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评广东警方:黑恶势力之友、工农学民之敌

从“7.20派出所内殴打工人”,到“7.27佳士建会工人被捕”,再到“8.24暴力清场”,及近来的“11.09大抓捕”与北大学生被殴打的事件,广东警方始终充当着黑恶势力的打手。本是应当“为人民服务”的人民警察,却沦为资本豢养的走狗。广东警方利用暴力执法、非法拘禁等手段,残酷无情地镇压人民群众的对正义的呼唤和对暴行的声讨,为共和国的历史添上了尤为耻辱的一笔!

广东警方对工人的打压尤其令人憎恨。佳士建会工人被厂方打击报复,在厂内被黑社会殴打后扔出厂外,燕子岭派出所对此却置若罔闻。7月20日,拒不承认非法开除的几名工人前往工厂,却被十几名保安架出厂外。然而前来现场的警察并不是来调解劳资纠纷的,相反,他们直接动手将工人们摁倒在地。几名工人被拘禁了整整一天,卑鄙无耻的燕子岭派出所,竟对他们实施了恐吓与殴打!

7月26日,几个支持建会的工人再次在厂内遭到殴打和拘禁。第二天,前去正常上班的工人被厂方限制人身自由,闻讯赶来的燕子岭派出所竟将现场的工人与一名学生直接抓走。当晚,前去询问情况的工友和家属进了派出所,居然也被抓了进去!广东警方以“寻衅滋事”这种口袋罪名刑事拘留了他们,而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与始作俑者却依然逍遥法外,他们就是身为人大代表的佳士科技老板潘磊和人事部经理郭丽群。

广东警方对待工人的态度,完全是源于他们内心早已扭曲的群众观——在他们眼中,宪法所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废话,派出所内高挂的“为人民服务”只是一句标榜自我的宣传口号!

也难怪这些披着制服的黑警会说出这种反动至极的言论:

“老板和工人,就是不一样!”

“我要把你(一个女工)和妓女婊子关在一起!”

这绝不是一次偶然的情况,这背后是无数工人被资本家、大老板驱使的特勤、辅警与警察欺压后流的泪与血。而在今年夏天的深圳,这些血与泪化作愤怒,狠狠砸向了欺凌人民的广东警方!

在高校学生声援团抵达现场后,丧心病狂的广东警方更是将他们的无耻嘴脸暴露无遗。他们清楚自己站在反人民的一边,面对学生自然会理屈词穷。于是,广东警方在背地里使出了各种下三滥的手段,破坏学生的声援行动。他们“传授”给家长各种撒泼甩赖、言语辱骂甚至动手殴打的手段,试图瓦解学生的队伍。甚至有的家长,前一刻还在声援现场又哭又闹,后一刻就在远处和便衣警察交头接耳、谈笑自如。

更加可耻的是,他们教唆家长利用亲情,将学生单独诱骗出来赴“鸿门宴”。随后,几个自称是“叔叔伯伯”的便衣人士一拥而上,将学生强行塞入车中带走。沈梦雨等同志,就是被他们以这样的手段卷走的。

当他们发现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不奏效,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8月24日,震惊中外的“广东警方暴力清场”发生了。手持防暴盾牌的警察冲入声援团住处,现场的同学和工人每个人都被四五个人控制住。有的人被猛踹膝盖要求跪下,有的人腿上鲜血直流。在被秘密拘禁在澳头小学和坑梓小学里时,广东警方多次威胁恐吓学生和工人,连上厕所都要敞开门监视。在审讯中,一个温姓的坪山政法委人员面对严梓豪同学的质问和抗议,竟然恼羞成怒地扇了他几个耳光!与此同时,身在北京的顾佳悦等同志也被广东警方跨省抓捕。

我们不知道这些黑警,他们有何脸面教给自己的孩子什么是正直,有何脸面向亲人提起身为人民警察的骄傲,有何脸面面对“为人民服务”这块牌匾!

然而当罪恶与暴力的匣子被打开,那么掌握暴力强权的人就会愈发成瘾,就会越来越不忌惮于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达成罪恶的目的。“11.09大抓捕”恰恰证明,广东警方已经在这条歧路上越走越远,彻底成为了人民的叛徒。他们无所谓冲入共和国的最高学府,更无所谓在校园里对同学施展暴力,更无所谓砸开大门将关注工人的同志摁倒在地、非法拘禁,无所谓自己被国内外的正义舆论声讨——既然自己的双手已经肮脏不堪,何不坐稳自己向资本家和强权卑躬屈膝、奴颜婢色的走狗形象,来讨得他们的撑腰和赏赐呢?

但是所有的正义人士永远不会觉得这种暴行是无所谓的,永远不会停止对黑恶势力的声讨。被人民意志判决的叛徒们,一定要无情地消灭他们!

就像声援文章里所说的:

“堂堂正正地站起来,做一回人!”

佳士工人建立工会的尝试、高校学子结合工人的尝试,开启了历史的新篇章。

站起来,就是不跪下!马列毛思想、变革的勇气与不屈的精神,就是我们解放的双手。我们要用这双手砸碎铁锁链,与沦为黑恶势力之友、工农学民之敌的广东黑警抗争到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