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修正主义者们的忠告

修正主义从诞生之日起,就与科学社会主义一起并存,马克思主义者与修正主义的斗争从未停息过。在今天,修正主义仍然在持续,换汤不换药地兜售着它的观点。

修正主义的诞生不是偶然。在与各种形形色色社会主义派别或思潮的不断斗争中,马克思主义异军突起,取得了胜利,并且在成功指导工人阶级的实践中获得了巩固。但是以往的一切旧思想并没有烟消云散,它们以新的形式和内容,继续攻击马克思主义,要把正在大踏步前进的历史拉向后退,特别是在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化的情势下,极力巩固腐朽的资产阶级的统治。

从伯恩施坦开始,修正主义就已自成体系,在各个方面施加影响。在经济上,修正主义者认为,阶级矛盾在缓和,垄断提供了消除危机的可能,所谓资本主义的危机论和崩溃论是站不住脚的。比如,在短暂的经济繁荣时期,就觉得危机不存在了。在政治方面,则是取消阶级斗争学说,因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和普选制已经保证“大多数人的意志”在起支配作用,这样国家也不是阶级统治的机关了。

直白来说,修正主义的体系,就是自由资产阶级的观点体系。他们的观点,无非是主张议会制度是会消除阶级和阶级区分的,普选制保证公民有毫无差别的投票权、参与国家事物的权利。而看到一次次对普选权的财产限制,社会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为鸿沟时,这些主张,经不起任何推敲。

具体在工人运动中,修正主义的表现就是只满足一时的改善或者谋求可以实现的利益,而放弃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主张劳资是合作关系,要互惠互利,虽然经济上也认可生产资料要社会化。其实是一种极其短浅和狭隘的视角,完全不考察资本主义私有制这个基本矛盾。就算在社会主义时期,也会有“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庸俗论调,亦与此大抵类似。

修正主义在资产阶级议会制和平时期,看看伯恩斯坦,声称不需要武装革命,通过合法的议会选举,占据多数席位,再推行相关政策,进行渐进改良,从而可以实现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在战争时期,看看考茨基,主张各帝国主义国家保卫自己的祖国,而使各国的工人拿起武器互相搏斗,为资产阶级集团的利益争夺买单。明显的看到,修正主义者是天然的资产阶级的同盟。

时代在发展,社会主义由理论变为现实,但修正主义卷土重来,展开了对正统马克思主义新一轮的冲击。其主要表现是,认为未来要和平过渡,可以不采取暴力革命的方式过渡到社会主义;希望通过和平方式,通过上层改良来实现无产阶级的翻身。这条路到底走得通吗?我们拿两个观点具体讨论。

修正主义者的第一种观点,是用和平代替暴力。“这个社会不能乱,和平是最重要的。”“稳定大于一切。”在面对无产阶级使用暴力时,修正主义者们有着这个“稳定”边界,拒绝暴力和武装斗争。 和平是当今世界的主题,怎么能有人把它搅得血雨腥风?

事实上是这样吗? 社会太平肯定不是靠压制、新闻封锁来实现的,而在于真正的人民能幸福、全面、自由地发展。但是在阶级社会中,对受压迫阶级来说,这样的安稳太平就是一种奢求。随着中国在帝国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内加紧剥削压迫,对外则倾销剩余商品,缓解经济泡沫。国内矛盾愈发深重、国际上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火药味越来越浓厚,经济泡沫越吹越大,经济危机的铁剑高悬。怎么谈得上和平安稳呢?这种口号本身就是在欺骗群众,是在为战争做准备罢了。

修正主义者,名义上不否认无产阶级应该实现阶级专政,做国家的主人。但是在手段方法上,他们认为只能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解决。实际上,首先使用暴力的,往往不是无产阶级,而是垄断暴力机器的资产阶级统治者。资产积极从来不会主动放弃使用暴力,并且,他们总是率先使用暴力,镇压群众运动。而目前,暴力机器镇压工人运动的情形是越来越多了,国内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对外防御的军事费用。佳士工人组建工会期间,建会工人先是被资方恶意殴打、赶出厂门,后又被坪山区派出所暴力镇压、无理拘留;尘肺病工人维权却遭辣椒水等袭击,去上访求助的人总是会面临被当地政府找到、强制带回的风险;就连天门、南应的同学维护自己的权益,也遭暴力机器的毒手。但凡群众为自己权益奋力抗争时,手握警棍、防爆盾的警察、机训们都会出现在现场,用暴力无情地打压手无寸铁的人民。

