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日李元柱,戴会芳,王贵霞三位工友直播实录

11月9日,全国各地二十余名支持佳士工人的社会正义人士、高校毕业生被警察暴力抓捕,白色恐怖笼罩着广东。其中就包括曾经沈梦雨在日弘厂的同事、朋友李元柱、戴会芳、王贵霞。

这些工人同胞们在警局被暴力对待,甚至被逼迫污蔑沈梦雨。他们在看守所里受到了极其不公正的待遇。然而他们没有为暴力屈服,而是坚持出来斗争,澄清在狱中发生的事情。他们经历的相似性同时也揭开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广东警方想用这种暴力逼供的方式,为沈梦雨扣上一个完全不存在的罪名,从而抓住“核心分子”;然后再告知公众,其他支持佳士工人的都是所谓“外围不知情的成员”。

下面看我们的工人同胞们所遭受的待遇,以及他们在狱中的所见所闻。

戴会芳说:“11月9日那天,警察突然把我带到宿舍楼下,我一直在喊警察非法扣人啦!路上行人在拍照录像,他们就拦住群众,不让她们走,还要求她们把录的视频给删了,不然不让走。有女孩子在那边录像,然后他们就拦住他不让他睡拍照。录像。拍照的话,他们发了已经发了朋友圈,他也让他删除。然后还说叫当地的派出所过来。他们就是怕自己的不法行为给发到网上去。”

问题1:我看到你的文章里写的是他们给你铐上了手铐,你能讲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吗@戴会芳?

戴会芳:当时的话我在刚开始我是在刷牙,然后就听到有敲门声。就把门打开,我问他是谁,他说是公安的,然后我就把门打开,我一打开他们就往里面冲。然后我就说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有没有搜查令,如果没有搜查令的话,那你们这是非法入侵。然后他们就把我逼到厨房去,我说你们非法入侵的话,我要拍照。他们把我逼到厨房,然后我刚拿出手机,然后他们就把我的手机抢过去了,然后把我摁在床上用手铐反手给我铐上了。铐上以后就拿了一个那些传唤证还有搜查令,然后他说这些都证件都是齐了的,然后就把我带到楼下去。

他们把我铐起来的时候,然后我再喊我就喊抢劫啊,好想将那些什么我什么都喊嘛,然后我就把我楼对面一个男孩子给喊过来了,那个男孩子他还拿了一把刀,然后他就冲过来了,然后那些警察就想把他轰走,说这事警察不让他参与,然后把他给叫走了。

1109亲历者李元柱:是的,就像戴会芳一样。警察的行为都是非法的第一非法闯入我的住处二强行控制。朱反手带上手铐,然后非法搜查我的个人物品出示的所谓的警官证都是一晃而过,而且给我的搜查证上面都是空白的地址,还有涂改。

当时晚上九号的晚上二十三点。当时我听到房间外面有动静,刚好我换好衣服。正要去上夜班,这就在我开门的一瞬间,黑警直接冲了进来,六个人直接强行将我控制住反手戴上手铐。当时我就质问他们。你们是谁,为什么要非法闯进我的房间,我犯了什么事情我犯了什么罪。对方就说他们是警察匆匆地晃了一下警官证,我什么都没有看清楚。然后拿出一张空白的搜查证,而且上面我的房间号是经过涂改的。还让我签字,还说我涉嫌寻衅滋事,我说你们冲到我家里来我怎么是寻衅滋事了。 他们一直鬼鬼祟祟的。中间在争吵的过程当中,他们把房门紧闭,生怕引起邻居的警觉引起别人注意。

戴会芳:他们当时把我们带到大沙地刑警大队的时候。当时的话都没有怎么问,什么罪都没有说,全程都是在说沈梦雨。他说什么沈梦雨是组织有预谋的,然后还说我们是加入什么非法组织。

李元柱:他们为了污蔑沈梦雨,简直不择手段,利用诱供逼供的手段对付工人,然后让他们指认沈梦雨是有非法组织的。

问题2:为什么污蔑梦雨?

李元柱:因为沈梦雨在佳士事件当中,积极地为工人谋求权益。因为梦雨是大学生,却在佳士维权中承载了第一线。

1109亲历者王贵霞:就像那些有正义感的学生过来一样,那些学生声援工人为工人争取利益,然后回到学校之后被打压被被学校里面约谈。甚至有的都被失踪。

沈梦雨当时在我们日弘的时候,作为一个协商代表为我们日红。所有的员工也是争取了一个很大的利益之后到了。到了深圳去声援阿,家是工人。然后现在他们这些。黑恶势力就是就是害怕有人来给工人维权,有人来组织工人。

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成了资本家的打手成了资本家的帮凶,他们就害怕工人起来。

戴会芳:而且当时他们在审讯的时候就说梦雨,降低学历进入工厂就是有目的的,还说她去当谈判代表就是,就是有组织的就说她为了要当上谈判代表让我们大家都去支持他。但其实不是,是我们自己推举她做谈判代表。在整个审讯的的过程中,他们还拿了几张图片让我指正。当时的话我看到了梦雨的图片,我说这是我们的谈判代表。

