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鹿会给邱占萱的信

 

大家好!

自从北大马会被强制改组就一直期盼着能听到你们为什么改组的声音。今天终于看到了,并知道了改组的必然性。为了更好地理解精神,我认真反复地研读了好几遍。下面谈谈我的感想。为了便于区别,我还是借用网上意见,邱同学的马会还是叫马会,而你们则叫鹿会了。不会介意吧,就好比赛场上有人穿的白衣和黑衣一样,利于观众区别。

你在前面大篇幅扬扬洒洒地大谈了马克思主义。很好,说明你还是在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关于这些太过深奥太理论的东西,建议你和马会的同学们认真地辩论一下,直到真理出现。就我的读感而言,太空洞,完全避开了马克思关于阶级和私有制这两个基本原理。这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呀。而你们在改组后的第一堂课却在大讲孔孟之道,这确实有点祭错祖宗拜错坟的感觉。你们既然要学马克思主义,怎么又把孔孟当成祖师爷呢?不是不让你们崇拜他,而是你们举的旗帜上可是马克思的头像哟!再,毛泽东是马克思理论的践行者,他有个著名的论断很值得你们思考:“如果共 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你们老师向你们宣扬孔孟之道,是不是在向你们煽布对习主席的不满呀?这可是绝对的反动哦!”你们的老师孙熙国说,“人最大的痛苦就是说一些自己本来就不信的东西”,他这话有道理。他本就不相信马列,却要担这个名头,肯定痛苦呀,可他自己痛苦的同时还要让你们年轻人也痛苦,这就有点太不该了吧?

好了,我现在只就你的信来谈下我的读后感吧。文中我需要复制你的原话以示不曾杜撰哦。

你信中说你看到了,也就是目睹了整个对马会同学施暴的过程。你们当时的态度是什么?是应该惩罚还是上前劝解?从你信中和你的态度可知,你们至少是支持保卫部对马会同学施暴的,或者是冷漠的。前者是你们的本意,而后者,则缺乏对同学遭到伤害的同情心。这和社会上见义而不敢为有什么区别?我很怀疑,当你们在社会上看到流氓恶棍欺负弱小时,能不能发出你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青年的正义之声?恕我直言,我是最痛恨这样的两面派的人的。因为我曾多次挺身而出救弱者脱难!呵呵!

你在信中指责“你们参加过什么真正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活动?”这个问得好。你作为上级领导可以向他们发问并指责,这既是爱也是要求。你本可以借题发挥,指出他们历年来根本只是空谈而没为学校工友做一件实事,最多搞了两次校园工人状况调研报告。你搞两次,我还要深挖,要搞三次四次,直到彻底改变校园工人的不合理的制度。但你没有。马会为了丰富工人文娱生活,搞了舞会,夜校,你们也肯定要搞,而且还有各种球类,卡拉 Ok 类选拔赛,让工人们发挥自己的才能,工作开心,玩得快活。但你也没有。他们为食堂工人洗盘择菜,这些都是小儿科,我们也要讨工人喜欢。但,你信中也没有。为什么?可能你这时大脑短路,或者根本没想过这事。

在信中骂他们是“跳梁小丑”,是巨婴表演。呵呵,这个应该是他们骂你才对。但他们不会骂,也不敢骂。因为他们只会近乎卑微地求你们让那些可怜的工友们有个活动的场所,让工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应有的保障。他们如同晚辈一样,没这个胆。倒是你们,当他们与工友们在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你们不顾形象地搞破坏,拍照恐吓工友。当马会学生在教室里复习时,你们居然非要挤进来扰乱安静的晚自习。这些都是事实吧?所以,请你以后再骂别人是跳梁小丑时,你应该想下是不是在骂自己?

你在信中批判马会同学“反对改革开放,妄图开历史倒车,促成历史重演,颠覆改革开放成果,想把中国重新拖回到动乱之中。”这个帽子可太大了。他们连你们这些团委领导都不敢得罪,怎么有那个胆量颠覆改革开放成果?还有那个能力“想把中国重新拖回到动乱之中”?

