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捧着鲜花说谎,头戴着皇冠犯罪 ——给马宁等人的一个回应

 “乡原,德之贼也。”

当然,我引用《论语》这句话并不是要含蓄地诋毁谁,毕竟诋毁人之事非君子所为。孔子说这话,是因为世上总有那样的好好先生,与世俗同流合污,毫无主见,看上去他们踏实懂事,乡里人都喜欢,但他们的为人、他们的言论却混淆视听,使得人们忘记了真正的德行和高尚之人甚至唾弃他们。

我自然认为这封信是怀着善意的。即便这封信是被邪恶和压迫的力量所驱动而成,那也没有关系,我就认为它时一封善意的信好了。因为正如马克思主义所认为的那样,求证和再现历史等活动既“不符合人类历史的实际”,还会“堵塞历史研究服务现实生活的途径”。所以,我就当这封信出于沟通和善意,进而对其进行回应好了。

我们先来看这个推送标题下的两行字:

希望你们悬崖勒马,知错悔改,回归理性,也欢迎你们和我们一起活动,一起为大家服务!

那么,在马宁看来,邱同学等人肯定犯了什么错误,还是非理性的错误。那么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呢:

我们之所以发起改组马会,是因为不想看到马克思主义被肆意曲解…

除此之外,在马宁同学看来,邱同学等人曲解了马克思主义,“组织不明人员给老师发恐吓、污蔑信息”、“在高校间横行无忌,对后勤管理人员气势汹汹”、“天天在学校寻衅滋事、惹是生非,还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毫无法制意识”,根本不是关心弱势群体,甚至“反对改革开放,妄图开历史倒车……想把中国重新拖回动乱之中”。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么邱同学等人真的是罪大恶极了。

这就是你马宁所认为邱同学等人非理性的行为。不了解其他信息的同学看到这条消息,再加上没有其他信息来源,或许会相信你。但仅凭你这一篇文章便相信你的恐怕也是毫无理性的了。

首先,你的证据是什么?法律上讲“谁主张,谁举证”,既然邱同学曲解了马克思主义,你来说说,他信仰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说邱同学等人“组织不明人员给老师发恐吓、污蔑信息”,那么这么言之凿凿的你肯定有证据让大家相信发短信、群里的消息都是邱同学等人策划的咯?其余的所有指控也都请你拿出证据。如果你没有证据,那你就是在污蔑,你才是非理性的人。

再次,你可能会用一种对道德与非道德的庸俗理解的观点为自己辩护。你会说,我现在是马会会长,邱同学不是,所以我是对的,他做错了事,他是非理性的。如果你会选择这样为自己辩护,那么我劝你最好不要再给马会丢人,尽早离开马会。按照这样的说法,那么同流合污、左右逢源,人生在世没有客观的对于错,做个道貌岸然的“翩翩君子”才是人生的归途。

我猜你不会这么认为,所以你最好拿出证据。希望你不是根本拿不出证据,还装作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存在的那种人。那种人在政治昏暗的时代如鱼得水,也会被正直的人永久地唾弃。

第三,关于寻衅滋事,毫无法制意识。

你承不承认邱同学为了后勤工人的权益所做的努力?你承不承认他曾经采取的是那么低调、那么“合法”的手段为工人维权?如果你承认他的确那么做了,那么这样做的结果却是什么?工人的生活状况得到改善了吗?

好,就算你根本不承认邱同学合法地为工人谋取权益,既然你说邱同学“借保护工友之名,行违法乱纪之实”,那么我问你,你会傻到为了违法乱纪而违法乱纪吗?你可能会为了名利未来而污蔑栽赃,却不会为了污蔑而污蔑。在你看来,邱同学真的是傻到不能再傻的人了,他只知违法乱纪,却别无他求。这就是你的逻辑。

自南方某工厂出事以后,学生为了工人权益、为了组建马会讨论现实问题,他们的许多行动被扣上了与寻衅滋事类似的帽子。在你马宁看来,这些学生是不是也像邱同学一样根本不关系工人,只是为了寻衅而寻衅呢?学生被扣上了违法乱纪的帽子对于学生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工人的生活状况有没有得到改善、学生是否可以讨论社会问题,让社会变的更加美好。答案是否定的。不管学生做什么,即便他们要求的只是谋取法律上白纸黑字规定的工人应享有的权益,甚至是湖南籍 300 工人那样不求“有尊严的活着”而只是渴望活着,他们还是没有得到他们本应得的。即便是社会应该给与他们的公道,他们都得不到。我们追求的只是人道主义,只是希望底层工人、学生能够被像人一样对待,被社会给予尊严,只是希望社会给与工人应有的工资和工作时长,希望社会能充满早就应该有的公平正义。我们要求的根本不多。

第四,你认为邱同学等人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只是“领会共产主义的口号”。我不管马宁你懂的马克思主义究竟与邱同学理解的有何差别,我只想问你:关心无产阶级是不是马克思理论的一个出发点?你关心不关心工人?工人有人权吗?你觉得他们的权益被保障了吗?如果你关心工人,并在行动上为他们谋取权益,那么你们组不组建马会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如果你只是一个势力小人,你写这封信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名利,那么你所说的关于邱同学的内容都将是污蔑,你说的邱同学扰乱社会秩序只是如果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所说的“统治的新形势”——以维护社会稳定为借口,维护统治阶级利益,阻止社会公平正义的发展。而且,你就不会回复我们这篇给你的回应。因为你心虚。

以上就是我们对你马宁等人的一个回应。虽然我们不知道这篇文章能产生多大影响,但我们知道,历史会歌颂伸张正义之人,小人终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世人唾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