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青年给父母的一封家信(一)

 

编者按:

除夕夜是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候,然而一位左翼青年学子却写下这封家信,告诉父母自己今年不回家过年,为什么呢?

寒假和春节本该是学生自己的时间,利用这个时间为工农奔走呼号是学生的自由。然而寒假伊始,张子尉等七名学子就在1月21日被暴力清场、抓捕;还有同学年前一回到家就被控制起来,失去人身和通讯自由。再结合9月以来进步青年被绑架、拘捕的事实,我们无法想象黑恶势力在家中布下了怎样的天罗地网。他们打算利用中国人民几千年传统的思乡情来限制左翼青年的人身自由,手段何其卑劣!

而对于工人兄弟姐妹们来说,过年不能回家的又有多少呢?大商场春节不放假,保洁阿姨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6点(平常是晚上10点),却没有拿到法律规定的三倍工资,往往不超过两倍;环卫工友终年无休,凌晨四点上班,到了过年期间才有权利坐在马路边的石墩上午休一会儿,平时这样做就会被领导骂。对工友来说,过年无法回家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不论春晚的舞台怎样一团和气、歌舞升平,好似人们全都团圆一样。

我们的工友农友们创造了整个世界的物质财富,创造了我们在春节期间消费的一切东西,但却处在社会最底层、最受压迫的地位,忍受春节的骨肉分离。这就是我们为之奋斗的全部理由和为之反抗不平等的全部动力。与工友们的处境相比,我们青年学生一次不回家过年,算得了什么呢?

作为刚离家不久的青年人,我们也想回家,很心焦,放不下父母和老人的身体健康,更希望再向父母讲清楚:我们选择为工农服务,不是黑警所说的“被洗脑”,而是基于社会现实的自觉选择。但是,我们更不愿自己投入黑恶势力的罗网中,丧失了为工农服务的自由和最基本的人身自由,被逼无奈,才有了这样的家信。这就是我们不回家过年的原因。

 

正文:

爸妈,

我这次回家的时间要推迟了,具体推迟到什么时候,我没办法给你们一个期限 。之前我想着过年大概率是可以回去的,可眼下,时时刻刻准备把我们带走去“说服教育”的人还在背后穷追不舍,就在21号就又有7位同学被警察带走,这样的情况之下我选择暂不回家。

爸妈,我很希望你们仔细想一想我们这些同学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们不过就是不想再忍受老师、家长、警察的限制和围追堵截,不过就是不愿再听什么“劳动人民过得很好”的陈词滥调。你们总说你们要救我,可是你们所谓的“救”不就是告诉我们“你被洗脑了,赶紧收手吧”。为什么你们宁愿武断地把自己的女儿当傻子,都不愿去听一听她所说的现实分毫呢?难道在你们眼中,我真的就是一个没有一丝自主意志,任人操纵,对家人无情无义的布偶吗?

我想让你们看看振振的演讲视频,但你们可能不愿看。他说“全国有2.8亿农民工,6千万留守儿童,6百万的尘肺病人”,这是现实,还有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的讨薪、维权,这也是现实。“人家工人过得可好了”。不是说吃饱穿暖了就是好:一步步堕入底层的地位,随意就可以被践踏的命运,无法维护他们权益的法律和已然站在他们对立面的公检法机关(只要我们随意回顾一次工人维权事件就可以看到,如果没有工人们的斗争,你们所以为公正的法律都不可能为他们说话),工人的生活事实上并不好。更何况吃不饱饭的、为了生活出卖身体和尊严的、重压之下自杀的……每日益增。我们到底该怎么心安理得地说出“他们生活是好的”?

我们反观我爷爷奶奶的生活也能窥见一二。我的奶奶辛苦一生,到老了,倘若没有我爸爸条件尚可,他们连病都医不起;倘若我当初只是个三本大学的学生,自己毕业后自顾不暇、打工为生,我的亲人又该怎么办?而这恰恰就是现实中数亿家庭面临的命运。

这些事情我多次想向你们传达,但你们觉得这是我被洗脑的后果。可如果你们对这些现实强硬地视而不见,而只把视角放在我身上,觉得我抛弃亲人、猪狗不如,那我们就只能看着“亲者痛,仇者快”。因为我不可能对现实视而不见:我不仅仅是我父母的女儿,我必须对养育了社会却在这几十年来被压榨被驱使的劳动者负责。我无法和我的家人过年,但为了生计不得不与自己亲人分离的劳动者还有多少?累死累活一年,年底回家却无法为自己的父母孩子医病,无法供自己的孩子去好学校读书的劳动者又有多少?我怎么能把视角仅仅放在我和我的小家的身上。

你们总说我愤青,可我现在也想说,我不是每天抹着眼泪苦大仇深地去做这一切。我看到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的劳工反抗,看到现实矛盾不断激化的过程中有更多人在反思。我们的劳动者不可能永远被投机者、肉食者压在身下,创造了世界的他们终将成为真正的主人。我也看到我们身边有无数可贵的人,无论年轻年老,即使身体虚弱到连呼吸都无比艰难,也要坚持反抗现实不公。确实大浪淘沙,你们总爱给我举XX之流的例子,让我“浪子回头”。但现实的矛盾就在那里,我们要不然就是昧着良心向吃人的现实卑躬屈膝,甚至自己去吃人血馒头,要不然就是在斗争与反抗中打磨自己,抛下自身的一切私利,去为更多的人去奋斗,而我的选择势必是后者。这条路上大浪淘沙,总有人离开,但离开的人、背叛良心的人,没有一点值得同情可惜,因为继续向前的人必定要更加坚定而有力。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张子尉同学的自白,我希望你们可以看看,放下你们固有的成见去理解半分,这是我们这些在磨难与斗争中成长的孩子们共同的心声。对我们侮辱斥骂也好,糖衣炮弹也好,如果支撑我们走下去的不是个人的意气,那这些对我们而言又有什么呢?

回到眼前,现在我的同学们不断被带走,对方试图用家庭的温情与前途的严峻来威胁我们,但打击与个别的动摇确实不算什么,毕竟总会有更多的人在这样的磨练中愈加坚定,而我的选择也是继续坚守。

唯一放心不下的,一是我爸的身体,二是我妈的精神状态,三是老人们的挂念。出走仓促,我原定安抚老人的想法现在也实行不了,我想着你们就说我跟着系里去乡村调研好了,深山老林原始部落,没法联系,再骂我几句不提前说,也能蒙混一下。实话实说也不是不行,但我希望是我回去之后再一起谈,而不是你们武断地告诉他们我被洗脑了、抛弃家庭。我爸的病,去医院好好治,经济方面我会尽力不给家里带来负担,假期结束后,我去办下助学之类的手续,毕竟我爸我爷爷奶奶也需要钱。当然,我知道这是心病,我前面写的那么多,也是希望你们可以再多理解我半分,而非死守着我被蒙蔽了、我不孝的误解。这才是最后的心药。

想说的大致如此。“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给家里人的话可能是这样说的,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好好的。并非不念家里,只是去年中秋,还有另一句话“不负抱薪者,千里有婵娟”。万家灯火团圆夜,但很多工友与同学仍在狱中坚守,我们也势必要接过他们的火炬坚守到底!

女儿

2019年过年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