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是对列宁主义的背叛 ——论“半外围”论者的一个重大理论错误

在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辩论中,主张中国社会性质是“半外围”的派别有一个非常错误的理论,就是“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他们从“世界体系”理论(而不是马列毛主义)出发,认为“中心国家”(即帝国主义国家)能够稳定地吸取“半外围”、“外围”国家的贡赋,因此有充足的超额利润收买工人阶级,使得整个工人阶级被改良主义所控制、丧失革命性,所以帝国主义国家内部是非常和谐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前景是渺茫的。

尤为无耻的是,他们还用流氓逻辑硬把自己主张的“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扣在持“中帝论”观点的同志身上。其流氓逻辑如下:他们自己认为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前景渺茫——主张中帝论的同志认为某国为帝国主义国家——所以主张中帝论的同志就是认为某国革命前景渺茫。这种逻辑大概只有秦侩陷害岳飞的“莫须有”的逻辑能比得上。

实际上,“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完全是对列宁主义的背叛,是“半外围”论者的一个重大理论错误。

一、“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背叛了列宁帝国主义发展不平衡的理论 

列宁帝国主义论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正是对认为帝国主义十分稳固、内部十分和谐的超帝国主义论的批判。列宁一再强调,帝国主义的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发展不平衡,就是这种发展不平衡所导致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实力对比变化,就是这种实力对比变化导致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对世界霸权、对势力范围的殊死争夺。而正是帝国主义的争霸为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了最好的机会。

列宁说:“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瓜分势力范围、利益和殖民地等等,除了以瓜分者的实力,也就是以整个经济、金融、军事等等的实力为根据外,不可能设想有其他的根据。而这些瓜分者的实力的变化又各不相同,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各个企业、各个托拉斯、各个工业部门、各个国家的发展不可能是平衡的”。列宁说:“所以,资本主义现实中的(而不是英国牧师或德国‘马克思主义者’考茨基的庸俗的小市民幻想中的——笔者按:还可加上资产阶级教授的世界体系论及其在中国的徒子徒孙——‘半外围’论者所幻想中的)‘国际帝国主义的’或‘超帝国主义的’联盟,不管形式如何,不管是一个帝国主义联盟去反对另一个帝国主义联盟,还是所有帝国主义大国结成一个总联盟,都不可避免地只会是两次战争之间的‘喘息’。和平的联盟准备着战争,同时它又是从战争中生长出来的,两者互相制约,在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的帝国主义联系和相互关系这个同一基础上,形成和平斗争形式与非和平斗争形式的彼此交替。”(引自《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下同)

因此帝国主义国家绝不是“半外围”论者所认为的那样,是靠稳定地获取半外围、外围国家的“贡赋”而内外十分稳定和谐的,是革命前途渺茫的。而恰恰是各个帝国主义国家发展不平衡——帝国主义国家根本不是铁板一块,而本身就是分大小强弱的,并且这种大小强弱是在变化中的。这种大小强弱的变化,具体来说,就是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实力上升、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实力下降。正如列宁所说:“在帝国主义时代,某些工业部门,某些资产阶级阶层,某些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但是这种发展不仅一般地更不平衡了,而且这种不平衡还特别表现在某些资本最雄厚的国家(英国)的腐朽上面。”——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正因为世界霸主地位、因为对超额利润的垄断,而更快地腐朽,从而导致实力相对新兴帝国主义国家下降。这种实力对比的变化必然使得新兴帝国主义国家要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争夺超额利润、争夺势力范围和世界霸权,这种争夺使得帝国主义的内外矛盾都越来越尖锐。特别是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外有老牌帝国主义压制、内有更加尖锐的资无矛盾(因为新兴帝国主义国家所能用来培植工人阶级中的改良主义的超额利润较少,而且在当代帝国主义条件下,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制造业更为集中,工人阶级的力量也更为强大),从而成为帝国主义的薄弱链条,成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最佳策源地。

而“半外围”论者实际上就是否定了列宁帝国主义发展不平衡的理论,否定了当今帝国主义国家中存在因实力对比的变化而引起的新兴帝国主义和老牌帝国主义的争霸(试问,不承认某国的“崛起”和“争霸”,那当代帝国主义的发展不平衡性、帝国主义之间的争霸又主要体现在哪里呢?),因此也就否定了帝国主义存在薄弱链条、存在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策源地,从而也就否定了帝国主义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一句话,实际上就是否定了列宁主义。

二、“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是对工人阶级革命性的污蔑,背叛了列宁反对机会主义、争取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路线 

