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叛徒:几个苍蝇嗡嗡叫

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 (毛泽东)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伟大的时代孕育伟大的阶级,伟大的阶级进行着伟大的斗争,这斗争的镜子中折射出的便是革命者不同的品格,检验出的便是每一个立志投身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同志,是否拥有钢铁般的意志,和在任何环境下都不屈不挠地坚持斗争的决心!佳士斗争就是这样的一面照妖镜,我们看到,当大多数同志仍挺立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践行对无产阶级的忠诚时,部分“同志”已经悄然背离了革命的金光大道。这些叛徒嘲讽,嗤笑,辱骂,诋毁无产阶级的事业,手忙脚乱地拍干净自己身上的革命灰尘,把昨天的信任当成今天的功劳,毫不客气地充当起资产阶级的看门狗和急先锋来了。

我们知道,叛徒本身就是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在马克思主义彻底地战胜自由主义,坚强有力的革命集体形成之前,叛徒的概念也是模糊的。而这些人对革命的危害极大,在一次次地抓捕,拘禁,休学的背后,有着多少叛徒的贡献?又有着多少叛徒的出卖?值此JS斗争一周年就快到来之际,我们必须总结血的教训,对革命进程中这一特殊现象做出系统的反思,以与所有叛徒进行最彻底的决裂!

一 什么是叛徒?

在中国,叛徒是一个历史的概念,叛徒的耻辱史与革命的血泪史紧密交织在一起,红岩烈士的狱中八条,最后一条就是“严惩叛徒,特务”。中共一大就出了三个著名的叛徒:张国焘,陈公博,周佛海,他们为了一己之荣华富贵,投靠国民党,背叛了自己所属的阶级。我们说,但凡是背叛自己所依附的阶级,并作出敌对行为的人,就是叛徒!不应当简单把他们理解为“告密者”,叛徒首先是在思想上背叛革命,背叛无产阶级,其次在行动上不得不沦为爪牙和走狗。

由于政治高压,由于国家机器掌握着暴力,革命者自身的不成熟与软弱等种种原因,一部分曾经的革命者选择丢掉信仰,把红旗踩在自己的脚下,他们是无产阶级的叛徒;而又由于群众运动,特别是工人运动的发展,左翼走向联合与成熟,革命的需要逐渐上升为社会生活中人民的第一需要,又会有资产阶级政府中的一些人勇于革除自己的腐朽与落后,转到革命队伍的方面来,他们是资产阶级的叛徒。可见,叛徒是阶级斗争的产物,这个斗争既是现实生活中两大对立阶级的斗争,又是反映在人的头脑中两条思想路线的斗争。然而,资产阶级的叛徒总是越来越多,直到整个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转到无产阶级的方面来,而无产阶级的叛徒却总是随着革命进程的发展越来越少,每一个无产阶级的叛徒都把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不断散发着臭气,以警后人!

二 为什么革命过程中会有叛徒出现?

革命是神圣的事业,叛徒却是个刺耳的字眼,没有人愿意背上叛徒的骂名。可当叛变的行为已经发生,曾经的同志或是公开诋毁,或是暗箭伤人,我们该怎样理解这个事实?为什么曾经高喊着“三年之内,定叫红遍”的同志,如今却开始推销起股票和期货?为什么看着大街上工人流离失所而偷偷抹泪的同志,如今却给国家扶贫政策唱起了赞美诗?为什么曾满怀热情地宣传马列主义的同志,如今却恶毒地诅咒它的影响力消失?这些问题的答案,不应从头脑中去寻找,不应回以一句“被洗脑了”的空话,而应当从现实的生活中去寻找。我们是唯物主义者,人的转变,尤其是从思想上发生的转变绝非无根之萍,它一定是现实的物质利益冲突的反应,是把要个人前途还是要阶级解放的判断题改了答案。倘若参与革命的动力是不杂任何私心的,是无条件的,个人甘当革命的铺路石和垫脚石,那自然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不惧严刑拷打,不惧威逼利诱,因为这样的革命者,就如同无产阶级一样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相反,各种个人利益的牵绊如果不革除掉,就会为未来的叛变埋下导火索。

