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配打贸易战?(下)

转载

 

美国的垄断资本势力不得不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

这场贸易战最初就是由美国发起的所谓“301 条款”(即美国《1974 年贸易法》第 301条)调查引起的。它代表了美国对中国资本崛起的最集中的担忧。其核心指责归纳为:

  1. 中国政府对在华美国企业的技术转让要求;
  2. 中国政府对在华美国企业经营的许可限制;
  3. 中国政府力推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通过收购美国企业以便获得尖端技术及知识产权,和大规模的技术转让;
  4. 中国政府纵容入侵美国商业计算机网络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商业机密,为中国企业提供了竞争优势的行为。

其中他们最反对的就是以国家队为后盾的“中国制造 2025”。

美国担心在科技上被中国赶超是有依据的。我们可以从商业性研发和专利、基础科学研究、军火科技和全球贸易价值链的四个方面来考察中国资本的崛起对美国的挑战。

1、衡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科技发展速度和潜力的两个比较直观的综合指标是研发投入(R&D)和专利申请。从这两个指标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国为什么感觉到中国在科技上的发展对其所造成的威胁。

图二:美、日、欧(英、德、法)和中国在研发投入上的对比 资料来源:美国科委会网站

图三:美、日、欧(英、德、法)和中国专利申请占比的对比 资料来源:WIPO 国际专利网

2、以上只是商业研发和专利的数据,其中不乏注水的因素,也并不一定反映基础研究的能力。衡量后者的一个比较常用的标准是基础科学学术论文的影响因子,其中一个指标是SJR(SCImago Joumal Rankings)。它是一个既考虑了期刊被引数量,又考虑了期刊被引质量的指标。我们可以从下图中看出中国在基础研究上是直追美国,超越了其他所有发达国家的一个后起之秀。即便是扣除了学术造假(不是特色特有)的因素以外,这种追赶的趋势还是不可否定的。这个不能不引起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担心。

图四:美、日、欧(英、德、法)和中国在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被引用数资料来源:SJR 网站

3、由于军火制造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独立自主的科技能力,因此除了以上指标以外,占据了 2013-2017 年世界军火市场可观份额的中国出口(是美、俄、法、德之后的第五军火出口国)就足以使得美国对中国在科技上的挑战(如下图所示)倍感不安。

图五:美、俄、欧(法、德、英)和中国在世界军火市场的份额资料来源:统计网站

4、中国在科技上的发展使得他可以不断的提高他所能够分享的全球价值链的附加值。从以下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出不光是中国的出口不断的增加,而且在入世以后,他的出口附加值总体也是在上升,挤压着发达国家的出口附加值。这个对现有的全球利益链的冲击是可想而知的。由于附加值的计算比较复杂,不同的假设和算法会有不同的数值,但是无论何种算法,以下图表所反映的总体趋势是难以扭转的。

图六:美、俄、欧(英、法、德)和中国在世界贸易中各自附加值的百分比 资料来源:OECD

因此,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资本对世界市场和资源的需求急剧上升,为了缓解产能过剩所造成的压力,中国资本必须走出去。亚投行,“一带一路”等措施都是这类需求的反映,它也同时不可避免地蚕食着美国的势力范围。中国资本要走出去就必须努力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以便使得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中国的贸易或投资可以避开美元,减少汇率波动的风险, 直接使用人民币结算。但是要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就必须开放外汇和资本流通的市场,否则外商回避使用人民币。所以中国过去对资本流通的各种限制目前正在逐步地取消。这些都是为中国资本走出去铺垫的举动。

既然中国资本要走出去,那么就不得不让外资也走进来,否则不好走出去。世界上对外开放最宽松的是两类国家。一类是不需要担心外资入侵的像美国这样的超级核大国或发达国家,一类是像菲律宾这样的没有多少主权的第三世界国家。表一反映了这一情况:

表一:西方眼中的投资自由度打分和排序(2018 年版)

资料来源:https://www.theglobaleconomy.com/

随着美国霸权的没落,他越来越在乎外资在美国的投资,尤其是来自中国的资本。相反的,随着中国的崛起,他对外资的控制就越来越放开,比如最近公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外《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 年版)》就反映了他掌控局势和外资的自信。有着核大国军备做后盾,中国可以实验性的放开对外资的管控。如果他发现哪些地方对自己不利,他可以改,就像美国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理由随意启动惩罚外资的“301 条款” 调查那样。

