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名校硕士关注尘肺工友竟被抓?!

1月8号晚,在颠簸的火车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包叔被一群坏人带走了,场面混乱,那群坏人张牙舞爪、拳脚并用,只顾抓人,连个理由都不说,硬生生的将包叔带走了。9号早上一睁眼,心想,噢,还好还好,原来是梦一场!

过了不一会儿,某个大嘴朋友就问我,“知道包子被带走的事儿吗?”顿时,我心里一惊,嘀咕到:啊,难道包叔真的被带走了?包叔怎么又被带走了?

是啊,包叔,怎么又被带走了?!

包叔究竟因何被带走?深圳警察“借力打力”?

据说,深圳警方给的理由是参与某件事情的声援工作,扰乱了社会秩序!因此,这次不仅仅是简单的带走,还要给“随便编个理由”刑拘起来,深圳警方还特意告诉包子家人不要请律师,因为没用,不要接受媒体采访,因为那是违法的!

我呸!抓人连个真实的理由都不敢给还各种忽悠恐吓家属,真是够无耻、够流氓的!

某件事情生源团的人被抓的时候,包子又不是没被你们带走,又不是没有被你们控制在老家某个宾馆近1个月,从8月24号被你们控制到后来出来再到如今包子被你们带走想刑拘,都快过去4个月了,这会,你们带走包子,还想给他再往生源某件大事的“罪名”上靠把他刑拘起来?我就想问,深圳警方你们自己这么抢着打脸不觉得脸发烫吗?

你们这会抓包子,真实的目的是什么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你们这会带走包子不还是因为尘肺工人的事情吗?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

某件大事发生的时候,也是尘肺病工友又一次南下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们不也早已开始隔三岔五带走包子以及骚扰他的家人吗?

尘肺工友的艰难维权,包叔无惧恐吓不离不弃

被你们忽悠了快1年的尘肺病工友近期终于得到了一个赔偿方案,但竟然要求2009年参与维权争取到赔偿的工友把赔偿款退回去!湖南省政府又变卦每月的生活费执行不了,要把生活费从深圳标准变成湖南农村的低保标准。

这个时候,你们抓包子,目的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可是,你们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再次分化、瓦解尘肺病工友的维权行动吗?

2018年1月,尘肺病工友又一次来到深圳,这是继2009年“尘肺门”事件之后,尘肺病工友又一次来到这个自己曾经挥洒汗水和青春的地方,来到这个把疾病和灾难给了他们的繁华的城市,又一次走上了维权之路。

当时,我有幸见到了一些尘肺病工友,和他们交流时,我分明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困难和绝望。我记得有位大哥说,他们现在来深圳,已经不奢望深圳市可以给他们医疗,让他们继续活着,而是希望可以在自己临死之前,为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争取一点生活费,让他们不至于到死还在牵挂担忧自己死后家人的生存问题……

可是,每天坐在尘肺病工友建造的宽敞明亮的大楼里的深圳市政府相关部门官老爷们,你们是怎么回应这些尘肺病工友的呢?

忽悠、恐吓、抓捕、暴力扛上大巴车送回湖南老家……2018年一整年,尘肺病工友多次南下维权,多次被深圳市政府推诿、扯皮,然后送回家。可是每一次送回家之后,尘肺病工友又会南下,又一次出现在深圳的市政府、人社局、信访办等门前。

只要工友的问题没有解决,深圳政府任何妄图分化瓦解工友的手段始终会显得那么拙劣不堪。深圳湖南两地官员们那些目的都是要求工友离开深圳才给出的承诺,即使奏效一时,但过一阵子后都会不攻自破。

在尘肺病工友一年漫长的维权过程里,包叔都始终站在尘肺病工友的身边,陪着大家走过漫长又艰难的时刻,为工友们加油、打气、协助工友做一些工作。也因为包叔一直陪伴着尘肺病工友,2018年包叔多次受到深圳市某些个派出所的特别关注,因此被带走的次数就特别多,被关12小时,24小时成了家常便饭,当然这些个派出所也从来没有给过包子和家属任何文件说明。

我与包叔

我与包叔的认识,开始于对工人权益的共同关注。

2015年的寒假,我通过朋友知道了包叔,在2016年的寒假认识了包叔,2017年,我参与到了微工汇编辑工作,和包叔一起工作学习。

记忆里,包叔总是乐呵呵的,阳光、自信、充满朝气,善于与人交流沟通。

工作上的包叔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严肃中又有些活泼和调皮。记得萨德导弹系统的事新闻上吵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包叔突然做了一把漫画,将萨德和雾霾放在一起做了个对比,幽默风趣又一语中的、直击要害。

在对待工友的事情上,包叔更是特别的上心,给予工友无微不至的帮助和关心。不管是工友工作上的困难还是生活上的困难,包叔都会竭尽全力给工友帮助和支持。在尘肺病工友维权的这一年里,包叔多次去到工友的湖南老家,一家一户地与工友聊天,了解工友的想法与诉求。也因为如此,包子才能与工友一起讨论维权形势、商量对策。

在对待同志时,包叔要像春天一般温暖!包叔无疑是微工汇几个编辑里最善于关心和帮助同事的人。在微工汇工作的日子里,包叔给了我很多工作上的支持和帮助,不管是像写作能力的锻炼还是像PS图片处理这类纯技巧性的简单操作,包叔都给我这个菜鸟很大的帮助,耐心地一遍遍教。甚至,当我的电脑出现故障时,我也总是习惯性的第一个喊包叔来帮忙处理……

可以说,包叔对我、对其他同志、对像尘肺维权工友这样的工友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人。如今他因为被冠以“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这样的名义被刑事拘留,但我知道这些都是借口,实际上包叔就是因为积极帮助工人,为工人追谋福利,而损害到一些既得利益者不可言说的黑色利益,现在遭到打击报复。

我相信,只要尘肺病的问题不解决,只要工人还是处于长期遭受不公正对待的社会环境中,包叔就不会放弃,而且还会有越来越多像包叔这样的人会挺身而出,对着这社会最黑暗的那头呵斥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