更具体地说,革命的道路只有一条,但机会主义的道路却有千万条,在形形色色地叛徒身上,我们看到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革命动机与动力:或是出于对勾心斗角旧生活的厌倦,对小资产阶级将要面临的高昂房价、失业大潮的逃避;或是出于了解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希望在历史大潮中完成个人价值的实现;或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对底层苦难的同情,见不得工人苦,想要施舍帮助,满足自己的同理心;或是出于对某个人的信赖与依靠,跟着个人走而不是跟着原则走,等等,不一而足。如果说刚刚接触到这个事业,带着私心杂念无可厚非,毕竟每个革命者都在资产阶级社会中浸泡过多年,但若不在斗争中克服掉,这必然会成为阿喀琉斯之踵。精明的资产阶级绝不会放过这一点,他们会抓住革命者的每一个弱点将其放大,这样的手段我们常称之为“诛心“。恐吓,利诱,亲情,前途等等……每一种手段都是为革命者量身定制的,是在资产阶级镇压无产阶级多年的经验教训中总结出来的。

你想逃避旧生活的勾心斗角,又贪恋旧生活的舒适?警察给你保障,只要你不继续干革命,就会给你保研名额,还让你衣食无忧。你想实现自己的价值?来吧,团委学工部就是你大展宏图的舞台。你同情底层工人的惨状?我就把社会改良的成果一项项拿给你看,告诉你底层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惨。你是出于信任某个个人?好啊,那个人都招了,你还不招吗?于是乎内外一夹攻,拿革命利益换取个人地位也就不是那么愧疚了,一个无产阶级的战士就这样被自己打倒为叛徒。我们绝不会去责备敌人的手段太阴险,阶级斗争不是请客吃饭,都会为了本阶级的利益不择手段,一个革命者被打倒,决定性的因素是内因,否则如何解释有些同志经历的考验更加残酷,为何没有被打倒呢?

尤为需要注意的是,叛徒中有这样两类人,他们的出发点并不同。一类人是混迹在革命队伍中的投机分子,嘴上喊着革命的口号,心里没有一分钟想过无产阶级要胜利,满脑子都是个人野心和私欲,都是权谋之术,和蝇营狗苟见不得人的勾当;另一类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同路人,他们曾经真正选择过革命,但当与自己的个人利益冲突时又选择了退却,乃至于彻底投到资产阶级那一边去。是不是第二类比第一类更值得同情呢?不,绝不是这样,对落后性的任何一点同情,都是对无产阶级的犯罪!

三 叛徒们喜欢戴什么样的面具遮掩自己?

叛徒是不会自称为叛徒的,否则就既在群众中失去了影响,又在主子那里失去了利用价值。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评价法国民主党人的一段话放在叛徒身上再适合不过了:(他们)逃出最可耻的失败时总是洁白无瑕,正像他进入这种失败时是纯洁无辜一样。叛徒们千篇一律地叫喊着,不是我错了,是革命错了,我们来看看他们怎样为自己提出具体的辩护:

“我曾经是被裹挟着,蒙骗着参加革命的,现在我知道了真相“——这真是撇开的干干净净!这就像拿着一本未成年人保护法,宣布从今天开始自己满了16岁一样,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了一个莫须有的逼着人参加革命的组织上,似乎是这个组织煞费苦心地编造了一种悲惨的社会现实,编造了整个社会中工人普遍的无权的现状,只为欺骗某一个人去参加革命一样。马克思主义就这样被抽掉了自己的物质基础,沦为新时代的法轮功和保险推销。更何况,叛徒们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反思自身的革命主体性后,对无产阶级所做出的庄严承诺,还墨迹未干呢,就已经要急着撕毁这份不光彩的记录了。如果不是人格分裂,那就是又蠢又坏。

“我需要一些时间冷静思考,自己做一些探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在离开革命队伍后,还能真正做到“自己做一些探索”,那我们绝对拍手欢迎。问题就在于,这样的冷静思考是在书斋里思考,是拒绝了革命实践的思考,是把“想不清楚”和“革命实践“对立起来,自觉地进行逃避。曾经有一个叛徒,被当面质问离开革命后想做什么?第一次,回答是想要自己进工厂打工看看;第二次,就变成了没想清楚;第三次,已经连阶级分析都不承认了。哪里是什么想不清楚呢?哪里是什么缺乏调查呢?无非是丢掉了阶级立场后,又拿认识不足替自己遮掩罢了,这么精于规划自己的未来,认识恐怕比谁都清楚。

