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中国英雄”vs“外国狗熊”——《流浪地球》所宣扬的国家主义(下)

二、《流浪地球》塑造的三类典型形象,及其所明显宣扬的国家主义
1、中国英雄
这一类形象的成员有:宇航员兼父亲刘培强,王磊队长手下的中国171救援队,老驾驶员兼老外公韩启德,中年科学家老何;年轻驾驶员兼天才儿子刘启,初中生兼刘启表妹韩朵朵,年轻科学家兼中国驻联合政府官员李一一。
这些人的特点是:既遵纪守法、服从政府命令和科学规律,又有主观能动性,能突破联合政府无情的《流浪地球法》而拯救世界。无私无畏、具有牺牲精神,为地球人类之存亡,不惧牺牲自己。决策果断,有魄力、有担当,也有执行力。因此他们是“英雄”。
另外,这些英雄都十分顾家,完全符合中国传统家庭观念的要求。所以,他们不仅是英雄,而且是“中国”英雄。“回家”、“家人”这样的词从中国英雄的嘴里说了不下百遍。王磊、刘启等人皆是因亲人受灾死去,受了刺激,才奋不顾身拯救地球。刘培强决定牺牲自己时,刘启几乎崩溃,是刘培强一生有力而温情的“儿子!”让刘启镇定下来。接着,刘培强的眼泪随着他与儿子告别的鼓励话语,在零重力的太空中飘飞。凡此种种,都彰显着他们的“中式英雄”形象。
2、外国狗熊
与中国英雄形成最鲜明对比的,首先是影片中的外国人。其反差是如此巨大,以至于称他们为“外国狗熊”并不过分。
这一形象的成员有:各外国救援队、俄国宇航员老马(刘培强战友)、假洋鬼子蒂姆(刘启的朋友)。他们的特点分别叙述如下。
⑴各外国救援队:他们被塑造为自私自利、易消极悲观、没有主观能动性的办事员。当他们完成救援任务但随即被告知徒劳后,纷纷心灰意冷,逃命回家,个别人甚至举枪自尽。中国救援队向他们求援,希望一起进行最后一搏,他们说“没用的,别徒劳了”。直到韩朵朵动用全球广播动情号召时,他们才纷纷调头回去帮忙,可回去之前却还要掂量算计一番:“反正也来不及回家。地球都毁灭了,我回家又有啥用?不如回去拼一把。”
俄国宇航员老马:嘴上很硬气,实际很怕死,遇到危险时直接嚎叫到:“刘培强,救我!”,“妈妈,我不想死!”。但他也是刘培强的忠实追随者,最后牺牲自己救了刘培强。
⑶假洋鬼子蒂姆:中澳混血的年轻人,标榜自己有一颗“中国心”。是一个嫖娼、怕死、自私软弱的人。
我们看到,在中国英雄面前,“外国狗熊”可以说是全面溃败,不论是勇气、奉献精神、主观能动性,还是行动能力和决断魄力,都比不上中国英雄(中国救援队vs外国救援队,刘培强vs老马,刘启vs蒂姆)。
3、联合政府
除了用外国狗熊与中国英雄直接对比,影片还通过塑造联合政府的形象,侧面烘托中国英雄的伟大。
这一类形象的成员有两个:⑴领航号空间站的计算机控制系统MOSS,⑵与刘培强直接对话的联合政府官员(始终没露脸、只出声)。他们的特点是:
⑴MOSS:它是领航空间站的计算机系统,是联合政府的创造物;极其理性和尊重科学,恪守《流浪地球法》,但死板、冷酷,没有人情味和同情心。
⑵联合政府官员:守着民主商议和尊重个体权益的原则,但却办事无力,执行力较差,做决定不果断。当刘培强果断上报“点燃木星计划”时,联合政府官员却说“事出紧急,容我们商议一下”。在中国军人奋不顾身推动撞针时,联合政府却仍笃信MOSS的计算结果,对此方案的可行性表示悲观,并死守“尊重个人意愿”的政治原则,不愿下命令让各国救援队放弃最后的团聚时光,回去帮中国军人。并且,影片中和刘培强对话的联合政府官员都是外国人,尽管这个联合政府由各国共同组成。这就很像现实中的联合国,尽管中国在其中有位置,但它并不由中国主导。
——————————
