碗间里没有空调,空气极其闷热潮湿。时值盛夏,在里面待一会儿都会觉得难受,而叔叔阿姨却每天要闷在里面,辛苦地劳作九到十个小时。

所以除非膳食中心能够给出证据,证明上述手段已经足以将工作场所的气温降到33度以下。否则,就算工人是在室内工作,用人单位也必须要发放全额高温费。

再者,我们发现,在食堂兼职的临时工,原本理应和全职工享受一样的补贴待遇(具体金额按照工作时间折算),却直接被折叠,不曾得到一分钱的补贴。

更不消说,校园里全天露天作业的环卫、绿化工人,在南京夏天毒辣的太阳暴晒下坚守着岗位,却同样在高温补贴上被敷衍。一位环卫工友说:“我们平时别说下雨下雪,还是大太阳晒着,就是天上下刀子,都要出来把学校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现在我们一个月也就2000块钱工资,这400块钱的补贴凭什么不给全了?”

而绿化部门的工人,只不过拿到了部门发放的几瓶矿泉水,再加上一包二十来块钱的橘子粉来兑着喝,就算是得到“防暑”物资了,后勤部门就有理由每人克扣掉400元补贴了。可工人们却连最基本的、最需要的遮阳帽都得不到统一的分配!难道后勤的领导要告诉我们,区区几包橘子粉就值400元吗?

一些室内保洁的工友,不仅没有任何的高温补贴,甚至连他们的工资都只不过刚刚擦边底薪。而盛夏时节,陪伴他们度过一个个闷热的日夜的,只有一台从来没法启动的空调。

当有同学就BBS的帖子致电膳食中心主任时,该主任先是声称补贴是按照规定发放的,却在同学一再追问下闪烁其词,说些“在外开会”、“实在太忙”、“这两天都不在”之类的话。最后还不忘追问一句“同学你是哪个院系的?” 同学哑然失语,电话遂挂断。

工人们是容易被“蒙骗”的,他们很多甚至都不识字,连劳动合同都看不懂,更不用提什么上网看新闻了。高温补贴的规定变化,往往也是工人们偶然之间听到的广播、口口相传才得知的。然而一旦工人们明白了自己到底应得多少钱的时候,他们就要选择维权。

而我们作为南大的学生,每日享受着校园工人们的劳动成果,没有理由在听闻这样的违法行为以后坐视不管。既然工人们已经提出了诉求,那么我们为之奔走,便责无旁贷。

时值考试周前夕,或许我们没有时间做太多,但是花一分钟帮叔叔阿姨转发一下这份给后勤领导们的陈情书,让更多的同学能够了解到这件事,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如果还希望能够继续跟进维权情况,或者愿为此尽一份力,欢迎加入以下关注群,或者联系朱舜卿同学的手机13813926671(微信、Signal同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