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红色中国网“座椅”同志的论战:佳士运动还在顽强进行中

今年7月开始的佳士运动还在顽强进行中,但不少左派同志似乎比中特更急着要对其定性。红色中国网原定于2019年元旦发布的檄文,不仅提前四天刊发,而且连原定的上稿日期“2019-1-1”都没改。巧合的是,在檄文发布当天,我国某最高学府又双叒叕爆发了校园官僚打压进步学生社团的丑闻——13名静站抗议社团被非法改组的同学粗暴地抬走,随后在无信号的教室中被关押近24小时。现在想来,同样是面对打压,有些同志会火急火燎地用鼠标和键盘指点革命,颇有思想导师的做派;有些同志则身体力行反抗强暴,在一次又一次的斗争中争取每一分每一寸空间。只可惜,双脚不踏实地,只知仰望书斋的天花板,用键盘和鼠标名为“建议”实为讨伐的“座椅”同志,恐怕对革命不仅无功,甚至有害。为了运动长远的健康发展,我们必须肃清这种“座椅”倾向。

首先,这篇名为“建议书”的檄文,对佳士运动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佳士运动发端于佳士工友自发的依法组建工会斗争,随后资方和国家机器对其合力打压,工友因此奋起反抗,从而引发大量左翼学生的关注。学生中最积极者,直接奔赴深圳坪山现场,组建佳士工人声援团,进行线上和线下的宣传。直到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线下声援行动告一段落,但线上行动从未停止。所以,佳士运动显然不是什么青年左派“沾染了大量小资产阶级恶习”的突发奇想之举,而是自发的工人运动,在自觉左翼知识分子积极参与其中后,慢慢发展为工学有机结合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如果这就是小资产阶级狂热病,那恐怕放眼古今中外,都找不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工运了。

其次,某些“座椅”导师在安逸的书房里呆太久了,平时也不怎么接触工人,更别提扎根在工业区做工人的组织工作,所以只能从自己的小资产阶级环境和立场出发,想象当今中国社会经济和工人阶级的状况,凭空脑补出中国工人运动的未来。这种“座椅”导师一没有扎实的政经和社会分析,二没有落地的工人调研和组织基础,凭什么充当革命导师,指点中国工运呢?对于这种对运动有弊无利的指指点点,我们有必要予以回应。

为什么要选择在沿海地区发动新工人,而不是“到广大内地去”开展斗争?中国有2.87亿农民工,占全国工人阶级总量70%以上。相比之下,全国只有约3000万国企工人。超过七成农民工来自中西部地区,超过一半农民工在东部地区务工,其中又以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三地最集中。事实上,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东部沿海——尤其是珠三角地区——正是新工人斗争最前沿、最集中、最激烈的地带。2013年,广东省工人集体行动个案占全国比例达38%。近两年来,虽然广东的工人集体行动数量占比有所减少,但仍居全国之首,几乎是其他省区的两到三倍。所以请问,为什么我们当下不在中国工人阶级规模最庞大、分布最集中、斗争基础最好的东部沿海地区发动斗争,而是跑到工人阶级规模不大、分布零散、斗争基础一般的“广大内地”去“做长期普遍的群众工作,迎接未来的伟大斗争”?

图源:CLB

而且,佳士工人的遭遇不是个例。他们奋起抗争后备受打压,反映的正是中国工人阶级所受压迫的日益深重。2013年后,中国经济进入增速下滑的“新常态”,加之今年中美贸易战前途未卜,珠三角作为全国最大规模的出口导向型制造业中心,自然首当其冲。近年来,珠三角的罢工多与关厂和搬迁引发的劳资纠纷相关。无论是2013年的迪威信,还是2014年的哥士比,抑或是2015年的庆盛,均源于工厂搬迁或产业升级带来的员工安置问题。当罢工工友要求资方依法赔偿和安置时,工厂却在地方政府的配合下悍然违法,不仅不依法赔偿,还威胁、拘捕和起诉工人代表,甚至导致罢工工友以跳楼自杀方式抗议。以上3宗罢工事件,分别以工厂低于法定赔偿标准赔偿和遣散工人、被解雇工人起诉工厂非法解雇却最终败诉、起诉罢工工人和以低于法定标准的赔偿打发工人告终。缺少话语权和文化资本的工人,也难以将他们的遭遇转化为大众舆论热点,大多数人对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一无所知。

以上种种,已让包括佳士工友在内的中国工人意识到,除非工人能自己组织起来,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工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发出自己的声音,否则根本没有任何既得利益者会真正在乎工人阶级的利益。因此,佳士工友为自主筹建工会而发起的抗争,并非个别激进工人突发奇想的狂热行为。它恰恰说明,广大中国工人长久以来缺乏真正代表他们的组织。同时,不管是佳士工友,还是声援团成员,都清楚工会是斗争和组织策略,而非斗争的最终目的。这些先进工人和学生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在佳士运动中,他们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没有一个诉求是以成功组建工会为最终目的,没有一个诉求是想通过组建工会来实现资产阶级民主。在资产阶级的带领下工会斗争最终必然会走向妥协,而在无产阶级带领下工会斗争则会战斗到底,直至建立社会主义新社会。当我们连一家工厂、一个行业、一个地区的斗争都还没发动成功时,又何谈“地方工农民主政权”呢?某些“座椅”同志的批评,既不能对扎实推进群众工作有任何实际帮助,还相当于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对同志插刀。

佳士运动尚未结束,以佳士声援团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还在不畏强权,坚持斗争,反而是看客们这么快就下了失败的结论。在革命的惊涛骇浪中,任何一场胜利,都是建立在许许多多失败之上的。我们重视失败,我们也从失败中学习,但我们并不悲观也不沮丧,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必然要经历的坎坷。但请问,现在是谁悲观了?谁沮丧了?谁投降了?我们欢迎任何关于推动中国工人运动未来发展的战略和战术讨论,但我们坚决反对一切空想的、扣帽子的投降主义。对于这种“座椅”同志,我们只能说一句:出门右转,好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