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警方沦为黑恶势力的走狗和打手!可耻!可恨!

2018年8月24日,就在佳士工人声援团被惠州警方暴力清场一个多小时之后,凌晨6点半,广州警方前往两千公里外的北京,卸掉一居民出租屋的房门,闯入屋内,暴力控制所有屋内人员,在出示了“既无搜查原因,也无见证人”的搜查证之后,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搜查并带走屋内所有电脑、手机和杂志书籍。

屋内人员包括深圳佳士工人建会事件7.27被捕工人代表尚杨雪、唐向伟,北京大学毕业生、2017年冬广州读书会事件当事人之一顾佳悦,北京科技大学毕业生杨少强。

为了对几名学生工人住处进行搜查,广州警方竟直接卸掉住处的房门强闯进去,而且在《搜查证》中关键信息缺失的情况下,对住处进行两小时的搜查并带走不少私人物品。更有甚者,他们竟可以限制屋内人员人身自由,拒绝同学想要上厕所、喝水的合理要求,以“掐住脖子,摁倒在地”的方式回应工人学生的据理力争。

屋内人员到底是做了什么,需要被广州警方以如此暴力的方式对待,而且不惜违反法律常情,完全不顾“人民警察”应有的样子??

在搜查结束时,广州警方给出了理由,“查封非法网站”。

我实在不知道:查封哪个非法网站需要卸掉房门、暴力控制屋内人员?而且如何说明查封的网站就是非法网站?

被警方暴力控制的人员正是此次佳士工人维权中的积极参与者与支持者,可以断定,所谓的非法网站指的就是这次对佳士工人维权事件进行持续报道评论的时代先锋网。

时代先锋网是非法网站吗?

在时代先锋网的宣言里写着,“愿与志同道合、追求济世者筚路蓝缕,携手共进,发此宏愿,世世不辍,为共产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贡献力量。”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贡献力量,难道能说这个是非法的吗?在中国,不仅不能,而且还应该得到大力的支持与发扬。

在佳士工人维权事件中,时代先锋旗帜鲜明地支持佳士工人正义的维权行动,坚决地与地方黑恶势力作斗争,展现出其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时代先锋是真正站在人民这一边,为广大的人民发声呐喊的。

广州警方认定时代先锋网是非法网站,其依据的是什么法律?如果坚决拥护社会主义的时代先锋网被认定为非法,那么是不是说明广州警方认为拥护社会主义是违法的?而我们还要问,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机关才会认为拥护社会主义违法呢?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机关才会如此坚决地打压拥护社会主义的网站呢?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机关才会视信仰社会主义的人民为洪水猛兽呢?只有资产阶级性质的国家机关才会如此反对社会主义,只有资产阶级性质的国家机关才会如此坚决地打压异己——一个拥护社会主义的网站,也只有资产阶级性质的国家机关才会以如此暴力地方式对待信仰社会主义的人民。

时代先锋网不是非法网站,反倒是广州警方知法犯法,视法律于无物。

宪法第三十七条第一、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试问广州警方,你们置宪法权威于何地?你们的暴力行为已经严重侵犯到了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如此恶劣的行径,是对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极大讽刺和破坏。

广州警方已经沦为了资产阶级镇压无产阶级的暴力工具!沦为了黑恶势力的打手走狗!可耻!可恨!

所以当时代先锋网支持佳士工人的维权斗争,支持工人阶级争取自己当家做主的权力,支持工人与学生相结合开启新历史的篇章时,资产阶级感受到了极大的不妙,这时候,资产阶级的獠牙——广州警方是凶相毕露。于是,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资产阶级的魔爪从广州伸向北京,十分现实的上演了一出魔幻而又荒诞的戏剧。

从14年以莫须有罪名逮捕“工运之星”曾飞洋,到17年非法拘禁8名正义青年,再到今天跨省抓人。

资产阶级的獠牙——广州警方,在这几年间,非但没有得到打压,反而是嚣张气焰日益高涨!对劳工的打压迫害成为了广州警方的拿手绝活,对资方全心全意的讨好成为了广州警方的不二原则。

不站在人民这一边,不去为人民服务,却自甘沦为资产阶级的爪牙。当广州警方做出这样的选择时,就已经要被历史所抛弃,已经要被人民所唾弃!

在此正告广州警方,你们吃人民的,喝人民的,拿人民的,竟然还要镇压人民!你们的权力来自于人民,你们本应是人民的公仆,现在你们却沦为那些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黑恶势力的帮凶。背弃了人民,你们曾经所肩负的权威就要扫地,而暴力,是你们在丧失权威后仅剩的手段。而也正是暴力,你们以此来炫耀獠牙的锋利,人民却以此把獠牙连同根都拔掉。

人民的正义的事业永远是光明的,广州警方你们邪恶的勾当则只能是黑暗的。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光明必将取代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