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死亡始末,真相只有一个

又是一个肃杀的寒冬。2019年1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新光平民发展协会被学校社联宣布注销。 人大新光,一个曾登上人民日报的公益明星社团,一个全校工学携手的和谐大家庭,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下达了死亡通知书,年仅七岁。 可还在半年前,新光还给全校的工友办了一场晚会,工学一堂,盛况空前。 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社团怎么会如此离奇地猝死?难道真的如学校有关部门、老师和默默关注多年的“师兄师姐”所说,是社团同学们的自杀? 如果我们回顾这半年来新光的种种遭遇,一点点地梳理年轻的新光被逼入绝境的过程,就会发现:这绝不是新光的自杀,而是一场他杀,一场有组织的谋杀。

一、学校的总体逻辑:各部门紧密配合,重点打击工学接触。

我们先来回顾这一学期,学校有关部门都做了些什么。 9月10号,开学初,新光注册受阻,原指导单位后勤集团宣布停止指导新光。 9月13号,近10个学院的老师遗憾地告诉新光同学不能担任指导老师。随后社联通知新光有半年时间寻找指导老师。 9月中旬到下旬,后勤威胁工友不准参与新光活动。 10月上旬到中旬,学院老师频繁约谈新光同学。 10月20号,新光新生志愿者们几乎同时删掉了与新光同学的联系方式。 10月31号,康奈尔大学以人大打压工学结合的学生为由与人大断交。校方声称这是新光同学勾结境外势力的罪证。 11月7号,新光两位同学去后勤商量普及劳动法的活动,半小时后来了20多位老师和几十个保安。 12月10号,新光同学们的评优被取消。 12月25号,新光公众号被封、新光同学微信被封三天。 12月27号,社联与后勤同时通知新光同学:后勤撤回已承诺的晚会活动并不再指导新光。 1月2号,社联公布整改通告,后勤发呼应文章,与新光熟识的“师兄”、“师姐”从天而降。 1月11号,学生处响应,对新光同学进行处分。 1月13号,紧接着工友被威胁,且被要求在禁止与新光同学接触的承诺书上签字。 1月18号,为新光发声的工友王纪傲被警方带走,学校四篇文章紧接着出来。 1月21号,社联注销新光。

看似杂乱无章的事件背后,隐藏着清晰的逻辑:学校各个部门目标如此一致,配合如此紧密,必是其上级领导(也就是校领导)层面在统一指挥。因此,这是一场校级官僚组织,学生处、社联、校办、保卫处、各学院学工老师、青协、后勤各系统等部门紧密配合,共同对新光进行打压的周密行动。打压的重点则是工友与学生的接触,毕竟这种接触会带来工友和学生对校方违法用工行为的揭露。

二、九月到十月:阻挠注册与釜底抽薪

此事得从暑假说起。在新光可欣同学参与佳士声援团之后,校方便开始行动。先是将可欣同学软禁在家,意图以社团负责人缺席为由注销新光。学生处原计划在开学初(9月上旬)就干掉新光:先是通知后勤停止指导关系,再通知社联给新光半年时间寻找指导老师,最后通知所有学院和老师不允许指导新光。在新光发出《公开寻找指导老师》一文并达到8万阅读量后,社联负责人、校团委李晶老师才答应可以让后勤宋大我老师指导社团。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既然暂时无法在明面上搞掉已有7年历史的新光,那就来个釜底抽薪,把新光与学生的联系和新光与工友的联系全部掐断,这样一来,既没有新鲜血液也没有服务对象的公益社团,就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学校在明面上也不会有什么把柄。说干就干!

学生处于是动用各种手段监控新光新生群,监控新光同学微信,删掉新光发声文章,并将消息共享给各系统。后勤管住工友、学院管住学生。 学院方面,各学院注意与新光来往之新生,进行约谈,以学业相威胁使其退社。在学院的积极努力下,新光所有新生在10月20号几乎同时删掉了新光同学的微信。请注意,这时新光还没有举办任何活动。后勤方面,宋大我老师召开集团会议,下达命令到各区主管,让主管去威胁工友,手段有吃饭时拍照、盯梢、开会、消防演练等。这一点从各区食堂的一致行动就可以看出。“走哪都有监控看着”、“下了班就在宿舍呆着”、“禁止与新光同学接触”等言论也在此时爆出。

对方本想悄无声息地干掉新光,让新光哭都没地方。可是突如其来的教二事件打乱了学校阵脚。10月18日,各食堂一致在新光给工友放电影的时间展开消防检查;四位后勤老师准确地找到了新光同学所在教室,并告知同学们食堂是例行检查不要慌张。殊不知,新光同学早已掌握了后勤的计划:后勤在当天下午4点就开会,传达了禁止工友参与新光活动的消息。新光同学们在教二门前的揭露无疑让对方阴谋败露。紧接着,10月31日,康奈尔大学以人大打压工学结合的学生为由与人大中断部分交流项目,这更是让学校有关单位被戳中了软肋,使其不得不先处理与康大的断交风波,并在明面上放松了对新光的打压,做出支持工学结合的样子。所以新光的冬衣捐赠活动得以开展,接连几篇为新光正名的推送没有被删。

