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以不屈的战斗精神,迎接被捕同志的归来 ——佳士工人声援团致一切支持者的信

红友们! 一切热爱毛主席的同志们! 一切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的人士们!

大家一定还记得佳士工人声援团的四名同志12月25日在韶山发表的慷慨激昂的演讲。 “镇压吧!镇压个十年八年,人民也都觉醒了。工人阶级死都不怕,还怕镇压吗?” 这是觉醒的工人阶级的伟大宣言,是让那一小撮破坏社会主义、污蔑毛主席、压迫人民的坏分子心惊胆战的不屈意志。

看到声援团同志在历经数次抓捕后,依旧以不屈的战斗精神,发出继续战斗的宣言,此时此刻充满这一小撮坏分子心中的只有恐惧和疯狂。

他们恐惧什么呢?他们并不是怕声援团的几位同志,而是怕坚定地站在工农立场上的声援团,怕声援团背后的人民群众。他们深知,人民的觉醒是不可阻挡的,而他们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很不幸,现在,他们的担忧也正在变成现实。

从韶山到全国,有多少支持声援团的人,就有多少反对他们的人;反对他们的人民越多,他们就越是难以站住脚,他们就越是要实施更加严酷、更加疯狂的镇压来安慰他们那恐惧的心灵。于是,他们再次伸出了魔爪。

从12•28至今,已有8名声援团的同志因参与纪念毛主席活动被捕,这8位同志分别是:在韶山发表演讲的工人黄兰凤、张泽英、北大学生展振振,声援团主办的网上纪念毛主席活动主持人胡志,以及兰志伟、余凯龙、陈叶玲、母应珊,甚至,广州工人李元柱,119受害者之一,因为线上宣传纪念毛主席,也遭到了广东警方的黑手!

红友们! 一切热爱毛主席的同志们! 一切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的人士们!

我们在得知此消息后都感到无比的愤怒!我们愤怒于这一小撮坏分子的无耻行径,愤怒于他们公然背叛毛主席的卑鄙堂皇,愤怒于他们居然敢在社会主义的国家制造如此荒唐的白色恐怖。这一小撮坏分子正在走一条死不改悔的绝路,一条改旗易帜的邪路。他们撕碎了马列毛的外衣,砸碎了毛主席的画像,用行动表明他们公然与千万中国人民为敌。

据悉,还有一名红友因为参加毛主席的纪念活动,被警方以非法集会强制传唤。好一个“非法集会”!怪哉!纪念毛主席的活动居然是非法的!毛主席说,“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非法”到底是非哪一家的法?到底谁是国家的统治阶级?是人民群众,还是你们这些披着警衣的这一小撮死不改悔的坏分子?

不只是这位红友遭到如此对待。徐州的孟宪达同志前往纪念毛主席也受到阻挠,家门前后被两辆车堵着;北大马会会长邱占萱同志,因为发起纪念毛主席的活动,被警方强制带走,直到第二天才被放出。如此种种,数不胜数。

难道,我们纪念毛主席有错?毛主席的头像依旧挂在天安门上,可是这一小撮坏分子却已经蠢蠢欲动,他们禁止人民纪念毛主席,并不惜暴力逮捕、阻拦一切团结在毛主席旗帜下战斗的同志。我们能够答应吗?又怎么能够接受如此荒谬的事实?

这一小撮坏分子的猖狂远远超过了做人的底线,如果他们还能被称为人的话。在12•28,有着百年荣光的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被强制改组——现在的pku马会,或者叫鹿会,又是一个什么货色呢?鹿会,不过是北大官僚把持下的一群混迹其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掮客,他们哪里懂得马克思主义,他们哪里关心劳动人民,非但没有,他们还要极尽污蔑毛主席的思想,他们就是这样的货色!

看看他们对于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的污蔑吧,看看他们对于毛主席说的“造反有理”的嘲讽吧,看看他们对孔孟之道复辟倒退思想的大肆宣扬吧,鹿会这一群被别人当做木偶的货色,不知天高地厚地充当起了反对毛主席黑化毛主席的急先锋!多么地可悲,又多么地不自量力!堂堂北京大学,居然沦落到光荣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要被这帮人糟蹋、被这帮渣滓用来实现个人升官发财的美梦的地步,坏分子和北大官僚们还有什么招数能阻止他们的画皮落地的命运呢?

