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每一年的12月26日前后,全国各地拥护毛泽东思想的同志都会举行盛大的纪念仪式,缅怀伟大的人民领袖毛主席。毛主席心中始终牵挂着最广大的工农群众,毛泽东思想始终都是指导人民反抗压迫、寻求解放的有力武器。正因为如此,许多人亲切地将毛主席的生日这一天称为——“人民节”。

毛主席一直都是进步青年崇敬的榜样。百余年前,北洋政府对外卑躬屈膝、对内镇压人民。年仅24岁的青年毛泽东,挥笔写就《心之力》:“吾辈任重而道远,若能立此大心,聚爱成行,则此荧荧之光必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翻天覆地,扭转乾坤。”读罢全篇,便觉浑身热血澎湃,进步的青年人胸怀天下、踌躇满志的浩然气势扑面而来。

人们也不会忘记毛主席对工农群众矢志不渝的热爱。早在1921年,毛泽东就走到江西安源的路矿工人之中,用通俗生动的语言讲述工人阶级要团结一致的道理:“一个小石头,一脚就踢开了;要是把小石头堆在一起就不容易搬动了。我们工人只要团结起来,就是有座山压在我们头上也能推倒。”最终,安源路矿工人罢工如一支光箭,划开了黑暗的神州大地,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毛主席总是不会被打垮的。红军在反围剿失败以后实行战略转移,虽处险境,毛主席却依然能以高昂的斗志写下“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他以永不熄灭的革命信念力挽狂澜,将革命队伍重新拉回正轨,及时遏制了王明等人逃跑主义、机会主义的错误。“而今迈步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对于唯物主义者来说,革命队伍暂时的受挫只能代表过去的失误,却不能因此否定当下的斗争,不能因此无视战士的坚守。唯有重振旗鼓、重新出发,哪怕山高路远、障碍重重,革命战士也仍将砥砺前行,也终将步入胜利的天地。

毛主席的一生,就是为劳苦大众奋斗的一生。他敏锐地意识到,新中国的建立不是终点,而是继续革命的起点。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党内出现的修正主义令他忧虑:这股力量任其发展,必将葬送工农当家做主的新中国。但是他“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毛主席将完成未竟事业的希望,寄托在进步的后辈们身上。他曾经不辞辛苦,八次接见红卫兵。别人劝他注意身体休息,毛主席解释道:“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这是很有意义的。

这就是毛主席的人格魅力,这就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力量。毛主席的奋斗故事激发着一代代人攀登险峰、创造局势,毛主席的箴言鼓励着一代代人走进工农、追求解放。每一年全国各地涌现的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然而,每到了“人民节”、“九九”等重大日子,都会有无数目光凌厉的鹰犬来到现场,在毛主席雕像前破坏人民的纪念活动。一些积极组织活动的红友,如徐州的孟宪达同志,甚至会被限制在家中,连纪念毛主席的权利都要被剥夺。

更荒谬的是,宣传人民思想的马列毛书籍都成为了“敏感物品”。中国社科院的朱继东教授在天安门附近的安检处,因为携带毛主席的书籍就被再三盘问、反复刁难。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发源地的北京大学,其党委竟然认为《共产党宣言》等马列毛书籍是“非法组织”才会研读的著作。而学生、工人自发学习马列毛著作的小组被警告乃至取缔的乱象,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今天,在毛主席诞辰日,发生的事情更令我们震惊,北大马会会长邱占萱因为发起纪念毛主席活动,被手持“公安部”证件的七八个大汉在校园强行带走!