“社会现实没有想象的这么糟糕,扶贫政策卓有成效“——小资产阶级所处的社会现实和无产阶级所处的社会现实并不一样,前者在咖啡店纠结是拿铁还是卡布奇诺的时候,后者还吃着两个馒头一两咸菜。马克思主义决不是社会改良主义,革命者不满足于施舍而来的一点收入的提高,不满足于经济上的补偿(并且这种补偿会很快被通货膨胀抵消掉),革命要摧毁的就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是要改变千百万工人群众在政治上的无权地位!更不要说,扶贫作为资金再分配,在层层盘剥,权钱交易后,落到底层人民手中的还剩多少呢?

“立场没有对错,应该多考虑现实问题 “——这是典型的拿折衷主义为自己做辩护,资产阶级立场和无产阶级立场没有优劣,没有高下之分,至于我站在哪一边呢?一切随条件和时间的变化而变化(那当然是站在强的那一边了!),这就是叛徒们所昼思夜想的现实问题的答案。在这里,阶级的爱憎不见了,理想和信仰破碎了,无产阶级必然推翻资产阶级,私有制必然消亡的历史趋势不见了,剩下的是一具自私自利的躯壳在计算着怎样使我的利益能最大化而已,这真是最现实的!

“帮工人是情分,不帮是本分“——窃以为,这句话最能体现自私自利的叛徒心理。我为什么要帮工人呢?我本可以不帮,我是在布施。但这样因果就完全颠倒过来了,究竟是劳动者用双手创造了这个世界,还是慈善家们用自己的钱袋子支撑起社会的良心?叛徒们完全不会想到,对真正的革命者而言,为工人阶级谋解放不需要理由,坦荡的战士心中又怎么会装着一杆秤呢?

四 叛徒有怎样的特点?

见《革命中的雏鹰与苍蝇》第三节,苍蝇的可憎面目(http://youthxianfeng.tk/cyhcy/

他们工于心计,精于算计。每当革命形势一片大好时,他们就在队伍里面混得风生水起:天天唱高调,三句不离理想信念,三句不离底层立场;批评别人时异常积极,自我批评时感觉良好。顾顺章在党内往上爬的时候,开会时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连周恩来都不怎么放在眼里。而每当革命形势陷入低潮,或者自己在队伍中受到批评,混不下去了,他们就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开始瞻前顾后、审时度势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摆出这样的论调:要“看清形势”,要“独立思考”,要“冷静下来反思”云云。但事实上,这不过是他们为了自己的个人前途在打小算盘。

他们两面三刀,阴险虚伪。在组织中,他们从不老实交代自己的思想问题,看似和和气气,实则城府很深,当面逢迎,背后捅刀子。他们表面上忠心耿耿,天天“组织原则”挂在嘴边,实际上在背后拉帮结派,搞一些团团伙伙。在组织内部,他们整天强调纯真的革命友谊,对同志要绝对信任;而一旦被捕,就干出卖同志、“老实交代”的勾当,还一边叫嚷着“既不记恨别人出卖我,也不惭愧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们厚颜无耻,自甘堕落。叛变革命后,他们不但不感到羞愧,反而给自己找出一堆顺坡下驴的理由,强调自己是迫不得已,终于“幡然悔悟”;有的甚至声称自己从一开始就是被裹挟的,自己从来就没有对革命的一点信念。进一步,他们会厚颜无耻地创造一大堆新理论为自己辩护。什么“儒家经典是我的根本信念”,什么“自己其实就是少数人个人野心的牺牲品”,什么“你们都是打着无产阶级的旗号”……各种奇谈怪论纷纷出炉,无非就是想证明自己“毫不羞愧”于自己的叛变行为。

他们自命不凡,唯我独尊。这些叛徒看不到群众奋起反抗的可能,看不到革命胜利的希望,甚至大言不惭自己能够想出乃至带领人民走出困境,只要假以时日,只要“自己来探索”,只要“保留革命的火种”,就能挽狂澜于既倒,开辟一条历史性的全新的道路来。说到底,他们从来不相信群众,不愿意依靠群众,他们眼中的革命无非是少数精英的“革命”,一旦这些精英叛变了,革命自然就没有希望了,就只能靠他们这些精英继续探索了。怎么探索呢?自然是跑到敌人的怀抱中,捧着一本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去“探索”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五 叛徒已经自觉地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上

