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工人,我在打工者中心和付常国一起的日子

佳士事件中,深圳的打工者中心工作人员付常国被捕了,至今超过三个月。付常国被捕前在打工者中心做什么呢?

和付常国的日常相遇

女工A:「来打工者中心的时候是YY带我进去的。我第一次认识小付的时候,看到他就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很乐意助人的。」 打工者中心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是个资源很少的小小民间团体,它为打工朋友提供免费服务,包括劳法咨询、宣传劳动法律法规,开办文娱活动等等。它如何在小区中得到工人的信任?靠的是口碑,认同打工者中心的工人带工人来,靠的是工作人员的热情,付常国正是其中佼佼者,他在打工者中心负责劳法咨询工作,而学习和运用劳动法律正是工人们一直以来最大需求。

阿姨们和小付

杨阿姨:「我从认识小付到现在两年多了,这个小伙子挺好的,特别是对我们这些年纪大的阿姨们,我们没有读过多少书,他是那么细心的给我们讲法律知识。有一次我和小付在宝安碰到了,在我坐车回来的车上迷了方向,是小付他一直把我送到家里。在深圳这么大的城市里,我是第一次遇到了这么好的小伙子,在此杨阿姨非常感谢这位善良可爱的小付。」 打工者中心在龙岗嶂背小区,许多工人在这里上班和工作,一星期基本就星期天休息一天,打工者中心为此18年来都坚持在周末开放。在打工者中心工作的工作人员也因此和许多工人建立起家人般的关系,即使在休息的时候也不时有联系。工人流动性大,转眼分开各奔前程在所难免,但也有许多时候是工友时不时回打工者看看或者在受伤害遇困难时回到中心找帮忙的。像付常国那样在中心工作了两三年之后,一般工友都会记得他,甚至成了朋友,特别在有困难时,都会互相帮忙。

与付常国一起维权的日子

工友刘:「2017年9月10日13:30分左右,我怀着绝望的心情,拨通了打工者中心电话。几声嘟嘟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把男声。 「喂你好,这里是打工者中心,我是中心的工作人员,名叫付常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当他听完我被无良老板压迫后,给了我打工者中心的具体地址(龙岗区龙城街道嶂背社区嶂背一村二巷27号)面谈。

到达中心后,我眼前是一个30多岁左右,戴着近视镜,挺阳光的一位男士。几句交谈后,才知此人就是付常国本人。

我2016年10月14日入职深圳某公司。当时应聘双方口头约定,我从事木工部备料组,担任带锯方面的工作。同时约定了工作时间、工资及工资发放,厂方包吃包住,购买社会保险等内容后10月15日开始上班。

上班后一个月内多次找厂方要求签定劳动合同,厂方多次拒绝,直到2017年4月份双方才签定了劳动合同,厂方有不按时发放工资、无故克扣工资、不按时约定购买养老保险行为,所以我合同到期不打算续签了。去找厂方商谈到期后好聚好散,厂方雷霆大怒:走可以,从入职起,每月扣除生活费300元、水电费150元一次性从工资中扣除后给你结工资。

天呐,黑心老板!于是我与老板争论,老板言穷词尽后,用手推撞我,让我滚。发生了肢体冲突后,我无奈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后,只把我一人带进了派出所,两个小时后,做了我的笔录,我让其出报警回执被拒。我进厂签了一份劳动合同,厂方保存,又没给员工办厂牌,发放工资也不给工资条。这该怎么办?我已绝望,心情很低落‧‧‧‧‧‧‧

付常国指引我去深圳市公安局投诉派出所不开具当事人报警回执,去社保局打印份社保清单,这样有了劳动关系证明后就好办了。随后我拿到了报警回执及社保清单。在这期间,厂方也没闲着,让我做工了,也不给我开具辞退证明。后来天天给我打旷工通告,这不是明摆着,不按厂方的意思做,走时一分钱工资可能拿不到‧‧‧‧‧‧‧

在付常国的指引下,我再次给厂方以快递形式邮递了迫使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

从此,仲裁申请书,一审答辩状、二审上诉状全出自付常国手。直到维权成功,拿到血汗钱及相应补偿金等。

感谢打工者中心!全程我的一杯水付常国也不喝,感谢他和尽力尽心为工人服务的好公益机构。

打工者中心成立18年来,坚持服务社区基层工人,与工人并肩前进。它和工人一起经历过许多像上述三位工人所说的情景,也一起经历过不少困难和打击,但从未改变初心。打工者中心在佳士事件中受到了牵连,大部分工作被迫停止,付常国仅仅是到过工人抗议现场一次及转发佳士事件报道,便被刑事起诉,在看守所三个多月来只见过一次律师。很多人都向打工者中心了解付常国的现况,表达关心,也表示愿意为付常国在佳士事件中被起诉作证,证明付常国为工人服务,行为正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