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我们儿时的英雄情结

近来,北大马鹿两会之争吵得是沸沸扬扬,马会说鹿会一上来就搞孔孟之道,鹿会则说马会是“造反小将”,专门挑事,没学过几本马列著作。我个人认为,两方实在有必要坐下来好好辩论一番,真理是不怕辩的,马克思这位老祖宗说了些什么,有哪些基本原理,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近期来,令我很意外的是鹿会居然也摆出一副“造反小将”的派头,发的文章阅读量几万十几万,而人家的反驳却看不见,我想,这应该是有失公允的吧

1.jpg

我不是一个钻研理论的人,只不过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爱好者,高深的理论谈不上。但既然马鹿之争提到一个“造反有理”的问题,而鹿会一方面说马会是“造反小将”,另一方面又自己摆出一副“造反小将”的样子,我也想惶恐地谈谈对于“造反有理”的看法。之所以惶恐,是因为我担心我人微言轻,说不定我还没喊出话来就把我封杀了。不过,相信鹿会应该是不会在意同志式的看法意见的,希望我的担心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言归正传。说起造反,恐怕我们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我们调皮捣蛋的时候,家长就会骂道,“你想造反啊!”凡是看过《西游记》的,一般都会很崇拜孙悟空,喜欢看他大闹天宫,觉得他是一个很厉害的英雄。稍微大一点,喜欢看小说了,相信也有人喜欢看《水浒传》,不过这个时候我们年轻人一般都血气方刚,脑子里的“造反”概念已经不是对英雄的崇拜了,而是变成了对义气的崇拜。“大块喝酒,大块吃肉”“杀上东京,夺了鸟位”,颇有一副江湖派头。在现实中嘛,自然就是有人喜欢当大哥,有人跟着做小弟——兄弟一招呼上,哪怕碰得头破血流。

1.jpg

不过话说回来,儿时的英雄情结,大多还是逆反心理在作怪。真正到现实社会中,我们也许真的没认真想过什么是造反,更没想过造反有没有道理。很多人后面都会觉得自己以前造反的时候是很不懂事的,好好过日子,你造什么反?事实上,社会教给我们的温文尔雅的为人处世之道,很大程度上把我们的造反精神消磨掉了。我们没有把逆反心理变成真正的造反精神,就本能地对造反嗤之以鼻

一、为什么会有造反?

相信我们在崇拜孙悟空和梁山好汉的时候对这个问题想得不多。孙悟空为什么造反呢?其实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按照孙悟空自己的说法,“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他身上有一种反抗天庭秩序的精神,但他的目标还是想自己当皇帝。这个时候有人会说,其实天庭对孙悟空也不错,孙悟空是有个人野心的。但其实,《西游记》里面只不过没有明着说天庭的丑陋面罢了。就拿神仙们的坐骑私自下凡危害人间,后来被孙悟空捉住,那些坐骑的主人总是及时赶来护犊子这一点来说,天庭就不是表面上那么光鲜亮丽。孙悟空是想当皇帝,但是他绝对当不好。他的真正理想不过是“不服麒麟管,不服凤凰辖,也不服人王治理”,他反抗天庭,只是为了自己族群的自由

神话毕竟是神话,神话当中把很多现实的矛盾抽象出去了,不够现实。我们不妨再看看《水浒传》里面的林冲。林冲是被逼上梁山的,他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一份地位不低的工作,换句话说,可以看做我们现在常说的中产阶级。但是,不断发生的飞来横祸,高太尉为了自己私利对他的不断迫害,让他终于走上了反抗的道路。在后来的生涯中,他用行动表现了对山寨的忠心耿耿,也始终反对宋江的招安主张。林冲没有表现出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理想目标,但他对贪官污吏制度的腐败和招安的投降性质始终是有认识的

1.jpg

孙悟空也好,林冲也罢,他们反映的是一种朴素的反抗现实压迫、不公的精神,他们没有能够找到真正解放的出路,只不过是由于他们的历史局限性。但是,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有压迫才有反抗,才有造反。而且这种压迫是很残酷的,是你气我活的。孙悟空由于不想做弼马温,天庭就派了天兵天将来捉拿他,为什么?因为孙悟空挑战了天庭的秩序。林冲面对高衙内的一再逼迫,最开始选择了一忍再忍,直到被发配沧州的时候还想着服刑结束回家,结果最后发现高太尉是要置自己于死地。造反,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是由于天生本来如此,是这个社会上的压迫本来就让他们活不下去

