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寄语|和工友们一起过新年

劳动

编者按:

18年意味着什么?

对于校内的大哥大姐们来说,

18年意味着辛苦拼搏的一年,是日日夜夜重复简单劳动的一年。而为校园建设付出了辛勤汗水的劳动者们,他们理应收到新年的赞礼。

像陀螺,重复旋转在每个不起眼的角落。

十一月,忍受着洗碗间的高温,大姐们的双手每天浸泡在消毒液里,手指早已磨损。

十二月,四顾的寒风刮走了早起的困意,环卫大哥们,用扫帚做桨,经历了从黑夜到白昼。

一月,校园里到处是兵荒马乱后的春节快感,可辛苦了一年的保洁大姐们,她们有的没有休假,只剩下日复一日、单调重复的打扫卫生,没有人陪伴。白天没空吃饭的保洁大哥们,腰酸背痛,独自一人,又是一年。

这是学校的工友们,他们没有工资条,工资可以随便扣,经理想给多少给多少。

没有加班费,近十小时的辛劳被一抹而去,没人在乎。

没有社保,没人养老,只能活一辈子,干一辈子,没有停息。

大姐.png

 

北语的折叠人生大抵如此。

有人住的是宽敞明亮的高楼,有人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或是九人一间的密不透风的小房子;有人吃的是高档精致的各国小吃,有人吃的是一两元的没有一点油水的白菜土豆;有的是各项名誉集满身,有的是一身破旧衣服刺鼻味。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看到这巨大的差异,劳动者所遭遇的困难,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呢?

于是就有了:在夏天昏黄的灯光下我们一起跳广场舞,在冬天工友们的宿舍里我们谈天说地,唠唠家常……我们眼中的工友不仅仅再是一个苦难的承载体,而是一个个鲜活饱满的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乐趣,性格特点,也有平日里不会轻易道出的生活难处。

一个乍一看很高冷、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保洁大姐那天笑着跟我们说,“我那天一个人打扫着,突然就觉得特别孤独,就一个人哭了好一会儿。”

一个大哥,家里有两个孩子,女儿快要高考了,他想陪在女儿身边,但正是用钱的时候,他和妻子就不得不来北京打工。大哥跟我们说他每个月都不敢花钱,最多不到一百。他来北京一年还没出去逛过。

他们是一群简单而朴素的劳动者,可又经历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匮乏。

这城市的一砖一瓦,建起的一座座大楼,灯光闪闪,都是你们创造来的。微薄的工资不能展现你们崇高的价值,年末了,辛苦了一年的你们更理应得到新年的祝福,但由于种种不可抗因素,我们没法欢聚一堂,共度新年。于是我们录下了节目,希望把这些节目献给你们,也是送给天下所有的劳动者。

你们是在外打工的人,我们是打工者的孩子,这次晚会是打工者和打工者的娃娃们的团聚。没有炫丽的灯光,没有宽敞的舞台,没有绝妙的演技,我们有的只是一颗热忱的心,

工学结合,星火不灭

节目单

1

2

3

4

5

6

7

新年快乐!欢迎工友和同学们的加入!敬请期待!

宣传单

新年‘愿望

芥末预告.PNG

微信图片_20190104213114.jpg

加微信,防失联,和工友们过新年!

微信图片_20190104213436.png

加群关注看晚会节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