所以,到底是谁破坏了和平和稳定,不让人民好过,显而易见了。

修正主义者们还持有第二种观点:要谋求改变,去进入体制,做官,有了权力、地位、能力,可以通过改革制度来实现变革。这和当年的修正主义秉承的只要“议会斗争”,不要暴力革命,是何其相像。

我们从来不排斥使用“议会斗争”,走上层改革这一手段,但是必须意识到,“议会斗争”的作用是有限的,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议会斗争”之上,自断双腕,放弃对暴力机器的反抗。

资产阶级统治下的国家的“议会”本身就具有其虚伪性,民主是资产阶级的虚假民主,国家暴力机器才是统治国家最重要的工具。更不用说,现在的中国体制正走向高度专权集权,人民代表大会上,工农代表的比例逐年下降、越来越低。如果想着通过占领机构、机关大多数,或拥有更大权力去实施改革,从资产阶级统治变为无产阶级专政,那么作为手握暴力机器的资产阶级统治者,怎么可能不率先使用暴力打压异己呢?

纵观历史,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普遍规律。人民不是好战的,资产阶级统治者使用暴力镇压人民,要无产阶级屈服在资产阶级下,只能忍受剥削压迫,那么,人民只有拿起武器去打倒他。反对人民的正义斗争,要求人民向进攻的敌人屈服,这是奴颜婢膝的机会主义路线。

帝国主义国家由于其经济特点,决定了它是“最不爱和平,最不爱自由,最大限度地到处发展军国主义”。列宁谈帝国主义时说,垄断代替了自由竞争,垄断组织控制着国家机构,垄断资本输出,抢占市场,划分势力范围,都不可避免引发战争。如果排除掉这一点,空谈和平转变,用改良手段“改善”帝国主义,表面上是在缓和阶级矛盾,实际的危机仍在加深,生产过剩与贫富两极分化在加重,资本的逐利性在无止境的压榨工人的血汗。

修正主义者拒绝暴力和武装斗争,只进行和平、合乎资产阶级法律的斗争,实际上是把群众的斗争限制在统治者所允许的框架范围内,也即迁就资产阶级的法律,这往往是统治者们喜闻乐见的。

修正主义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不可避免,是因为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同无产阶级并存的总是有广泛的小资产者阶层。那么,修正主义分子的小资产阶级的思想烙印从何而来?

欧美国家,工人运动发展较早,激烈持续的劳资冲突也使得资本家采取收买手段,对部分活跃分子进行拉拢,他们享受部分资本家施舍的剩余价值,由此形成工人贵族阶层,这类修正分子限制工人运动的斗争的范围,不挑战资产阶级统治秩序。在俄国,工人刚刚脱离繁重的土地劳役,不可避免带有小生产者自私自利的特点,更不用谈统治者的思想禁锢和持续洗脑了。在如今,城镇化浪潮席卷农村,农民直接变工人,进城打工,虽然客观的小土地私有制基础在消亡,但资产阶级的洗脑渗透更是无处不在,如成功学、劳资关系和谐发展,虚幻的核心价值观,躺着才能拥抱幸福生活的中国梦,促成新一批修正主义分子诞生,继续阻碍工人运动的发展。

熟不知,他们的苟且让步换来的利益,也很容易被资产阶级的战争、危机所摧毁,落到一无所有的境地。不到这一步,修正主义们似乎总是做着劳资合作的美梦,以为能保持着不同于底层大众的体面生活。

总之,修正主义之所以能够在全球工人运动中横行无忌,既是我们工人队伍内部持续不断地混入小生产者的必然结果,也是资产阶级利用自由主义政策收买分化洗脑使然。

我们要与修正主义分子作不懈斗争,把他们陈腐的思想彻底曝光,好让更多的民众醒悟。