三、争夺工友,取消评优

但学校缓过神来后,仍在继续推进它的计划。这次学校变得聪明添了新招,教二事件那天的四位后勤老师再也没来进行“例行检查”,而是决定举办与新光类似的活动来争夺工友。于是,后勤与青协联手,在停办新光活动的同时开办放电影等活动,并强制工友参加,试图进一步阻断新光与工友之联系,也对人大的同学们进行迷惑。

12月10号,新光同学的评优名额陆续被取消。新光陈可欣同学票选的评优名额被其班主任以“省下名额,支援其他班级”为由而取消,还说“我是班主任,我有这个权利”。同样,在经院党支部推选中获得超半数选票的向俊伟同学也被临时紧急修改的章程取消了竞选资格。一位朋友说:“学校都要动手了,怎么可能让你办晚会?怎么可能让你评优?新光太天真了吧。”

四、收网:封号禁言,空降死缓。

大网一步步收紧。12月25日,新光公众号及其新号被封、接连三篇晚会宣传推送被删,新光同学微信也被封了三天。先把新光禁言,再对晚会实施“最终审判”,让新光有冤难诉、有口难辩,真是考虑周全!

对方在完成了孤立新光并掐住新光喉咙的程序后,展开了对新光的最后一套“连环击”。12月27日,后勤原先承诺好的元旦晚会活动突然变卦。同学们向社联李晶老师询问情况时,他正在去往明德开会的路上,同学们被告知会议不知何时结束。而在当天下午6点,新光同学几乎同时收到了后勤停止担任新光指导单位的消息和社联紧随其后的通知。

之后的1月2号,社联发表了新光“违反党纪国法,严令三个月内整改”的公告,后勤紧接着动用“温馨人大”公众号宣布积极响应社联。而与此同时,几位宣称与新光前几任社长都熟识的师兄、师姐纷纷出现,发表了“支持学校决定、劝新光同学悬崖勒马”的文章。 每篇文章都动用了整个学工系统转发,同学们的票圈顿时被刷屏,每篇文章的阅读量都稳定在了2万。在对新光“杀人诛心”之后,学生处还进行了补刀,于1月11日对新光同学给予了处分。

所有操作一气呵成,令人叹为观止。

五、工友声援新光与“死刑立即执行”

在有关部门认为大势已定时,新光接连的几篇文章对其进行了有力回击,尤其是其中工友的发声让对方措手不及。中区食堂工友王纪傲联系了28位工友,在希望新光继续办下去的联名信上摁下了手印,而10位工友给新光发来的支援视频及音频,也由新光同学整理并发布出来。不得不说,在学生们摇摆于“该相信谁”的困境中时,工友们坚定的支持声音让人眼前一亮。在当时,工友支援新光的推送短时间内便达到了4000阅读量。对方感到恐慌,马上删掉了文章。

与此同时让人感到意外和愤怒的是,王纪傲工友在1月18日11点失联之后,社联等部门在中午便连续发出了四篇文章,并联系了数家网站进行报道。还有所谓“郑君”写文章,否认纪傲的工友身份,试图以此消解工学结合的合法性。后勤与社联、青协还举办了春华夜校活动,制定了遗臭万年的“应急方案”。可是社联早在新光申请元旦晚会延期时不就已经规定说“考试周不再审批学生活动”吗?难道……

学校的用意想必已经是十分明显的了。

1月21日,社联宣布注销新光,直接推翻了1月2日所说的“严令三个月内整改”——判处新光“死刑、缓期3个月执行”的糖衣被戳穿。


行文到此,一股寒意袭来。整个人大官僚系统为了打压一个服务工友的社团,竟然耗费了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和组织力量:腾讯、保安、学工、后勤等组织或单位被学校运用的炉火纯青;在打压过程中,校方还不惜违反自己制定的流程与规定,彻底撕碎了在学生前的面纱。所谓的“温良恭俭让”,不过是人大官僚达到其卑鄙目的的手段而已,流程与规定也只不过是他们掌上的玩物。

我不得不问一下,人大究竟是谁家之天下?一场由学校官僚自导自演的大剧何时才能结束?学校何时才能去关注:顾海兵是否还在人大,被性骚扰的同学站出来的勇气能否有结果,品知为何被关停,和校内工友到底有没有签合同等等问题?以上疑问的解答,我们尚未可知,但能把公权力用到这种极致地步的人,终将自食恶果。试想,如果学校把用在新光身上心思的十分之一拿来回应这些同学们更关心的问题,想必更会得到同学们的敬爱。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来新年的气象来。”人大领导们想制造“新光已死”的气象,他们希望这学期的所有关于新光的消息,都能在年前的删帖和强制注销的声浪中被人遗忘。但他们给新光强判死刑的事实毕竟摆在那,也究竟是展现在人们面前了,真相只有一个。新光死了,但新光人不会死,揭露现实真相的勇气不会死,工学结合的心和行动更不会死。

新光死了,它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