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六四:回望来路,再踏征途(学生篇) ——当代青年运动向何处去?

 

编者按:

改革开放以来,官僚腐败、官倒盛行、物价飞涨的一系列乱象横生,工人、市民、学生、知识分子等社会各阶级群体都产生了不满、甚至愤恨的情绪。六四运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在运动中,学生和工人群体的表现最为突出,也最为典型,不仅是因为他们冲锋在斗争的一线,更是因为这两个群体分别代表了两种“民主”路线,即自由资本主义的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民主。

这两种民主路线在运动中具体有怎样的表现?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南辕北辙的分歧?最后,这两种路线各自走向了何方?基于此分析六四运动,又能给今天的我们带来怎样的启发?

在这特殊的时期,青年先锋将发布两篇评论文,分别分析六四人民运动中的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为六四运动的评述提供一种左翼的视角。

(一)六四运动是改革开放以来,各阶级矛盾的一次总爆发

改革开放,是在官僚集团操纵下将公有制社会主义社会转变为私有制资本主义社会的过程。它的起点在于私有化,而能够将公有财产转变为私人财产的,只有官僚资产阶级及其附庸,其他各个阶级在此过程中都是被剥夺被压迫的对象,因此整个六四运动,就是各个阶级自发反抗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合奏。

老工人阶级是改革开放的牺牲品。在以国企改制为代表的私有化过程中,老工人阶级一砖一瓦建立的国家财富被官僚资产阶级巧取豪夺,自己则被扫地出门,因此老工人阶级反抗官僚资产阶级最为坚决。

由于生产力水平所限,部分农村的集体农业还没来得及展现自身的优越性。农民身上的小资产阶级性还没能彻底得到改造,关注个人甚于关注集体的思想依旧普遍,因此农民暂时受惠于官僚资产阶级的收买政策,在改革开放初期成为资产阶级的同盟。

处于原始积累中的自由资本在党内有一部分政治同盟,并拥有外国支持,它们要求打破官僚资本的垄断,获取政治权力,因此同官僚资本的矛盾也十分尖锐。

价格闯关造成物价飞涨像一颗火星,点燃了各个阶级对于官僚资产阶级的愤怒,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矛盾纷纷爆发。然而这几股力量并没有实现联合,而是各自凭阶级本能行事,因此在六四运动中并没有看到各阶级各群体各地方统一指挥、协调行动的局面,而是被逐步分化瓦解了。最终能量耗尽,虎头蛇尾、黯然收场。

(二)学生运动在六四人民运动中的地位

各种社会运动常常以学生运动为先锋,因为青年学生对社会现实敏感,思维活跃,富于理想主义和斗争精神,也具有相当的组织能力。但是由于并不参与社会生产,学生终究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力量,而是来自于社会上的各个阶级,代表着各个阶级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诉求。

20世纪20到40年代,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学生运动从来不是孤立地进行,而是同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市民运动乃至军事斗争紧密结合的,这就使得学生运动具有强大的后盾,有力地冲击了反动政权的统治。百年前的五四运动,正是在学生打响了第一炮以后,又被工人、市民推向高潮的人民运动。如果没有工人阶级、市民阶层作为生力军在后续加入,运动的影响力不会如此之大,被捕的学生领袖不会很快得到释放,中国的代表团也不会真的不在和约上签字。而五卅运动,更是首先在工人中发动,蔓延至社会各界,学生则作为其中的参与群体给运动提供巨大支持,学生的罢课、街头讲演、发动募捐的活动,总是与各阶级的游行示威、罢工罢市相配合。各阶级的结合使得学生运动目的清晰、出拳有力,可以收放自如,不达目的则持续斗争,给反动政权造成持续的经济、军事和舆论压力;达到目标则可以从容退却,敌人却不敢大肆报复。

一场由学生充当先锋的运动,如果总是脱离群众、缺少其他阶级的支撑和声援,也就意味着,它基本是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一旦斗争的高潮褪去、运动解散,学生手无寸铁,并不具备能够撼动社会的力量,敌人便可以没有太多顾忌,直接反攻倒算,最终让运动走向失败。

历史上的六四运动,本是全社会各个阶级广泛参与的运动,但是学生的舆论能量最大,获得的外媒资源最多,在把握话语权的情况下,学生在主观上又自觉与工人、市民群体割裂开来,使得后人产生了一种六四运动几乎等同于六四学生运动的印象。