忆往昔,工农联盟当家做主,红色思想奔腾神州;看今朝,牛鬼蛇神大行其道,进步言行沦为罪证。无端打压信仰马列毛思想的人民群众,在社会主义中国竟成了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这种打压是背叛社会主义的行为,而这些行为的背后,蛰伏着的是骑在人民群众头上的寄生虫与无耻走狗。

这样的倒退需要刹车、需要变革,信仰马列毛思想的青年正应当作为变革的先锋。毛主席是这样肯定青年人的力量的:“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他们最肯学习,最少保守思想,在社会主义时代尤其是这样。”当代的青年人,他们没有经历过毛泽东时代人民民主的浸润,没有见证过“两参一改三结合”下的工厂盛况。但是,鞭策他们向着进步的马列毛思想不断靠拢的,是工人阶级饱受资本家剥削的现状,是社会不公的矛盾日益尖锐的现实。

今夏发生在广东深圳的佳士工人维权运动中,就涌现出一大批这样的青年先锋,为饱受资本压迫和剥削的工人阶级奔走呐喊。这些青年坚定地要和先进工人站在一起,要让工人阶级堂堂正正地做国家的主人。这些青年是当之无愧的“毛主席的好学生”。声援团成员唐向伟是珠三角的一名年轻工人,他在自述中热情洋溢地讲述了他对毛主席的景仰:“毛泽东思想是有血有肉的,是与我们工人阶级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是我们工人阶级行动的指南!”在被暴力清场并遣返后,即便遭受国保、学校和家长的严密监视,高校的进步青年们依旧冲破阻碍,在九月九日来到毛主席的故乡韶山,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在毛泽东诞辰125周年纪念日,声援团的工人学生再次来到韶山,深切怀念毛主席,发表振奋人心的演讲,唱起嘹亮的红歌,无数红友受到鼓舞。

珠三角地区工人的血泪遭遇令人震惊,佳士工人运动揭露出的官商勾结更值得我们警惕——这种腐化与堕落正让毛主席当年的预言渐渐成真:“已经被推翻的反动阶级,还企图复辟。在社会主义社会,还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分子。整个社会主义阶段,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这种阶级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广东政法系统对工人阶级、马列毛主义者实施镇压的铁腕强拳不禁让人思考,广东政法委是不是早已成为了资本家的家奴,广东政法委是不是正在变成资产阶级复辟夺权的排头阵地?

事实正是如此。在佳士工人运动中,我们见识了一批又一批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武装全身的广东政法系统的工作人员。燕子岭派出所的警察斥骂工人唱的《国际歌》是反动歌曲,坪山警察公然宣称“工人和老板就是不一样的”。而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审问中,许许多多的政法系统人员都出现类似这样的言论:“现在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后走社会主义道路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历史规律的;正确的道路就是建国后先发展资本主义。”

广东省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其政法系统却成为变质腐败的恶果,成为资产阶级反社会主义、迫害工人阶级的无耻走狗,这是值得我们警醒的——改革开放四十年,资本的触手已经悄然伸向了本应为人民服务的暴力机器,并让其为己所用,强力镇压维权工人并秘密逮捕马列毛主义者。在广东地区,扩张发展了几十年的市场经济滋生出大批的资本权贵;与此同时,广东也聚集了中国最大的产业工人群体。这意味着在广东,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复辟力量的斗争必定是你死我活的。而在这种激烈的斗争中,广东省政法系统却叛变人民、向资本举手投降。小到讨薪要钱,大到群体维权,他们始终屈从“为地方做出贡献”的资本家,一次次地对反抗的工人滥施暴行。

资本权贵登上“改革开放风云人物”,广东警方四处追捕马列毛主义者,红友的纪念活动频频受阻,进步青年和工人身陷牢狱。正如丑牛同志所感叹的:“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与资产阶级复辟和修正主义的斗争是艰苦且漫长的,毛主席就曾说:“下一代能否顶住修正主义思潮,很难说。文化革命是长期艰巨的任务。我这一辈子完不成,必须进行到底。

值此毛主席诞辰125周年之际,我们对毛主席最好的纪念不仅仅是不忘却,更是要继承毛泽东思想,发扬毛主席的精神,投身解放劳苦大众的事业之中,与反动势力斗争到底!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