从上述几类形象的对比中我们明显可以发现,流浪地球本质上讲了如下的故事:面对人类共同的危机时,各国政府成立的共同体很鸡肋,最终是靠着中国英雄的自我牺牲才使地球得救。影片表面上是讲各国携手共渡危机,实际则是说中式英雄拯救世界。原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外衣下,隐藏的是深刻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中国已强大,民族已崛起,理应由我引领世界;西方、外国的力量被我大中华比下去了,他们已经无法挑起领导各国的重担了。原来,这部《流浪地球》是中国想要领导世界的宣言书。
影片里温情的中式家庭观念则是中国特色的“普世价值”,用以代替现世西方民主自由、尊重个体的普世价值,这点从联合政府与刘培强的对比即可看出:所谓的“尊重个人”是低效的,顺应了各国人的自私本性,无法推动拯救人类的大业;另一方面,在地球覆灭前,联合政府给人们的建议也是“回家”,说明中国人这种回家的思想是普世的。同时,温情的家庭观念又把“中国强了,理应引领世界”的观念包装起来,使之不那么赤裸地显露,这样就能传播得更广 。家庭观念的新普世价值,是为“领导世界”的国家主义宣言提供合法性的有力武器和温柔外衣。
在影片最高潮的“点燃木星行动”中,中国英雄们集体协作、不怕牺牲的形象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而他们所肩负的任务,不是几个个体可以完成的,而是一国之政府才能承担的。我们只要看看中国英雄的分工,就可以看出影片的这一象征意义。
◆刘培强是“中国英雄”中唯一有权和联合政府直接交涉的人,并在天上俯瞰着地面的一切行动。因此,他是这次行动在政治上的统筹者,也就象征着中国政府。
◆青年科学家李一一负责给大家安排具体任务,是技术上的统筹者,代表着中国科学家兼行政系统。
◆中国救援队象征着中国军队,他们在影片中本也就是军人。
◆韩朵朵则俨然成了中国的对外宣传家。她在向全球广播求援时,用的不是自己个人,而是“中国”救援队的名义,是中国的名义。并且,她打动人的话术是从中国的初中语文课堂上学来的,那是典型的中国式政治正确。韩朵朵完全就是我大中国外交部的化身。
 韩朵朵上,华春莹下
◆刘启负责开车运送修复装置,这种车需要知识和技巧才能驾驭,因此他象征着的是中国的技术官僚或是高级工程师。
◆谁想出了“引爆木星”的天才方案呢?是刘启(中国技术官僚)受他父亲(中国政府)的启发。这就是所谓“中国智慧”。
◆谁有魄力把这个孤注一掷的方案执行到底,并不惜牺牲自己?是刘培强(中国政府)和中国救援队队长(中国军人)。这展现了中国魄力、中国担当、中国勇气、中国能力。
太精彩了!这场中国英雄点燃木星的救世行动,原来是一场中国政府上下一心,党政军各部门通力合作,发挥中国智慧,调动中国能力,展现中国担当,引领世界各国的宏伟行动。这部《流浪地球》的本质,原来是展现中国政府伟光正形象的政治宣传大剧——难怪官方媒体会大肆正面报道,外交部要给外媒推荐此片,各院线也被要求全力上映。用人们较易接受的电影形式来进行国家主义的政治宣传,这种高超的宣传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
三、从一些左翼人士的影评说开去
经过上面的详细分析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流浪地球》所传达的意识形态就是赤裸裸的国家主义(也称为民族主义):“中国强大了,民族崛起了,它能够也应该引领世界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构建了“中国英雄”和“外国狗熊”的对比,影片显然是通过丑化外国人来塑造中国英雄的形象。俄国宇航员都直接喊“刘培强救我,妈妈我不想死”了,这还不赤裸吗?