六四学生运动在整场人民运动中爆发早、规模大、范围广,具有比较明确的政治纲领,打出了“反官僚、反腐败”的口号,因此受到了各个阶级的支持。然而这种支持却没有被学生转化为广泛团结各阶级生力军的助力。随着运动的发展,学生和工人市民的诉求和政治立场反而渐行渐远。

在运动中,学生不仅没有结合群众,反而在主观上自觉排斥工人、市民对运动的参与,努力保持运动的“纯洁性”。他们一面高喊“唤醒民众”,一面又在大游行中,特地组成人墙纠察队,以防市民“混入”游行队伍,甚至排斥工人组织进驻天安门广场。这与五四青年自觉地进入工厂、村镇向工人、市民进行宣传、鼓动和组织,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意识形态上,学生们把握着话语权和外部支持,目光向上、向外,高喊“自由民主”等自由资产阶级的口号,在外国媒体和自由资本的诱导下,逐步抛弃了运动初期反官倒、反腐败等贴近群众的诉求,一步步让自己脱离了工人市民,转向了请愿式的斗争,将自己毫无保护地置于官僚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面前,将运动送上了不归路。

改革开放逐步确立起市场经济的秩序,来自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逐渐传入中国,在学生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文革走向失败以后,对社会主义路线和阶级话语体系产生幻灭的学生,在思想上投向了自由主义的阵营。而改革开放以后,学生和知识分子发现,政治体制的自由化改革迟迟落后于经济体制的市场化改革,甚至还发生反向收紧的倾向。党内开明派领导人胡耀邦的下台,在学生眼里,就是这一倾向的典型反映,也因此成为触发学生运动的导火索。

鼓吹资产阶级精英的自由主义民主,反对抽象的“政治集中”、“专制威权”,这就是学生口中的“民主”,也是六四运动中学生与工人最根本的分歧。

就这样,六四学生运动在刚发动时可谓风起云涌,但很快就因为自身的局限性孤立于群众,转而后继无力、陷入僵局。

学生运动需要自觉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骨干成员,而独立思考的前提是具有确定的阶级立场,坚持从人民群众面临的现实矛盾出发进行斗争;而不是从抽象的政治理论出发,寄希望于无武装无后盾的请愿和改良,将运动的领导权拱手让与少数掌握话语权的领导人物。所以在投身运动之前,首先要分析现实矛盾,找到阶级立场,确定努力的方向。

(三)当代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

三十年过去,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是否发生变化了呢?

以官僚资产阶级为代表的垄断资产阶级仍然是绝对的统治阶级。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是官僚主导下的资本积累,官僚资本掌握着一切重要的行业和生产要素,也作为大庄家控制着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因此私人资本只能依附于官僚资本,接受其摆布。比如互联网巨头在网信办面前低眉顺眼,原因就在于官僚资本控制着通讯骨干网等基础和命脉设施,随时可以断其生路。另一方面,从近年来的市场化改革来看,官僚资本也在推动开放国有资本市场,鼓励私人大资本参与混合经营,也在给私人垄断资本一个定心丸。也难怪马云会有“支付宝随时准备上交国家”表忠心的言论了。

民间中小资本等自由资产阶级同官僚资产阶级既有合作亦有冲突。因为要从官僚垄断资本口中乞食,也需要国家机器的保护,所以自由资本是依赖于官僚资本的。但是资本增殖、获取垄断暴利的欲望驱使自由资本尝试侵蚀官僚资本、收买政治权力、打破其垄断地位,因此二者又有斗争。2012年前,右派甚嚣尘上,大有内外并举、颜色革命之势,其经济基础正在于此。但从近年来看,经济下行、阶级矛盾加剧,垄断资产阶级面临的阶级矛盾空前尖锐,自由资产阶级在工人阶级的威胁面前往往更倾向于服从官僚资本的专制统治,因而跪倒在中国梦的石榴裙下。毫无疑问,自由资产阶级与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对立并不能掩盖其自身的软弱性。

小资产阶级正处于普遍跌落的状态。在资产阶级眼中“中产”是待宰的羔羊,既掌握一定的社会财富却又没有什么能力保护之,通过教育、住房等等工具可以轻而易举地从中榨取到度过危机的养料,同时以此平无产阶级之民愤,因此小资产阶级的阶级地位不可避免地下降了,从上海南京路事件到“996运动”,中产阶级正在缓慢地觉醒中。

