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评广东警方:镇压佳士工人并非广东黑警的唯一手笔

广州工人李元柱,因为曾与同事沈梦雨共同筹建日弘机电厂工人工会,在11月10日遭到广州黑井的疲劳审讯和威胁恐吓。但他不愿屈服于恶势力的淫威,在13日发表个人声明痛斥黑井。

然而在22日,他所在的资方竟然勾结广州黑井,将他非法开除出厂。三名黑井在资方默许下,突然闯入谈判现场,将他按倒在地,强行扭送到了派出所!在工人李元柱没有任何罪行的情况下,广州警方此举之目的,就是在对拒绝污蔑梦雨、坚持正义公平的工人进行暴力清算!

在这样一场充满黑色幽默的现实荒诞剧里,公平和正义从来没有说话的空间,工人和群众发声的咽喉被强权狠狠扼住,不论是参与者、声援者,还是旁观者,都被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的阴云之下。广东警察已然不再是维护工人和人民利益的“公仆”和“勤务兵”,而成了资本家的马前卒、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国统区的卫道士。

而稍微放眼广东近年走过的历程,细数广东警方的所作所为,轻易便能够发觉,这强权与暴力的温床,早早就已做好了铺垫。黑恶势力的种子已然发芽,长成了颇具规模的沼泽正伺机而待。“国统区”也依旧是那个“国统区”——

2014年4月,因为厂方克扣工人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广东东莞裕元鞋厂工人发动罢工。而在罢工现场,上千名广东番禺警察不惩治违法的黑厂,反而一面为工厂里组长级别以上的干部专门配备了警力护送其上下班,一面将维权工人团团围住,甚至直接进入车间对工人进行殴打,最后20多名工人不敌警力,全被强制带走!

2014年末,番禺利得鞋厂工人因为迁厂向工厂提出补缴社保、公积金及工龄补偿的诉求,为此利得工人一度进行罢工抗争。到第二年4月,维权工人骨干大会被百名广东番禺特警和辅警冲击,几名工人因为反抗而被殴打、抓捕,担任工人集体谈判顾问的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工作人员孟晗也被强制带走!

同年年末,深圳庆盛工厂同样因为克扣工人社保、公积金,逼得工人罢工抗议。而在罢工期间,深圳警方居然全副武装冲击、镇压了在厂内和平静坐的工人,致使工人被打晕打伤,甚至公然充当起老板的监工,直接派警力进驻车间强迫工人复工。

2015年6月,庆盛工人为争取迁厂权益,再度罢工。这一次,广东黑井强行将百名上访广州省委信访厅的庆盛工人抓上大巴、用警车押送遣返回深圳几个派出所,分别关押起来。同时,工人众筹的维权食宿费的银行卡也被强行劫走!

2017年11月,信仰马列主义、关注底层工人的青年张云帆、叶建科在广州工业大学参与本校学生的读书会却被广东警方强行押走,被污蔑成“反党反社会”人员,遭到刑事拘留。而热衷公益、组织当地工友成立广场舞队的青年孙婷婷,在同一时期被无故抄家、关押近一个月之久,在广东的看守所受尽欺凌、伤害和侮辱!

2018年1月,湖南籍的原深圳风钻、爆破工因为患上了职业尘肺病集体来到深圳信访办,合理合法地按照信访程序维权。却一次次遭遇深圳警方的强制遣返、驱散、抓捕!11月7日,300多名尘肺病工人和工亡工人家属再次聚集到了深圳社保局,静待着承诺出面协商的市委秘书长。然而秘书长没有出面,全副武装的深圳警察却突然出现,对静坐的工友又一次实行了强制驱赶、暴力殴打!而在明知维权工人身患尘肺病的情况下,深圳警察公然向人群大量喷洒辣椒水,致使场面一度充满了恐怖和惊慌!

而此次工人李元柱的遭遇,又何常不是继工人代表沈梦雨公开抗议日弘“老板工会”以后,广东警方对日弘汽配厂工会会员的又一清算?

……

类似的惨象实在不胜枚举,提得过多了,也不过徒增心中的悲愤和怒火。然而将种种罪行罗列于此,才知在广东黑井的保护下,不只是深圳坪山区,整个广东的天都是多么的黑啊!

在广东的地界上——资本家和老板们无视法律法规,在依法治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横行霸道,“人民警察”可以不管不顾。工人作为弱势群体受尽压迫和欺凌,终于开始要求保卫自己应得的权益了,“人民警察”可以不管不顾。然而当工人们集合起来的怒火开始爆发了,开始烧起来了,“人民警察”们就要跳脚了!当学生和社会上的其他力量开始汇聚成河、积聚成塔了,“人民警察”们就要着急上火了!

这就是我们广东的“人民警察”们!

“为人民服务”的烫金大字还高悬在脑后,“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语句还明明白白地写在宪法里,广东警察却在红旗下成为了瞎子。而当资本家丢出了铜臭味的饽饽,当黑恶势力伸出了肮脏的橄榄枝,广东警方便急不可耐地迈开了腿、张大了嘴!

timg.jpg

这就是我们广东的“人民警察”们!

呜呼!你们依仗着身上的警服,依仗着腰间鼓胀的皮包,以为就算再怎样肮脏的手笔,自己也惹不上什么腥气,殊不知愤怒的星火正在累聚,思想的武器就要焕发出光辉,黎明的光亮也终将刺破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