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孟宪达消失,徐州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依然会如火如荼

前几天我发出了“徐州市民纪念毛主席125周年诞辰”活动的帖子,有位网友问我,前几次也发了通知,为什么你不能到场,这次你能不能到场?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这样固执的做值不值?(大意)

现在我想在纪念毛主席125周年诞辰活动来临之际问答这位网友的问题。

前几次我不能到纪念活动现场,非我之意,而是我被徐州公安控制在家无法到场。第一次在我家放上岗哨时,这岗哨半夜睡着了,让我和我老婆在夜里两点多钟“溜之大吉”。 但第二天早上在淮塔北大门门口,离现场仅“一步之遥”时先后“双双被擒”,然后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四小时之久。第二次他们吸取了教训,既派了岗哨,又用汽车把我家前后门死死堵住。以后的第N次,均如法泡制,以致我无法到达纪念活动现场。

关于固执,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固执的性格,只是程度大小多少及表现方式不同而已。有的人为利益,可以化固执为顺从;有的人为信仰和理想,可以带花岗岩脑袋见上帝。价值观的不同,而赋予了固执不同含义和生命力。纪念毛主席活动有什么错?热爱毛主席何罪之有?我们纪念他老人家,是我们的阶级本性决定的。阶级观点的价值就在于,它让你懂得爱和恨。为你之所爱,而蒙受再多的苦难,也是值得的。尤其是我这种人的父辈,在解放前的旧中国,连个安稳的住的地方都没有,四处飘泊流浪。想一想,如果不是毛主席,能有我孟宪达的今天吗?

我曾在我的微信(博)留言上写道:“有朝一日,我的微信(博)不再更新,请不要悲伤,革命自有后来人。”人固有一死,但意义不一样。如果真有人能让我以“暴走”的方式,从地球上消失而致我“成仁”,那我将十分感谢他给了我莫大的荣幸。

我的消失不足惜,但徐州市民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不会因我孟宪达的消失而废。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是毛主席坚持的人民史观,我们要继承和坚持毛主席的这个观点。

假如我不能在12月22日出席在淮塔举行的纪念活动,我仍希望同志们能在这一天,去淮塔到毛主席塑像前或鞠躬或献花。用这种行动,表明我们对他老人家的态度,表达我们对他老人家125周年诞辰的祝贺,献上我们对他老人家永志不忘的深情。

现在在徐州有些人也在搞纪念毛主席的活动,并且与我们组织的纪念活动在同一地点、同一天、同一时辰,这是为什么呢?在我们组织纪念毛主席活动之前和之中,他们这些人为什么既不参加活动也没有组织活动而无声无息呢?而在孟宪达被徐州公安控制后,他们这些人却堂而皇之地搞起来了。孟宪达纪念毛主席是“非法聚集”, 他们这些人为什么在徐州公安的“目视”下能非法聚集呢?孟宪达在群里发通知是“非法行为”, 他们这些人为什么在群里发通知,就是正义之举呢?请同志们认真地想一想这是为什么?这是某些人在用这种鱼目混珠的方法来“钓鱼”。我想提醒同志们的是,在参加这类“纪念”活动(最好不要去参加)时,在活动现场不要乱加不明就里的微信好友或朋友圈,稍不慎,即会落入别有用心人设置的陷阱而给自己带来麻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