二、马克思主义怎么看造反

马克思主义赞同造反,认为造反有理,而且,马克思主义比起小说神话来更科学地解释了为什么造反有理。比如说吧,富士康十三连跳这个事件,很多人会认为是工人想不开,结果自己做蠢事。但是,我们可以看看这些工人的自述。他们无一不是经历过枯燥的打工生涯的过来人,他们最终发现无论自己走到何方,怎么努力,都是一无所有。工厂把他们的血汗榨干,然后又把他们吐出来。他们当中不乏诗人,在这些工人诗人的诗中充满了浓浓的对世界的绝望心理。他们也不知道压抑自己的是什么,找不到出路。再比如,上访户上访了几十年也没有结果。他们知道官员不会给他们解决问题,但是还是抱希望于这些官员

1.jpg

马克思主义怎么解释这些现象呢?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们还没有“阶级意识”。这种对社会的反抗心理是消极的,个人的反抗在社会的冷暴力面前是渺小的。孙悟空只不过是神话里面的人物,现实中真正的造反,都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之间的斗争。比如,罢工就是工人阶级造反的手段,历史上共产党走进工农、分田分地也是造反的手段。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关于怎么“造反”的理论,它是用阶级斗争的视角来看待问题的为什么会产生造反?因为有阶级压迫。怎么造反?用阶级斗争的方法。造反有没有合理性?当然有,因为被压迫的阶级无论想不想反抗,压迫阶级都在压迫,甚至变本加厉,尤其像高太尉那样。那造反之后是不是改朝换代,换个好皇帝?不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有自己的造反目标——消灭私有制,已经不是像农民起义那样改朝换代了。为什么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没有起来反抗?因为被压迫者还没有团结起来的阶级意识,还在用个人的反抗来对待压迫。但是,凡是有斗争精神、造反精神的,站在工农立场上的造反者,都是值得赞扬的。不然,孙悟空和林冲这样的人物形象,又怎么会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欢迎呢?

但是我们从此就不能再用逆反心理来看待造反了,现在我们得用更加成熟的观点去看待儿时的英雄形象了,毕竟这些形象不仅仅是给小孩子塑造的。

三、回到马鹿之争中来

当我们迈进社会的时候,其实就面临着很现实的问题。有人可能会说,马克思这个学说,造反有没有道理,跟我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大着呢。我们不可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我们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压力。当然,这取决于我们的社会地位。如果社会地位高,你可能会觉得造反是很可怕的。泥腿子要造反,会不会波及到我的头上?很多老板和官员都是这种心理。所谓的“泥腿子”,对造反就没那么反感,反正现在什么都烂,万一逼上梁山那不就只有造反了嘛。我们现在不谈什么造不造反、马克思主义要怎么造反的问题,我们只谈怎么认识造反的问题,其实也就是一个人的立场的问题。不同地位的人有不同的立场,站在什么立场上,就会对“造反有理”有不同的认识。马鹿之争不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嘛。把“造反有理”说成是“打倒一切,全面否定”,显然肯定不是工农的立场,倒是像流氓的立场,或者就是本身是流氓还要装成圣人君子立牌坊的人的立场。这跟“你们居然要造我的反”这样的观点,有什么区别吗?不过是黑猫粉刷了一下变成白猫了。

我们再来看鹿会同学对于“造反有理”的评述,其实能感觉到他们是在回避问题的。其实马会同学一直在强调的一点就是工农的立场,由于工农的立场才会理解“造反有理”,这跟马克思主义是吻合的,既不是血气方刚也不是江湖义气。当然,不排除马会的同学以前是不是逆反,是不是喜欢看《水浒传》,但是毕竟现在这种儿时的幼稚不是已经变成了对工农的爱了么?再看看他们写的文章,他们做的调研,又有什么违法或者不和谐的地方呢?鹿会的同学如果真的认真读读马列毛著作,就不会用这么情绪化的语言来代替理论的争鸣了。都是成年人了,要讲道理,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耍脾气。

最后,我希望鹿会的同学还是能够在行动上体现出马克思主义的精神。“造反有理”无论在你们的耳中多么刺耳,毕竟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问题啊。更何况,谁会在现在去造反呢?难道你们脑海里那种“造反有理”的画面是一幅幅农民分地、地主被抄家、老板在工人诉苦大会上受批判的血腥画面吗?如果是的话你们的脑洞也太大了。反正在我看来,马会同学只不过做了微不足道的为工农服务的小事,甚至连启发阶级意识都还没有做到位。你们如果真的是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比他们厉害。期望看到你们的表现!请记住,“造反”不是头脑简单受人蛊惑,“造反”是马克思主义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