请问,不断捣乱的坏分子和北大官僚先生们,到现在为止,你们还要走到哪里去?还要使出什么样的阴谋诡计?何必用这些已经用滥的下流手段恐吓人民?

毛主席说,‘‘‘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名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他们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

坏分子和北大官僚先生们,你们的所作所为,只不过会给你们带来更大的反抗,结果是搬起镇压人民的石头,砸在你们自己的脚上。你们的愚蠢就在于你们顽固地坚持反人民的本质,并以为人民群众会屈服于你们的淫威,臣服在你们的白色恐怖下。

红友们! 一切热爱毛主席的同志们! 一切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的人士们!

我们要继续战斗下去,这绝不是如某些人暗地里放冷箭所说的我们只知道斗争,我们过于左倾了。声援团的同志对于同志式的批评与建议向来是热情欢迎并愿意虚心接受,一起探讨的,但是对于非同志式的指摘,对佳士工人运动的诋毁乃至于无端扣上几顶帽子的背后捅刀子行径,我们不得不去反问这些人:你们究竟是站在运动之外夸夸其谈呢还是站在运动之中为更好的斗争建言献策呢?你们究竟是站在小山头利益的立场看待佳士运动还是站在广大人民的立场,站在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立场上呢?你们究竟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自觉不自觉地沦为反动派的走狗还是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促进左翼同志的大团结呢?我们也不得不想问:我们的团结从何而来?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团结?又是谁在真正的破坏团结呢?

毛主席说,“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什么人只是口头上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而在行动上则另是一样,他就是一个口头革命派,如果不但在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也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一个完全的革命派。”工人阶级的斗争正在进行,而坐在座椅上的导师们,你们难道不应该反省反省,自己有没有遵循毛主席这一教导吗?你们自诩为时刻与工农群众相结合,为什么没有看到工农群众的觉悟和力量的壮大在你们的指导下迅猛发展呢?一切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与口头的马列毛主义者的区别,就在于此。 时至今日,声援团很多同志乃至于不少社会人士是被捕了,至今仍无消息,律师不得会见,家属遭到恐吓。从这个现象来看,似乎是对于我们左翼力量的一次重创。可真的是这样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历史辩证法的力量就在于,破坏社会主义、污蔑毛主席、压迫人民的坏分子愈加强烈的打压不是会让人民的反抗销声匿迹,不是会让此起彼伏的斗争就此停息,而是会积攒、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并且我们也从来不是狂热的只知道斗争,相反,每一次斗争,我们都是在根据实际的情况制定打击敌人的策略,每一次斗争我们都是与群众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并肩作战。

毛主席教导我们,“ 在人类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是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而有些革命的人们也往往在一个期间内被这种外强中干的现象所迷惑,看不出敌人快要消灭,自己快要胜利的实质。”我们既不是冒险主义者,也不是逃跑主义者,我们永远是战略上藐视坏分子的卑劣行径,战术上重视坏分子捣蛋破坏的革命乐观主义者。

同志们,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呢?是这些破坏社会主义、污蔑毛主席、压迫人民的坏分子要公然抢去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并且用这个旗帜继续进行把马列毛主义污名化阉割化的勾当!这是一场意识形态上的生死战斗!他们大行其道、恬不知耻地打出鹿会的招牌,以此招摇撞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几个跳梁小丑如此表演,除了令人作呕、暴露他们的奴颜婢膝之外还有什么意义?我们欣喜地看到,已经有不少的红友、群众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对鹿会的质疑、批驳。鹿会的拙劣表演引来的只能是人民的狂澜怒火和历史的公正审判,这是毋庸置疑的。

为了被捕同志归来,为了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荣光,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我们要继续战斗下去,与鹿会、与一切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对毛主席的反动势力战斗到底!

同志们,把反动势力的黑旗撕个稀巴烂吧,把我们的红旗、毛主席“造反有理”的思想发扬光大吧!毛泽东思想必然在斗争中闪耀出万丈光芒,将一切苍蝇蚊子牛鬼蛇神彻底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