但是这些基于自信的开放措施并没有能够换回越来越不自信的美国的信赖。

为了自己的世界霸权,美国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中国的产业升级。这是他的核心利益所在。在这方面,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和美国有着共同的利益。

因此,当前的贸易战可能有以下几个结局。

贸易战的一个极端可能是打不到一年,结果遭受美国国内的一片反对,坚持不下去,特朗普倒台,贸易战结束。但是美国制约中国,防止中国的产业升级这个目的并没有达到。因此,即便是贸易战结束了,不等于中美摩擦的结束,类似对中兴制裁的新的其他方式的摩擦和冲突,会变本加厉。

第二种极端的可能是贸易战逐步升级,美国迫使他的盟友中断和中国的贸易,加入对中国的制裁,谁要和中国贸易他就跟谁急,最后形成世界范围的分别以中美两国为代表的两个相互对立的贸易圈。从此世界贸易陷入类似冷战时期的两极运转形式,科技、军备竞赛加剧。但是由于美国对进口产品的严重依赖,这一结局的可能性不大。

在这两种比较极端的可能性之间,还会有其他的形式。比如,美国的全球化垄断资本和特朗普所代表的本土资本,为了他们的共同利益联合起来,人为地制造一场新的世界范围的经济危机,迫使中国让步,甚至指望中国发生政治动荡,放弃产业升级的目标。

美国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的贸易战举动是因为他今天所面的临挑战比当年来自日本的挑战要严重的多。

战后日本的经济在八十年代以前曾经有过一个相对高速的发展阶段,其在技术上对美国的冲击可以从专利申请的下图中看出:

图七:美、日专利申请的对比 资料来源:WIPO 国际专利网站资料 https://www3.wipo.int

日本战后科技的快速发展对当时美国势力范围内的经济霸权确实形成了一个强劲的挑战。为此,在八十年代,美国通过广场协议和一系列轮番发起的类似“301 条款”等制裁措施,首先成功地抑制了日本在制造业方面对美国的威胁,后来通过 1997 年亚洲的金融危机, 他又成功地制约了日本金融资本对美国霸权的挑战。

美国之所以能够制裁日本,阻止日本崛起对美国的挑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日本在战后没有军事主权。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日本不得不就范。从此以后,日本的经济长期不振, 再也无法形成对美国霸权的冲击(见下图九十年代后期)。

图八:美、日 GDP 的对比 资料来源:美联储网站资料 https://fred.stlouisfed.org

由此可见,美帝国主义以他的经济实力做全球经济的运动员,又以他的军事实力做全球“治理”的裁判员,现在他又依仗着自己高超的覆盖全球的窃听技术去指责追赶的后来者剽窃自己的知识产权。

但是,由于中国实质上是世界第二军事大国(俄罗斯虽然在核武器和科技上面要优越于中国,但是他没有强大的经济做后盾,其 2017 年的军费开支仅仅是中国的 29%),美国完全不可能像制裁日本那样来制裁中国,美国就必须换一个打法。

只要对手没有国家队的参与,美国的大财团就有信心击败任何市场上的挑战者。2012 年,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完成的中国展望报告——《2030 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是当初美国资本一厢情愿给中国开的实质上的私有化方案。他误以为在中国推动私有化的势力足够强大,私有化的方案能够尽快地实行,因此制约中国崛起的目的不难达到。

美国精心策划的私有化改革方案是他制约中国的最后希望。那个方案被搁置以后,美国绝望了。美国的资本集团不得不面对中国的崛起。他们普遍地意识到,只有打破中国的这种党政军企商为一体的国有资本集团的势力,他们才有可能遏制中国的崛起,才有可能防备自己在科技上的垄断地位被中国打破。以贸易战为契机,宁愿就像八十年代人为制造的那场经济危机一样,如果能够迫使中国的官方改变或最好放弃其产业升级的布局,无论是华尔街的财团,还是美国本土的制造业,都可能认为是必要的代价。贸易战背后的真实目的明显的就是遏制中国的崛起。

环球网社评 7 月 4 日写到:“美国对华政策正在经历从接触与融合到遏制战略的转变, 而且这种转变已经不可逆转。这将对中国崛起构成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对华贸易战只是华盛顿遏制中国战略的开始,今后中美之间或将发生烈度更高的冲突。”

争夺世界霸权从来就没有共赢的方案惨烈的“ 好戏” 还在后面。Fasten your seatbelts,it’s going to be a bumpy ride!(过山车即将启动,请系好安全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