“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认为垄断资产阶级的超额利润收买了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使得帝国主义工人阶级被改良主义所控制,所以帝国主义国家革命前途是渺茫的——这表面上符合列宁对帝国主义国家工人运动中机会主义根源的分析,但实际上却是对列宁观点的歪曲。列宁分析帝国主义国家工人运动机会主义的根源,恰恰是要战胜这种机会主义,而不是得出帝国主义国家工人阶级丧失革命性、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前途渺茫的结论。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明确指出:“许多工业部门中的某一部门、许多国家中的某一国家的资本家获得了垄断高额利润,在经济上就有可能把工人中的某些部分,一时甚至是工人中数量相当可观的少数收买过去,把他们拉到该部门或该国家的资产阶级方面去反对其他一切部门或国家。”这里说的是工人阶级的少数,而绝不是说整个工人阶级都被改良主义控制。列宁说:“其实,机会主义特别迅速和特别可恶的发展,决不能保证机会主义取得巩固的胜利,正象健康的身体上的恶性脓疮的迅速发展,只能加速脓疮破口而使身体恢复健康一样。在这方面最危险的是这样一些人,他们不愿意了解: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如果不同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密切联系起来,就是空话和谎言”。这里说的是帝国主义国家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是可以战胜的!列宁说:“帝国主义意味着瓜分世界而不只是剥削中国一个国家,意味着极少数最富的国家享有垄断高额利润,所以,它们在经济上就有可能去收买无产阶级的上层,从而培植、形成和巩固机会主义。不过不要把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反对机会主义的那些力量忘掉,这些力量,社会自由主义者霍布森自然是看不到的。”很明显,“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者也是看不到反对机会主义的工人阶级革命力量的。

垄断资产阶级的超额利润,从来只能收买工人阶级的“上层”,而收买不了整个工人阶级,占工人阶级多数的下层群众,是无法收买的——除非垄断资本家不赚钱、不剥削工人剩余价值。超额利润的收买、分配方式上的某些改良都改变不了工人阶级在生产关系中的根本地位,改变不了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根本对立,否则帝国主义就不成其为垄断资本主义了。而工人阶级生产剩余价值、被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的根本阶级地位不改变,工人阶级作为资产阶级掘墓人的革命性就没有改变。

像“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所认为的“超额利润收买了整个工人阶级、帝国主义国家工人阶级总体上丧失了革命性”的观点,和“西方马克思主义”、“后现代主义”所主张的“工人阶级在帝国主义国家已经消失、已经被资产阶级同化”、“帝国主义国家内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阶级矛盾”又有什么根本区别呢?事实上他们就是一丘之貉——都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机会主义。

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仍旧是受到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的阶级,是帝国主义国家劳动群众的主体。帝国主义国家工人阶级中蕴藏着深厚的革命潜力,一有机会就会爆发出来。从一战后的无产阶级革命浪潮到1968年革命,都证明了这一点。

特别是相对落后的、缺乏世界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可用于“收买”的超额利润较少,内部资无阶级矛盾就更加尖锐、工人阶级革命性更强,从而成为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在这样的薄弱环节,完全有可能率先取得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上一波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浪潮就是在落后的帝国主义国家——沙俄率先取得了突破。新一波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浪潮,也完全可能在相对落后的、成为帝国主义链条薄弱环节的帝国主义国家中率先突破。

那为什么除了沙俄,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迄今都没有胜利呢?“半外围”论者可能会这样质问。可这不能证明“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按照“渺茫论”的观点,既然工人阶级整体被收买,那帝国主义国家应该一直是一派和谐的,是不会存在重大的阶级冲突和社会危机的——历史恰恰相反,在“没有胜利”背后,是多少惊心动魄、艰苦卓绝的阶级斗争?!

按照“没有胜利就是劳动群众整体被收买、丧失革命性”的逻辑,那世界上大多数不发达国家迄今也没有取得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是不是可以说大多数不发达国家的工农群众也被收买、也丧失了革命性?!“半外围”论者不是在自相矛盾吗?

除沙俄之外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迄今没有胜利,绝不是因为工人阶级整体上丧失了革命性。而是一方面,帝国主义国家统治阶级相对更为成熟和强大,革命胜利的确难度更高;另一方面,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和大多数不发达国家革命未取得胜利同样的原因——是革命先锋队的主观原因:工人阶级先锋队上层产生机会主义、修正主义,使得革命运动偏离正确路线从而断送无产阶级革命,这是导致无产阶级革命无法胜利的根本原因。

而对机会主义、修正主义产生根源的科学认识以及反修防修的科学方法,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经过历史上长期的、反复的教训,才由毛主席(继承和发展了马列相关思想)初步总结得出的。因此要使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走向胜利,绝不能像“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那样走到否定工人阶级革命性的失败主义、取消主义邪路上,而是要在全世界无产阶级中贯彻马列毛主义反修防修的革命路线,重建扎根群众的无产阶级革命党,以此来战胜机会主义,从而充分发挥出工人阶级的革命性,争取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这才是对列宁主义的继承和发展。

“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否定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性、否定帝国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的革命性,在事实上站不住脚,在实践上走向取消主义和失败主义,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必须揭露其错误,警惕其对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误导作用。背叛列宁主义的“帝国主义国家革命渺茫论”可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