接着他们就拿了一份指认口供指认书就说我。这只是认识梦雨是818事件寻衅滋事的犯罪嫌疑人之一,而且还在下面强调我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还有灯光明亮的情况下,确认沈梦雨就是寻衅滋事的犯罪嫌疑人之一,而且还要诬蔑梦雨。

李元柱:一段时间内更是不断地拉扯我的衣服,踢我的脚,不写保证书就别想出去,让我精神几近崩溃。

戴会芳:当时我只是看着图片指出他是沈梦雨,就我们的谈判代表,但是我从来没有指认过他是818事件寻衅滋事的嫌疑人之一,因为我并不知道818。发生了什么。而且那时候梦雨早已经不在深圳了。当时我也很纳闷,8•18究竟是什么事情,我问他们,他们却不明说。就是一直在强调什么与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在在做这些事情。而且还说。梦雨是为了要发展我,然后还说,他还没有带我去见大头目什么的,反正这些分明就是污蔑的话。

问题3:@李元柱11.09亲历者 你可以讲讲你当时被逼供诱供的场景吗?

李元柱:近30小时没睡觉,我如实回答他就说我说谎,我气到不行沉默时,他们就说我傻了聋了。

戴会芳:他们一直在强调,按照他们的口径来,他们只会说,你干了什么自己心里知道。

李元柱:还说他们警察多么多么牛逼,说之前一个国家级运动员过了十五堂都不说,但是他去了。就用了一招到人就老实了,他就让他的小孩儿给他打电话。

不断拿父母的家庭来让我按照他们说的这些去污蔑沈梦雨。露出狰狞的面容,还把自己的手指掰得啪啪直响。当时我被他们固定在审讯椅上双脚被控制不能动。

中间在我要休息的时候。他们搬着凳子坐在我身边,不光拉扯我的衣服还踢我的脚。可是我在日弘机电的时间并不长,和梦雨只是普通朋友。

中间一直欺骗我们说沈梦雨什么都招了,说他利用完我们然后把我们卖了。说我们傻逼一样还在这里傻傻的,说沈梦雨拿着境外的资金每个每一天都有十几万。

后面我才明白黑警以示先寻衅滋事的理由将我强行抓回去就是一个借口,其目的就是为了,从我的身上找出他们所谓的证据污蔑梦雨。

戴会芳:是的,一直对我进行疲劳审讯,还多次强调,梦雨已经被控制住了,她什么都招了。

(李元柱账号被封,李元柱用小号和大家开始交流)

李元柱:黑警在审讯的过程当中怎么说呢。长达近三十个小时未睡的情况下,当时。第一个心里非常害怕,第二个整个精神可以说处在崩溃的边缘。

问题4:那你当时被疲劳审讯,他们是不是逼你写下什么材料了?

李元柱:除了污蔑神梦雨,说她拿境外的钱,每天拿十几万。还有就是进厂她隐瞒大学生的学历进厂就是为了搞事情。就是骗我们这些傻傻的工人,而且利用完我们之后就把我们给卖了。

更是拿不断地拿父母拿家庭来逼我就范。中间更是大量的恐吓手段,语言侮辱、拉扯衣服,踢我的脚。

就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黑警怎么说我就怎么写。

以这样的方式可以仅拿到了他们所谓的证据去污蔑沈梦雨。

中间黑警还讲现在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当年毛主席发展社会主义社会是完全错误的。说现在的生活多好哇。

还讲封建迷信那一套。说中国现在在上升期至少还会再上升五十年说什么现在在老板开厂都要找找大仙开光。也学了,阴阳五行,太极八卦,这才是真正的国学。他们哪里对得起人民警察的称谓,他们和国民党的特务没什么分别。

总是以他们肮脏的内心。去想象梦雨是大学生,怎么可能向我们一样普通打工仔一样,做个流水线的工人。说梦与家境优越,人家凭什么进厂。人家是中大的高材生,凭什么向你们普通打工仔一样,坐着又脏又累的活。他们就是觉得,梦雨高学历就应该在她应该在的阶级,不然就是有预谋的。那些黑警非常的龌龊,还说你觉得梦雨漂亮吗,怎么怎么样的。领导说他知道我和她没关系,说不关你的事你放心好啦,写个保证书保证你没事。

在审讯等会儿后面来了一个他们所谓的领导。就说实际情况他们了解,只要我写个保证书就可以出去了。

是呀,人民警察这个称谓,以前是多么的高尚。我小的时候也想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可是现在……

是的,在后面,我知道梦雨是中大的大学生的时候。我也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他会这么的无私,当时也是不能理解,但后面我看了她写的文章上面是她的自白书,她是一个无私的人。因为毛主席的好学生,真真正正为工人谋福利办实事的。

问题5:当时他们逼供诱供让你写下那些东西之后,你第一时间站出来,我们真的很敬佩。可以讲讲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吗?