但难道在面对全球性生存危机的时候,别国人民真的都是自私自利胆小怕死的狗熊吗?那么自19世纪以来各国的共产党员和追求解放的劳动群众又算什么呢?各国的环保人士又算什么呢?可见,影片中的国家主义既是不符合事实的,又是违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精神的。
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在历史上不是没人用过。日本共产主义作家小林多喜二有一本著作,叫《为党生活的人》,讲述了上世纪20年代日本共产党员与日本军国主义政府的斗争。当时的日本政府为积极参战,就是打着“为国效力”的国家主义旗号来压制工人们,让工人们忍受超常的剥削强度来进行生产。我们也知道,过了不到十年,日本军国主义就成了彻底的法西斯主义。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国家主义掩盖了资本家对工人的压迫,将国内阶级矛盾转移为国际民族矛盾,并最终为法西斯侵略战争做了意识形态上的准备。它是非常危险的思想观念。
但不知道为什么,许多左翼人士的影评恰恰忽视了这一点。他们看不到影片要传达的核心观点是国家主义,抓不住主要矛盾,就好像眼睛被蒙住了一样。他们有这样一些典型观点:
1、北大教授戴锦华在《流浪地球》超前点映会上的发言:
“这是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一个几千年,不仅是人类自救,而且是和地球一起逃离的故事,同时,它仍然是父子故事,但父子故事放在了中国的血缘当中。”
戴锦华老师的眼光只停留在电影的外层包装上——家庭观念、父子故事,没能深入到被它包装起来的“中国英雄”内核。我们也不奢求戴老师这样有名望有地位的小资产阶级学者能进行最彻底的批判,毕竟人家的饭碗掌握在赵家人的手上。这些“座椅”学者表面上讲着左翼理论,实际上根本不清楚无产阶级的生存现实(所以说他们是脱离现实的“座椅”学者)。因此,尽管他们明知国家主义是掩盖阶级矛盾的,但只要官媒一声令下,他们还是愿意为之美言——官方好不容易造个热点,还不蹭一波涨点粉啊!
2、红色小兵文章:《集体主义\人民史观\组织起来:〈流浪地球〉火了,公知们也火了》:
“《流浪地球》是用集体主义拯救地球,思想层级远超好莱坞。”
“这部电影中,国际主义、集体主义的牺牲精神和共同努力…达到了拯救地球的目的。”
集体主义、人民史观?没错,影片中的中国英雄是一个集体、一个团队,但里面有中国宇航员、中国军人、中国科学家、中国驻联合政府官员、中国高级驾驶员、中国叛逆青年…就是没有中国工人!这个“中国英雄集体”,是中国精英的集体,不是中国工人的集体。我们在第二部分的分析更进一步指出,这个集体是中国政府的化身,是中国官僚和既得利益者的集体,不是中国最广大劳动群众的集体。所以,这部电影传达的是中国式的精英主义和英雄史观,与人民史观恰恰是倒行逆施的。
国际主义?正如上面分析过的,如果影片真想表达国际主义的思想,为什么要塑造“中国英雄”和“外国狗熊”的对比呢?难道我们能大言不惭地说:中国人就是比外国人有牺牲精神,外国人就是比中国人自私胆小?
我们非常支持红色小兵对人民群众和毛主席的热爱,但在面对《流浪地球》这个具体问题的时候,红色小兵确实犯了错误:对影片中集体主义的把握停留于表面,并且把明显是英雄史观、民族主义的东西看成了人民史观、国际主义的东西,完全颠倒了。我们不知道这是红色小兵没能仔细认真分析电影内容而导致的认识问题,或是被自发民族情绪冲昏了头脑,还是像小资产阶级学者那样的立场问题。
四、总结
“中国英雄”和“外国狗熊”的对比、中国工人在影片中的完全消失,已经把《流浪地球》所要传达的国家主义、精英主义的观念完全暴露了,家庭观念只不过是掩盖这种国家主义宣传的温情面纱。读者可以在自己观看电影的过程中,去留意上文提及的典型情节、典型人物和典型对比,亲自验证。
同时,部分“座椅”对流浪地球的影评,暴露了小资产阶级学者口头称左、实谋己利的虚伪性,暴露了一些左派对国家主义的辩护或认识不清。一部国家主义的电影,竟成了对左派内部的一次检验,这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我们在上文已经分析过,国家主义是极其有害的,是法西斯主义的前奏,是对工人加紧剥削的思想大棒。真正无产阶级的文艺和理论,必然是坚决反对国家主义的,是应该去反映无产阶级的生存和斗争现实的。我们的中国商业片导演们,怎么不去拍摄反映塔吊罢工、尘肺维权、佳士斗争的电影呢?因为这些导演们的立场很明显。作为支持无产阶级解放的马列毛主义者,不论身处哪国,都应该坚决反对国家主义的观念,而这也就是在反对法西斯主义,反对与之相伴相生的帝国主义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