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 | 为深圳工友而战,岂容广州警方公报私仇?

2018年8月24日凌晨五点,上百名防暴警察破门而入,用他们手中的防暴盾牌对准手无寸铁的工人、学生,佳±事件声援团50~60多名成员被暴力清场。

在现场的广州读书会事件”八青年”中的徐忠良、郑永明也遭此暴力对待。

几乎是与此同时,凌晨6点多,远在北京的北大毕业生、”八青年”之一顾佳悦也被突然闯入的20多名广州便衣jc强行带走,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徐忠良的学弟杨少强,以及727被捕工人代表唐向伟、尚杨雪等。

8月24日清晨,独立媒体人宋阳标被广州便衣jc从北京家中带走,直至当日下午4点多才放出,此后又反复被广州jc骚扰,要求其前往广州接受调查。

8月24日上午7点,《红色参考》办公室被20多名广州便衣jc查抄,编辑尚恺当场被宣布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8月24日上午十点,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办公场所被广州便衣jc搜查,2名编辑被带走直至下午放出。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如果不是这一场在北京同时进行的搜捕,很多人几乎快要忘记了,2017年年末发生的那件事,曾如一块巨石,打破了一潭肮脏、腐臭、沉寂多年的死水,蒙尘已久的遮羞布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中国的青年们从裂缝中,看到了久违的炽热、振奋的力量。

在北京提醒人们回忆旧事的jc,并非来自深圳坪山公安,而全部来自于广州增城分局。

早已在人民面前出尽洋相的广州警方,似乎忘记了去年的丑态,卷土重来,仿佛他们只要还没把自己牢牢钉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2017年11月15日,因为在一场读书会上提及敏感事件,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因言获罪,被广州番禺派出所刑事拘留30天后又”指定住所监视居住”,甚至未在读书会现场的顾佳悦、郑永明、徐忠良等进步青年,也被抓捕关押或者网上追逃。

广州番禺警方立功心切,他们像猎犬一般,看准了这个小题大做的机会,急于把一个小小的读书会打成”大案要案”、”别有用心”,他们威胁、虐待青年们,妄图扣上”境外势力”的帽子。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八位青年以英勇无畏的姿态公开发声,自证清白,打碎了他们升官发财的美梦。

一石激起千层浪。从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发出第一封自白书起,八位青年纷纷公开发声,以书信明志,八封自白书在疯狂的404之下,仍旧在无数青年的手机上相传。

“我永远都是工农的孩子!继续帮助和父母一样的工人农民,是我最好的生活!”——郑永明

“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为了青年人追求理想的权利,燃尽青春,在所不惜!”——顾佳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