李元柱:我当时在想,是我自己昧着良心当然出于害怕。没准自己的良心作了颠倒黑白,侮辱污蔑他人的事情。

这是我自己犯下的错。不管怎么样。不管不管有什么事情也不能去颠倒黑白,去突破做人的底线去污蔑他人。

所以要站出来还梦雨清白,承认自己的错误,揭露广东黑警。

我也知道我这样做的后果,也许会非常严重,但是。我不会退缩,尽管我害怕。这是自己犯的错误自己就要承担。不然以后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梦雨,如何面对自己的良知。

问题6:后来呢?我看到你的自白说是自己前几天被开除了?怎么回事?

(群被封了,大家赶紧建了新群,大家热情很高,不一会儿有聚集了几百人。)

李元柱:在做11月9日被抓之后,很快在11月19号的时候当天上午就有两拨警察来工厂里面找我。

第一波警察是东区派出所的新乡的一个副所长。他说他有义务过来。过来教育我是他的职责是打击违法犯罪,但更重要的职责是预防违法犯罪。我就问他,我哪里有违法犯罪了,我有违法犯罪吗。派出所的警察走了之后没过十分钟又来了一波警察。他说他们是黄浦分局的。来换我的手机当时在11月9号的时候他们扣留了我两部手机。这波警察来了之后态度更是嚣张。手机直接甩给我,就让我签字,我说我手机,什么都没看。现在开不了机,你让我如何确认这手机的好坏,我怎么签字?

之后他们有一个就说啊,他们也是打工的,不要为难他们,他们只是来给我送手机。

到底是谁为难谁,谁给我一个普通打工的,我敢为难你们警察?

这就是11月19号当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就在11月19号之后。在工厂里面关于我的流言四起说我杀人、强奸、放火、黄赌毒。我在11月20号的当天就向公司和工会反映要求调查恢复我的名誉。在21号,公司下班的时候公司的人事科长找到我说。公司要和我协商离职,因为有不断的有警察来公司。在公司产生了不良影响。我就说这不关我的事情,我不会去的。

然后再是第二天也就是11月22日。

在11月22日一上班立马被人事科长。通知单方面解除劳务关系,要我立马收拾东西立马离开工厂,我不同意我要求工会介入。

我给石总打电话,然后在当天上午的十点十分左右等我,和我们工厂的人事以及工会主席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办公室的会议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当时会议室力里面有劳动监察的。有工会的有街道的领导还有警察,里面一共有十几个人,摆明了就是一场鸿门宴。

李元柱:首先劳动监察大队的人就说,公司给了给出了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书,而且也给出了理由。有问题的话,你就可以去仲裁了。

徐总来的人面对我的诉求:1、有人诋毁我2、工会我们本厂的工会主席不作为,面对我的这两个问题。他居然置之不理说先解决劳资纠纷。而且最后讲着讲着他自己跑了不见了人影。

大家谈到11:20左右,因为没有无法交谈了我就要走。就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三名黑警冲上来直接将我扑倒在地。赶紧按着我的头把我的腰带解开。把我的鞋带解开用鞋带把我双手双脚反绑。然后三个人就这样把我抬出了办公室丢到了警车上,拉回了东区派出所。黑警越权介入劳资纠纷暴力执法。

我进入派出所的时候,当时右脚。有五厘米的红肿,伤痕手臂发麻,胳膊上多处破皮。到达派出所的时候直接飞进直接强行的对我进行搜身收缴了我的个人物品。在派出所内这些黑警始终不还给我,始终不让我穿鞋。

当时在工厂的会议室里面,我被五花大绑的被他们强行带回了派出所。东区派出所的黑警,没有任何理由。直接用暴力手段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直接用暴力手段将我带回派出所。这些黑警就是为这边的工厂看家护院的。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这整个一系列的事件就是广州警方针对我。在11月13号的我的个人声明之后对我进行了一进行了一系列的打击报复。广东的警方就是幕后黑手。

整个过程当中,我没有做错。

我们就要勇敢的站出来。为自己维权被公认为全揭露广东黑警的无耻行为。

希望社会上的正义人士正义的学生。能够关心支持佳士维权。

工人苦难深重,要自己勇敢的站出来维权。这一这在近期经历的这些事情当中。我也算看清楚了。现在的法治是多么的虚伪,警察是多么的猖狂,工厂是怎么对待这些工人的,工会那更是扯淡。

我们不仅要做全面深刻的揭露。更要有能够行动起来,能够让这些黑警看到。我们工人学生也不是好欺负的。

就像北大的被强制休学的学生一样,我们可以打一起打广东警方的电话一起给他们发明信片去质问他们。

这些黑警必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我这几天一直在打12389,但是这个电话非常难打通。但是我会持续的打,也希望大家一起,我们共同努力。再次感谢我们北大各个高校的优秀学子和社会各界正义人士。

接下来大家一起努力吧,共同解救我们的同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