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会”无耻,“马会”永存!

一个共产党人就“北大一党员致马会信”的意见

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的精神武器,工人阶级是马克思主义的物质武器。工人阶级 40 年来,面对官僚资本家的剥削压迫,无一工会站出来勇敢维护工人阶级的权益,深圳坪山佳士工人不得不按照马克思共产党“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号召,依法组建“工人联合会”,以维护自己的政治经济权利。因此受到资本家、黑社会、劳动仲裁、反动警察、反人民的政府的联合镇压。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邱占萱岳昕等同学,勇敢地声援佳士建会工人,与工人阶级的解放斗争相结合,亦遭到反动警察、黑社会、新华社、网监、北大、家属株连等法西斯联合镇压!佳士建会工人、北大马会与法西斯,谁革命谁反动,谁反马反共反社反人民,还有疑问吗?

北大一党员就此致马会同学信(简称信),作为共产党人就《信》谈几点意见:

1、《信》说马会“一错再错”。马会与工农相结合,声援佳士建会工人,到底是谁错?如果马会不与工人运动结合,躲在“书斋里”,还是马克思主义的马会吗?是声援佳士建会工人的马会错了,还是镇压北大马会的法西斯错了?难道任凭法西斯镇压佳士建会工人,马会学生不支持“迎难而退”,才“不错”吗?是非不分!马克思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马会没有错,有何“知错不改”?《信》跟着修正主义、资本家、法西斯,认为马会支持佳士建会工人“有错”,为联合镇压建会工人和声援学生的法西斯辨白。

2、《信》说,北大马会被改组,是“马会同学违反了学校纪律,……背离了马学会组建和你们入会的初心!”学校纪律有“不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结合”吗?有“不准学生与工农群众结合”吗?没有,马会没有违反校纪。如果北大校纪公开宣布“不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不准学生与工农群众结合”,马会同学就承认“有错”,北大校方敢吗?北大把继承革命先驱李大钊作为入会初心的马会,非法改组为“不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不准与工农群众结合”的鹿会,在如此原则问题上,“谁错”还有疑问吗?《信》把北大非法改组马会为鹿会,归结为马会违反校纪是颠倒黑白,为鹿会张目。

3、《信》说,“马学会应该是维护北大校园秩序、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一支重要力量,这次反倒变成了一种不稳定的因素。”我们的时代,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秩序与稳定,也有剥削阶级的秩序与稳定,马会影响了谁的秩序与稳定?北大马会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道路,与工农群众相结合,支持佳士工人依《工会法》2、3 条组建工会,如果破坏了“校园秩序”“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难道不是说明“北大校园”“社会和国家”反马克思主义反工农大众、反共产党人李大钊的初心、反《宪法》第 1 条的犯罪吗?《信》不分哪个阶级的“秩序与稳定”,实质是维护官僚资产阶级的秩序与稳定,指责马会破坏了反共反社反人民的资产阶级的秩序与稳定,《信》的立场是资产阶级的。

4、《信》说,“马会同学是真心实意地学习和践行马克思主义,那么,这件事本身对于你们来说,是一次学习马克思主义最好的机会,如搞得好,必将毕生受用。”《信》说马会同学不是真心实意践行马克思主义,没有“搞得好”。北大马会支持佳士工人组建工会,与中国革命的实际和工农群众结合,还不算“真心实意践行马克思主义”,那什么叫“真心实意”呢?难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鹿会,才是“真心实意”践行马克思主义吗?马会受到中修叛徒法西斯等联合镇压,中修叛徒不顾披着的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外衣,对马会痛下杀手,进行绑架和改组等,就是马会“真心实意的践行马克思主义”的最好证明!

5、《信》说,马会“有着大多数青年人天生具有的弱点:天真,幼稚,还具有北大学子独有的自高、自大、自负、自傲的特点。社会上的肤浅、浮躁、浮夸和低俗、媚俗、庸俗的坏风气,不可避免地也影响了你们。”北大马会支持佳士工人依法建立工人联合会,真心实意践行马克思主义无产者联合起来,打碎旧世界,这天真吗?马会深入工农群众,是瞧不起工农群众夸大自己的“自大”吗?马会与工农群众结合“低俗”吗?难道与官僚资本家结合才“老练”“谦虚”“崇高”吗,但这绝不是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崇高”!