农民作为一个阶级正在消失。打工潮出现标志着农民向着农民工转化,这一阶段中农民主要以雇佣劳动获得收入,但农村的小块土地承担着养老抚幼等隐性成本,因而资本可以超限度地剥削农民工。随着农村资源的耗尽,农民工逐渐脱离了农业生产方式,小农经济逐渐为商业化的农业所代替;同时,资本对于土地的渴望已经开始瓦解小土地所有制,“土地流转”正在造就新的大地主,农民开始离开土地,成为市民,向完全依赖雇佣劳动生存的无产阶级转化。

资本主义下的无产阶级正在成型和觉醒。老一代国企工人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新工人成为了工人阶级的主体,并表现出越来越强的阶级意识和行动能力。南海本田大罢工、塔吊工人全国罢工等行动展现着新工人的强大力量。频繁发生的罢工斗争迫使统治阶级不断加强维稳力量,统治成本节节攀升。工人阶级也在一次次斗争中不断学习,一批有经验、有能力的工人领袖正在成长当中。

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正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官僚资产阶级曾经的同盟——农民阶级正在消亡,而它的附庸——小资产阶级正在觉醒,它的仆从——自由资产阶级和它同床异梦:官僚资产阶级将成为孤家寡人,它由于畏惧各阶级的联合反对,不断横征暴敛、加强国家机器以维持统治,更加激起各阶级的反对。在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中,无产阶级最为坚决彻底、斗争潜力最大,二者之间的矛盾最不可调和,工人阶级反抗剥削压迫的要求必将汇成斗争的洪流。

(四)当代青年运动的发展方向

在六四运动中,学生运动脱离了人民群众,为自由资本摇旗呐喊,追求抽象的“自由”、“民主”,很快就失去群众的支持,甚至失去了多数学生的支持,最终不可避免地失败。学生运动必须要同人民群众相结合,才能走在正确的方向,获得强大的支持和不竭的动力。

有压迫就有反抗,在阶级社会里,到处都有压迫,到处都孕育着反抗的怒火。青年运动要在正确认识这些矛盾的基础上,自觉地同人民相结合,通过扎实细致的工作,推动运动向前发展。

在校内,学生运动要利用校园相对宽松的环境和较大的影响力,努力团结同学,去争取民主权利,以此锻炼自身、积累经验,并激励工人和市民的斗争。校园民主斗争应当从小事做起,比如通过自媒体揭露校园内的阴暗面,争取学生的合理权益、改革严苛的的管理制度、维护后勤工友劳动权益,反对胡作非为的领导老师和学生干部等,都是可以着手的目标。在斗争过程中要注意团结同学,争取更多的支持;还要发现和培养积极分子,锻炼我们的队伍,在斗争中锻炼组织、宣传、统战等等能力。同时要注意学习和自我教育,将校园民主同工人市民的斗争联系起来,逐步地提高认识,为参与更高形式的斗争做准备。

学生要走到居民的一切阶级中去,了解各个阶级的诉求,尽一切可能团结农民和市民,争取他们的支持,瓦解资产阶级的同盟,凝聚一切要求进步、反对压迫的力量,鼓励和支持它们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

学生具有较大的活动自由度,校内具有一定的社会实践渠道,学生运动要充分利用这一点,努力伸出自己的触角,去认识社会、了解社会,建立同社会各阶级各群体的联络,了解他们的境况,努力结识其中的积极分子,鼓励他们发动本阶级本群体同官僚资产阶级斗争,并予以组织、舆论、法律知识等方面的帮助。

目前中国社会最根本的矛盾就是无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因此青年运动必须同工人运动相结合,要融入工人、了解工人、为工人发声,帮助工人组织起来同资产阶级斗争。

首先要了解工人,交一些工人朋友,可以是校内的后勤工人、辍学打工的同学、在工厂里上班的亲友、在社会上在斗争中结识的工人等等,了解他们的生活和想法、精神上关心、生活上帮助、当他们面临压迫时鼓励他们去斗争。态度要谦虚真诚、平等友善。

其次要跟进阶级斗争的动态,既要通过各种平台了解现实中正在发生的罢工等斗争,也要广泛发动自身的社会关系网络,及时报道身边的斗争,并从中学习经验吸取教训,还要在合适的时机向工人们讲解这些斗争,起到鼓励和启发的作用。

工学结合的最高形式是进厂,从社会关系和社会角色上,将自己彻底改造成工人,深入一线去广交朋友、去鼓动和发起斗争,将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去争取更光明的未来。身处工人之中,我们的事业必将如星星之火,具有无限的力量和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