反倒是你的这个语气有点象当年的造反派的腔调。呵呵。以后扣帽子时动点脑子吧。

你在信中说“读书会那天,看到老师们向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嘴唇发紫的你们发出邀请,邀请大家进屋谈、坐下谈,你们拒绝不说,推开老师送来御寒的被子、热水,转身指责学校拒绝沟通,声称遭遇打压,遭遇‘清场’,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可怜形象,并在网络上攻击、诽谤学校,连番纠缠损害学校名誉,其斑斑劣迹触目惊心,妄图骗取不了解实情者同情与声援,你们的阴谋诡计注定破产!”嗨!!总算从你信中读到点温暖的文字了。“冻得瑟瑟发抖,嘴唇发紫”这些形容词如果在后面再加上真不忍心让那老师发出的邀请变成掐喉拖拽暴打让同学的羽绒服被撕破,让保安把同学监控自由 18 小时,还限制上厕所的文字该多好呀。遗憾的是,你居然如疯狗样狂吠,反读污他们“其斑斑劣迹触目惊心,妄图骗取不了解实情者同情与声援,你们的阴谋诡计注定破产!”你什么人品,什么心态,岂不是昭然若揭么?哪里有一点点的人之初?

五.你在信中说,“你们真的是为了北大,为了所谓的‘维权’吗?你们的行为真的是在关心、帮助弱势群体,真的让他们受益了吗?请不要再借保护工友之名,行违法乱纪之实!”哦,终于谈到了马会的目的是为了“维权”。这你说对了。他们的目的确实是为了维权。而且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广大的工人阶级维权。至于得到了好处吗?是呀,学业本就紧张,前程本就辉煌,还要把仅剩的一点业余时间用在帮工友搞什么维权。至于你们维权,工友受益了吗?这个问号问得好。但事实是,工友因马会的帮助,确实受益了。你不相信,还是不敢相信?可以问下工友就知道了。比如说吧,今年开学,北大一位叫马小会的工友因为胃病不能上夜班,但却受到了领导的针对,一度在夜班时晕倒,做梦梦的都是令人痛苦的事情。后来,是马会帮大姐讨了公道,不仅拿到了赔偿,反而还有校领导出面道歉。当然,你作为领导,对于马会作出的这一点点成绩是不以为然的。也许,这也正是你们要改组的原因吧。

本来,你应该在此大张旗鼓地向世人宣告,我们将在新的一年里,为在校全体工友办如下十大实事或二十大实事。这多鼓舞人心呀,多讨工友喜欢呀,但即使是假承诺都不敢说,说明你们原本就没有为工友服务这个想法,我说得对吧?

还有,你在信中说“你们听不进 BBS 上批评的声音,热衷于在树洞刷屏”,对此,我认为你绝对是不讲事实。首先是你们容不下别人的不同声音。只要是对你们有提意见的文章,不出半天甚至几分钟就被以违规而封杀了。而你们则可以肆意狂言。你们害怕什么呢?害怕同学们听到了事实真相,哦,连张圣业被黑警抓,贾世杰被打的监控都不敢公布,怎么有脸说别人听不进批评的声音呢?真的是“只许州官点火,不许百姓点灯”,太霸道了吧!你最后说“一代代北大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勇担时代重任,践行家国情怀。这让我们深感马克思主义不是空谈、不是喊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担当。”这句话倒还中听。但你知道李大钊么?你当然知道。但你并不是真正的像李大钊那样为了天下劳苦大众乐于牺牲的人。从你通篇文章中看不出你有半点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意愿。

不想多说了。最后还是用你的信中结尾打住我的多嘴吧。“希望你们悬崖勒马,知错悔改,回归理性,”这里应该是你们鹿会悬崖勒马,知错悔改才对吧!哦,还必须要强调点,我可不是境外组织的哦,所谓境外,对我来说,只是出了几次国境,但那只是旅游,一起的都是境内的中国同胞哦。

再,如果你认为我的这些文字让你生气了,想骂就骂吧,但万不可骂老不死的哟。虽然,老则老矣,七十有三,但没死。如同你的父母一样,可能不及我高寿,至于死没死不知(毕竟不了解,我也只是就你给马会的回信谈点感想)但愿如活着,能和我一样健康快乐就

是。 另,之所以不顾年高跟你长聊,真的一是为你好。毕竟还年轻,前途远大。二是北大 是为国家培养栋梁的基地,实为你若不认真学马列,将来一旦大权在握,真的会祸害百姓而担忧。这样,你会身败名裂的。

一位淡泊名利不为权贵所惑的共产党员

2019 年元月 4 日

补,不知道你敢不敢不删除而发在你们的 BBS 上,我可是真的想听听不同意见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