6、《信》说,“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不真正与工农群众相结合,只知道背诵马克思主义的词句,很可能成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氢气球!很可能成为不辨方向、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只会蛮干的莽撞汉!”马会学习马克思主义,支持佳士工人建立工人联合会,真正与工农结合,践行“无产者联合起来”,怎么就“不辩方向、不识大体、不顾大局”了?难道要马会与官僚资本家结合,反对佳士工人组建工会,才算“辩方向、识大体、顾大局”,才算“掌握马克思主义”吗?世界上决有这样的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

7、《信》说,某某指出,“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把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作为看家本领,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以训导北大马会。某们 40 年来没有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证明过任何一个观点、一个路线、一项政策,都是形而上学的罗列忽悠欺骗;他们对依法建立“工人联合会”的佳士工人进行无情的镇压,确保佳士资本家 8.20 建立伪工会(资会),他们是“老老实实”地国内外资产阶级代理人;他们毫不动摇地消灭产生才百年的现代先进的社会主义劳动群众公有制,实行几百年前旧有的传统腐朽的资本家私有制,使四个现代化被迟滞百年以上,封资修一切腐朽的东西都在中国实现了“伟大复兴”,他们是共产党的叛徒民族败类反共反社反人民的反动派,以他们的话为训,不是堕落成为叛徒民族败类的同类吗!

8、《信》说,“列宁中学学习成绩很优秀,进入喀山大学法律系学习,不久是因为参加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并遭到了逮捕和流放,他不是不愿意在校读书学习的。”“斯大林在中学读书被学校开除。”难道马会同学是不愿意在校读书吗?马会同学因为支持佳士工人依法建立工人联合会,而遭北大“退学”开除,不准马会学生在校读书,与喀山大学反动派开除列宁异曲同工!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史将记住反动派的这一罪行。

9、《信》还是肯定了马会同学,“好学上进,积极进取,追求政治清明、干部清廉和社会进步,把学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与社会实践结合起来,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政治,关心劳动人民的疾苦,信仰马克思主义真理和拥护社会主义道路的,与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不一样;与那种只想个人、为个人,不为国家和民族考虑的所谓‘精致的个人主义者’也不一样;也与没有生活目标、混日子、跟着感觉走,随波逐流之辈更不一样。

你们是有抱负、有理想、有信仰,敢闯敢干和立志为祖国和民族做出贡献的好青年!”这才是对北大马会中肯的评价,共产党人不反对一切,只反对错误的东西!

10、北大马会不怕批评,如果马会一批评就倒,那还需要动用警察、黑社会、学校保卫部、网监等联合镇压吗?北大马会欢迎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运用马克思主义进行任何具体的批评,哪一个事情、文章、讲话和观点,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错,怎样做正确?才是共产党人革命同志式的帮助,但是不需要无端的抽象指责,“一错再错”“违反校纪”“天真低俗”“不识大体”等等。以上供《信》的作者参考。

北大马会因为把马克思主义与工农群众相结合,支持佳士工人建立工人联合会,反对官僚资本家的“资会”(伪工会),反对改组为空谈马列不与工农革命是结合的“鹿会”(假马会),遭到身披共产党外衣消灭公有制发展私有制的“私产党”(假共产党)等反共反社反人民的法西斯联合镇压,说明马会触到了反动派的要害,好得很!工人阶级在斗争中,往往不是一次接一次的直接胜利,而是在斗争中一次比一次扩大的联合,走向胜利!正义一定战胜反动,马会的旗帜永远在共和国的大地上飘扬!

  鹿会无耻,资会无耻,私产党无耻,马会永存,工会永存,共产党永存!

One thought on ““鹿会”无耻,“马会”永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