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声援团抗议广州公安对孙世华律师及其证人的暴行

2018年9月20日下午,广州人权律师孙世华前往广州荔湾区华林街派出所办理案子,让她没有想到是,当她要求办案民警出示证件,却被民警诬陷袭警,并遭多名警察反剪双手,掐住脖子,一度使其“满面通红、白眼上翻”。其后,她被转移至办案区,在诸多男警在场的情况下,以怀疑携带凶器被要求脱光衣服搜身,又以怀疑吸毒为由,被强制尿检。

孙世华律师在她的自述文中说道:“整个脱衣、裸身过程持续仅约二十分钟,于我,却有如一生的漫长!”

就在孙世华律师被脱衣搜身的同一天,她的委托人李小贞也同样被要求脱衣搜身;另一个遭遇脱衣检查的是女访民张五洲,警察在派出所对孙世华律师施暴时,她用手机拍下了视频,随后就被抓进了派出所办案区,被强制删除了视频的同时,也被强制接受脱衣检查。

作为一个知法守法的律师,孙世华说她是真的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无缘无故在一个派出所里被逼脱到一丝不挂。次日凌晨,孙律师前往派出所报案,并要求查看当日的监控录像,但时至今日,这个诉求都没有得到结果。

近日,孙世华律师对涉事的华林街派出所提起诉讼,然而她的三位目击证人却相继失踪,10月14日晚,证人张五洲被清远石角派出所七八个便衣警察带走,在张五洲被抓的当天,身处北京的另一位证人梁颂基,也被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用一张空白刑事拘留通知书带走,证人李小贞更是被警察多次强制传唤。10月24日,张五洲和梁颂基的代理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张五洲的会见在进行到一半时被强行终止,而梁颂基更是直接被拒绝会见。

孙世华律师及其证人的遭遇与佳士工人及声援团成员的遭遇如出一辙。

2018年5-7月,佳士科技工人要求依法组建工会,佳士公司买通黑社会,殴打工人并将他们非法解雇,工人报警却遭到警察殴打。29名工人于7月27日以“寻性滋事罪”被刑拘,其中4名工人刘鹏华、米久平、余俊聪、李展于9月3日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批捕。

8月24日,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在惠州、北京等地也遭到广东警方暴力抓捕,并被非法软禁、非法刑拘、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同样,所有被捕工人和声援团成员都被非法剥夺了会见律师的权利,代理他们案件的律师更是受到广东司法部门的威胁、恐吓,以吊销律师执照来逼迫他们放弃代理。

被非法关押的工人与孙世华律师一样,在派出所和看守所受到了非人待遇。工人兰志伟双手被反铐,警察用腿夹住他的脑袋并骑在他脖子上,粗暴地把他的双手往上吊。他的头被按在地上,疼痛剧烈,几近窒息。工人余浚聪的妻子更是被警察打到嘴角出血。在看守所,被捕工人被要求跪拜牢头,给牢头刷鞋,被牢头性骚扰,如此种种侵犯人权的行为罄竹难书,不一而足。

广东警方滥用权力、滥施暴力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我们对孙世华律师及其证人的遭遇表示强烈愤慨;对广州公安公然侮辱办案律师,侵犯证人梁颂基、张五洲和李小贞人身自由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我们要求广州警方立即停止对孙世华、梁颂基、张五洲、李小贞等人的暴行,并无罪释放被羁押的孙世华和梁颂基。

十八大以来,在政府的各类文件中,“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已经成为重中之重。在广东,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圣地,警察执法已经不受“法”的管控,他们在手无寸铁的人民群众面前不可一世,他们将自己当成了法的化身,凌驾于一切之上。难道这就是他们要交给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贺礼?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有提到:“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等等规定。

广东警察却一再知法犯法,在孙世华事件中,在深圳佳士事件中,从非法传唤到非法刑拘,从暴力执法到非法监禁,从剥夺公民会见律师的权利到公然侮辱、威胁办案律师,广东警方的种种行为,不得不让我们怀疑——广东的警察还是不是人民的警察?广东省政法委系统到底还隐藏着多少腐败官僚?

中共十八大以来,广东查处贪官人数一直高居全国榜首,平均每3天就有1个贪官落马,而主管公检法的政法系统,贪官频出也是有目共睹,他们手握权力,却以权谋私,置人民群众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顾。2016年被判处死刑的广东省前政法委书记朱明国、原广州市政法委书记的吴沙、中山市原政法委书记邓小兵、韶关市原政法委书记张志才、深圳市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以及最近落马的深圳市政法委书记李华楠等等,政法系统中的贪官一个比一个凶残,一个比一个恶毒,在如此腐败的官员手中,公检法系统中身居高位的不知道有几人能是清白?

深圳市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之流已经被清理,可是李华楠这样的继任者仍旧继续黑暗统治,暴力打压佳士维权工人;广州原政法委书记吴沙已经被绳之以法,但是秉公办案的孙世华律师却仍然被广州民警污蔑以致脱衣羞辱;朱明国这样的大老虎已被判死刑,但是被关押在深圳第二看守所的佳士工人,被关押在广州看守所的梁颂基和张五洲,以及被广州增城警方拘押的进步青年顾佳悦、徐忠良、郑永明、杨少强、尚恺等人,却一直不被允许会见律师!难道广东省政法系统已经彻底沦为法外之地?

人民群众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去。这一次,佳士工人与孙世华律师都勇敢选择向失去约束的权力说“不”。

波士顿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有这么一段话:“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2018年的广东,在暴力执法的黑警面前,在泯灭人性的酷吏面前,佳士工人声援团绝对不会对孙世华律师等人所遭遇的不公视而不见,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直到正义得到伸张。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毙于风雪,我们希望更多的正义人士加入声援的队伍,为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为孙世华律师及其证人讨回公道!

佳士工人声援团 2018年10月26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