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刃首恶,如何能改变命运?

1月8日,案发近一年,张扣扣案终于开庭了。

这个三十多岁的孩子,曾在少年时期亲眼目睹母亲被伤害致死,死后头颅还被当众锯开。二十多年后,他手持钢刀,在除夕夜冲入仇人家里,将参与的仇家两兄弟及父亲捅死,没有伤及任何他人。两天后,他走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却对所作所为毫不悔恨。

张扣扣

此案自发生之日起,便牵住了所有人的关注。网络上的舆论几乎一边倒,无论是否认为张扣扣罪大当诛,少有人质疑他有没有权利以这种方式取回公道。

开庭时,辩护律师的陈述就聚焦在了一个词上:复仇

和杨佳素来刚烈,为一次小的执法不公而愤慨不同,张扣扣的亲朋好友们都说他诚实、和睦,善于待人。只是他实在背负了太多的仇与恨,他只看到了这一条路

母亲被打碎了脑袋,13岁的张扣扣一心只想要正义到来。他不止一次提到,如果凶手一家不是利用他们的一官半职收买证人,从而只让凶手未成年的弟弟顶替坐了四年多牢,如果他们不是对法院判决的赔偿拒不执行,如果他们曾在二十多年间登门拜访,这一条血路或许可以避免

但是,凶手王家的一点权力就变成了免死金牌,张扣扣母亲的命没有谁放在心上。随后,张扣扣初中毕业外出打工,在社会上颠沛流离。在这里,痛苦与仇恨无法不滋生滋长。

他或许看到无依无靠的工人被老板呼来喝去,受了工伤甚至致死也无人过问;他或许看到了无数人背井离乡来打工挣钱却在拖欠和克扣下一无所得;他或许看到了地头蛇、黑帮、警察勾结一气横行一方……

他或许也看到了走投无路的工人罢工维权,却被警察带走,因扰乱社会秩序而背负罪名;他或许也看到了同他一样苦大仇深的朋友,甫一报仇便千夫所指,沦为人渣

他明白,像自己漂泊他乡的草根,是无力向人寻求公道的。但最终,他只想到了那种最原始的复仇办法。

仇清则清矣,双方都无法再做什么了。但是于全国大地千千万万的与他一样日夜难寐、挣扎的人来说,他的一番报复又救得了谁呢?

黑工厂的老板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将工人打一顿开除,自然有政府为他们背锅;十三行的掌柜依旧可以把打工仔从九层阳台扔下,然后大摇大摆离开。就是有人为他们鸣冤、叫屈,脱口也只变成红色的叹号。张扣扣来过,走后,留下些什么?大仇得报,他自己的出路又在哪里?

辛苦劳作的工人

究竟怎么样,才能改变这该死的命运?!难道这无比广阔的黄土地,就只能不断诞生轮回着的悲剧

很多人有着单纯的愿望,希望通过磨练自己,让自己晋升来改变——可想要做到这一点,终须偶然;再者,这不过是让自己成为更好用的零件,从螺丝钉变成车轴,可却无法复刻,终究只是窃窃。

也有人觉得命有天定,难脱窘境,只是维持生存聊以度日。

但偏偏却有一群青年学生,从“底层”人民的苦苦挣扎中,却看到了无限的希望:这不是免除个人痛苦,举家达成阶层上升的希望,而是彻底让这无边苦海填个透净

他们的想法和张扣扣不同,但也同样简单,哪里不好就改哪里。

展振振也是从农村长大,家里或许比张扣扣还要艰难些。在他几岁时,父亲从工地上摔下,断了脊梁。从此他便由母亲打工养大

“寒门贵子”展振振

为了养育展振振,他的母亲含辛茹苦,一人身兼两份工作。她下过工地,进过工厂,上过流水线。她的手掌、胳臂、后背,全都烙上了工人的痕迹。年龄还小的展振振就以为,打工是很不好的事情;他专心学习,都是为了出人头地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他考上了北京大学,这很幸运。倘若他以同样的努力专心科研,或许会做出不小的成就,或许还会做出一番成绩、成为广大农村孩子的偶像

但展振振没有。来到了北京,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农民、农民工,他感到惶恐。在国际大都市的第一年里,他迷茫了。熬夜学习、天天健身、通宵游戏,他一一尝试了城市居民们的生活方式,但习惯了劳动和淳朴的他注定与之无缘

一个偶然下,他加入了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

在这里,他看到了另一种人生的可能:为了工人们的幸福和尊严而奋斗。

他有机会看到了几亿几亿和他母亲无比相像的劳动者每年每月的生存图景:惶恐于开除和罚款,侥幸于健康和稳定,倾心于子女却无缘相见。他便觉得,他无法将这些于母亲无异的人丢下,只过母子两人的平安生活。

和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大多数同学一样,他想要改变。

为此,他去工厂调研,以便了解工人的生存;他拾起了工人们的课本,学习属于工人阶级自己的理论。如此,便更是触目惊心。

就连一个小小的北大校园,都有上千名工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还要没日没夜地加班,更没有什么精神生活。每次展振振与他们沟通交流,却发现与学生们的交流好像成了他们生活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在亲身接触到许许多多的工人之后,展振振才真正理解,为什么只有劳动者们自己才能解放自己,只有团结的工人阶级才能消除这世界上的不平等:每当又北大的工人忍受不了超过法律允许的加班、低于北京市要求的最低工资……要求维护自己的权益时,无论是劳动部门还是主管单位,统统都是一色的推脱,许多维权案例也是无疾而终。

展振振的血性,不是和张扣扣一般流血五步,但是当他看到又工人因为要求维护权益而被针对乃至报复时,他就无法坐视不管了。在马会的青年学生们为工人提供支持的时候,他时常身当其先。

在所有这些希望寻求改变的行动中,展振振并不是孤单的。有很多人和他一样,认识到了工人阶级所遭遇的苦难,便要尽自己全力去改变。他们不约而同地捡起了马克思主义。他们说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指出了工人阶级的苦难是资产阶级的压迫剥削造成的,只有马克思主义才为工人阶级说话

这些想要为劳动者们做事的年青人,有的是如马会一样的学生,有的已经是工人,有的是社会工作者,还有各个行业的人。他们把马克思主义运用到现实中,去踏踏实实地为工人们做起实事来了

我看到他们有人建起了论坛,让事关工人们亲身利益的消息能够传播,并向劳动者宣传:只有去斗争才能避免被资本吃干抹净;有人组织了公益机构,从点滴小事改善劳动者们的生活……

不管他们走到哪里,他们总是去为工人们说话,虽然遭遇了很多挫折,但从来没有谁能让他们束手束脚。

他们自称为左翼青年,这让我想起了一首歌:

“是谁点燃了天边的朝霞?

千年的黑夜今天要融化。

也许光明会提前到来,

我们听见你的召唤:

切-格瓦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