离开革命队伍,出卖完同志后,叛徒们并没有回到原子化的生活中,像他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回到“正常的轨道上“。这不过是一厢情愿地,不切实际地幻想而已,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也不允许它这样做,而是要求把这些好用的棋子所能发挥的价值最大化(对于这些出卖了灵魂给魔鬼的人,又有什么拒绝的资格呢?无论主观想法如何,只能是越陷越深)。于是乎,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番奇特的景象:原本怯懦、软弱的叛徒,在统治阶级的撑腰下又重新有了底气,开始公开数落起革命者的不是了;因为自私自利而退出的叛徒们,又在统治阶级的统一指挥下,高度组织化起来了。无论是线上的钓鱼和套话,还是”深入开展群众工作“一点点地把不明真相的小白劝退,叛徒们的工作不可谓没有成效,并且因为得到统治阶级的奖赏而更加干劲十足。在微信群中,一个叛徒说完话,立刻会有另一个叛徒充当捧哏,你刚证明完人必须考虑个人前途,我就出来给太平盛世唱赞歌。就是在这样的循环往复地过程中,叛徒们作恶越来越多,行为越来越自觉,从一开始被动完成任务,到后来主动请缨刺探情报当说客(在旁边装作路人偷听同志之间的聊天!),可以说叛徒已渐渐沦落为资产阶级的御用文人与打手附庸了。

让我们进一步看看叛徒与资产阶级之间所做的利益交换吧!复旦的性少数社团被学生信息员所监控,而叛徒则是收集着曾经的同志现在的行动表现,并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信息都一五一十汇报上去,甚至详细到走路习惯,口头禅以方便下一次地打压行动。除此之外,叛徒们越来越具有五毛所具有的一切特点,例如唱赞歌,转发官方推送,宣传民族政策有多好,或者是当有新的维权事件爆发时当众洗地,开脱责任。而作为回报,叛徒们拿到的是什么呢?对于家庭困难的,学费无忧,自有学校保底;而无论想保研到哪个系,哪个导师的名下,警察都能为你居中调和,先内定保研的名额,甚至许诺进最好的名师实验室,或者直接成为学校学工部的中层干部。从以上的事实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叛徒已经自绝于人民,彻底沦落为官僚资产阶级的走狗。

结语:我们对叛徒的态度

在革命事业中,叛徒往往比敌人更可恨,敌人不论使用再怎么卑鄙的手段,都不足为奇,因为他们是敌人,可叛徒,曾经就是两肋插刀的同志,他们在口头上承认革命,但实际上却背叛革命。我们应该对叛徒抱以什么样的态度呢?要知道,任何一点落后都不值得同情,无产阶级的事业中容不进一点沙子,我们绝不能抱着“这些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想法,进行无原则的调和!有些同志所谓的,会把人推到对立面,没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正是在进行这种无原则的调和。这些同志不懂得,只有经过政治上彻底的批判和反思后仍愿意心向革命的人才能团结,纵容背叛行为,弯腰以求和谐,求不来团结,而只会造成破坏与倒退。真正的无产阶级战士,应当立场鲜明,爱憎分明,擦亮火眼金睛,对任何意义上的叛变行为予以最坚决的唾弃,与叛徒做最彻底的决裂!当然,我们不应忘记,叛徒的出现是革命的集体还不成熟的体现,在立场鲜明的前提下,我们才能真正沉下来,反思每一个叛徒出现的具体原因,在集体中的土壤究竟是什么?不以这样严谨求实的态度,便几乎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进步。

对那些背离事业而良知尚存的曾经同志,请不要越陷越深,请经过触底的反思和悔过,断绝那鬼一样的生活。而自绝于人民的忠心耿耿的叛徒鹰犬,你们的政治品格已经被人民群众唾弃在脚下,现在飞扬跋扈,但人民的审判永远也躲不掉!让每一个同志不光在与敌人的斗争中,还在与叛徒的斗争中成长为真正的无产阶级战士!

大江东去浪淘沙

千回万转势更大

历史的渣滓沉水底

英雄成长在红旗下

同志们哎 握紧枪

誓把那旧世界彻底打垮

嘿 彻底打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